猫(2751)

(我把我的温暖分给你) 

   他总是把他的食物分给那些流浪猫。 

 这是泽田纲吉偶然间发现的,在傍晚时候,他因为值日错过了人流密集的时段。

  

  “你中午吃这么少就是为了喂给它们?”

  

  “唔?不……”

  

  古里炎真歪着头想了一会,灰色白纹的猫亲昵地摩挲贴着绷带的脸,纲伸手摸那只猫,指尖碰到猫耳,却被它不屑地避开,从而爬上炎真的肩膀。

  

  他侧脸,猫的尾巴扫得他脸好痒,纲那伸出的手刚好停在他颊边……

  

  他的手跟他的脸相差不过一公分。

  

  “啊!抱歉……”

  

  纲有着微妙的心虚,情绪表达在他不断地把本来够乱的头发挠得更乱的行为中。

  

  他奇怪地看了几眼纲,然后低下头继续喂猫。

  

  那些猫围绕在炎真身边,碧澈妖异的瞳孔偶尔瞪着那个它们不认识的人。

  

  红发的家伙每天都会来喂它们食物,不知道是出于人类的怜悯心还是其它什么的,这家伙每天都来。

  

  甚至下雨天,连它们都不屑于出来觅食的天气里,这奇怪的人类也会拿着食物在河边等着它们。

  

  他是人类,它们是猫。

  

  嘛!不过尊贵的它们承认这个奇怪的人类是它们同伴。

  

  “真是可爱的猫呢!”纲坐在炎真旁边,他伸手抱起一只猫。

  

  可惜猫咪很不合作,野猫锋利的爪子划过他手背,吃痛地松手,那只小花猫跳到另一边,猫瞳里一片不屑。

  

  “刚开始的时候,我身上的衣服都被它们划破了……”

  

  炎真说,纲觉得这个安慰一点用处都没有!

  

  “炎真你喂了这群猫多久了?”

  

  “嗯,一个月……”

  

  “一个月?那岂不是从你来并盛就开始喂了?”

  

  “……”

  

  “你这样子爱迪尔海德会发飙的……”不好好吃饭之类的。

  

  “她不知道。”

  

  也是,知道了她也不会让炎真把她做的便当拿来喂猫。

  

  “你这样可不行。”纲叹气:“不好好吃饭可是对身体不好的!”

  

  炎真沉默了一下,把趴在他头上的猫提下来抱在怀里,轻柔的抚摸那并不顺滑的毛。

  

  野猫之于家猫不同处在于它瘦小、疏离感强不轻易近人,皮毛不如家猫漂亮,手感好……

  

  家猫每天都有主人喂食,而野猫却每天都得在路边觅食。

  

  有时甚至找不到食物,饿上好久,浑身没有力气,却还得出去找吃。

  

  而跟别的野猫打架抢夺食物的事情更是经常发生,野猫饿死在路边,腐烂发霉的几率很大。

  

  “我只能,喂它们一点食物罢了!”

  

  炎真前言不对后语地说,但纲了解他的意思。

  

  他不能收留它们,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把他的食物分给它们。

  

  如果他每天都把便当吃完,那他就没有剩下的食物来喂它们。

  

  像弱小动物之间用自身仅剩的东西给对方存活一样……

  

  泽田纲吉你在劝说他要好好吃饭时候,相当于让古里炎真放弃那群种族为猫的朋友。

  

  之于你们养尊处优的彭格列,能轻易地抹杀苦苦挣扎的西蒙!

  

  他倒四芒星的红瞳有火焰一闪而过,但最后还是归于平静。炎真把饭盒收回,把黏在他身上的猫一只一只放下草地:“我要回去了……”

  

  那些猫结伴而行,有几只还频频回头……

  

  “我们回去吧!”

  

  炎真轻轻说着,猫群走向落日沉入黑暗最后折射的光亮处,那几分橙红的光倒影在他瞳孔,清寂如砂的瞳孔铺满了暖色。

  

  纲知道那份暖是错觉,因为炎真的眼神一直都是淡淡,毫无波澜。

  

  “嗯,回去吧……”

  

  他的指尖发痒,那份不适感持续了好几天……

  

  第二天纲在教室里看到炎真把还剩一半饭的饭盒收起,陪着他一起吃的青叶红叶毫无所觉。

  

  他突然叹气,惹得狱寺一阵大呼小叫。

  

  这样可不行啊!

  

  第三天炎真也是如此……

  

  第四天,炎真把饭盒收起来的时候被人阻止了。

  

  纲把他的饭盒抢过来,打开后对他说:“你要是不把饭吃完,爱迪尔海德会生气的吧!”

  

  “彭格列你管得倒挺宽的,炎真他饭量一向这么小,我们以前不知道用多少方法让他多吃一点了,倒最后都统统失败了。”

  

  狱寺不屑地瞪青叶红叶:“十四岁刚好是发育时期,人的饭量跟以前相比会有所增长。”接着又满目崇拜地看着纲:“居然连我都没有发现的事情十代目一早就清楚,十代目实在太厉害了,为了十代目能发育成完美的黑手党,从明天开始我就为十代目做便当吧!”

  

  “嘛嘛!狱寺你要做便当啊!我喜欢吃炭烧鱿鱼……”

  

  “混蛋谁说要为你做的啊棒球笨蛋……”

  

  “我还想吃清蒸鳗鱼!”

  

  “都说不是为你做的!!!”

  

  守护者们吵成一团,纲坐在炎真前面,难得认真说:“把它吃完!”

  

  古里炎真沉默。

  

  良久,他才拿起勺子沉默地吃起来,红瞳里弥漫着挣扎跟不满。

  

  果然生气了!纲很有罪恶感,整个下午炎真都没搭理过他。

  

  但是不好好吃饭可不行的!

  

  放学后炎真在路上又遇到那群爱找他茬的混混,对方在一阵谩骂后直接动手,但打了没几下就索然无味,骂骂咧咧地走人。

  

  他在收拾满地书籍时拿起饭盒,那份重量让他一阵怔然。

  

  他今天,没有食物去喂那群野猫。

  

  炎真来到河边时,发现昨天那群对纲不理不睬的猫群都聚集在纲身边。

  

  他捏紧了一下书包带——

  

  “哇哇不要跑到我头上啊!痛……”灰猫跳下来,蹦到炎真身边。纲身上挂着几只猫走到他面前,炎真低着头还是不理他:“啊,那个,炎真,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你不好好吃饭真的不行,你本来就瘦……”他的语音停在拍在唇上的猫爪上。

  

  “……”

  

  纲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以后你把饭吃完,把我的饭分给它们吧!这样就完美解决了哈哈哈哈哈……”

  

  炎真红瞳瞪大,表情震惊地看着纲。

  

  你,你是笨蛋吗?

  

  纲连忙解释, “每天妈妈都会做很多饭给我,我总是吃不完,而狱寺跟山本的便当也好多,所以以后你把饭吃完,把我的饭分给这些猫吧!”纲伸手摸摸停在他肩膀上的猫,手从猫头不经意地碰到他的脸,然后,停留。

  

  “以后,就这样子吧!”

  

  “……嗯。”

  

  夕阳倒影在他红色的瞳孔中,纲知道,那份暖意是真实的。

  

  ——END ——

  

  PS:废柴纲你知不知道,你总在不知不觉间拯救了快要被忧郁淹没的炎真!

评论(10)
热度(33)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