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2751)

(我在你身边沉默地坐着 )

       那是一份连自己都不懂的感情。 

       夏天的太阳比开得热烈的向日葵还要灿烂,站在阳光处连影子站住的地方也没有。

  泽田家的儿子迎来了暑假,毒辣的太阳,堆积如山的作业跟补习资料,家庭教师斯巴达的训练……日子像被放在烈日下的冰淇淋,你来不及去品尝那份滋味,最后也抵不过走过去的时间。

  

  只是,最后的那一口未融化的冰淇淋,或许就是最美味的。

  

  “reborn的魔鬼训练真的会死人的!”纲趴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着。

  

  “……reborn先生真是严格!”

  

  “是啊!”纲翻了个身,看到坐在床边的炎真怀里的纳兹在昏昏欲睡,一旁的蓝波抱着娃娃,睡梦中嘴里喃喃着食物的名字——

  

  午后三点,窗外的阳光热得快要将空气烤干,连风都没有……

  

  纲想再说些什么,只是发现失去了话题。

  

  他突然发现在炎真面前一直都是他在喋喋不休,而对方只是听着……红色的瞳孔认真地注视着你,无悲无喜,当你诉苦时会安慰你,当你开心时会陪你微笑……过于安静的存在,让他总有若即若离的感觉。

  

  “炎真……”他看着对方,红色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几分关心,几分试探,几分莫可名状的感情……

  

  “那天,九代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

  

  空气平静得让他难受!

  

  几天前九代首领来到日本,虽然是为了他的继承问题而来,但也提出了一个要求:“纲君,我想见见西蒙家族的人!”

  

  先别说他是差点被爱迪尔冻成冰块才把炎真他们请到酒店来,光是最后九代首领单独留下炎真,爱迪尔不满差点跟XANXUS和云雀三人在酒店里打起来这一点就够他焦头烂额的。

  

  纲看着远处相对而坐着的九代首领跟炎真,头上隐约有火焰的异动……

  

  Reborn拉低黑色礼帽,XANXUS闭上眼骂了句垃圾,守护者之间在互瞪着。

  

  九代首领不知道说了什么,炎真低垂着头,唇角抿紧。

  

  在场的人都察觉到大空的火焰异样,那橙红的眼睛如今一片金色——

  

  “切,蠢纲,冷静点!”

  

  Reborn稚嫩的声音打散了他的焦虑,他把头转向守护者那边,但总觉得无形中有力量把他的视线扭到那两个人身上。

  

  那份在意,连自己都觉得陌生……

  

  九代首领把目光投到他身上,微微一笑,纲怔了一下,发现炎真已经离开了那里。

  

  “炎真……”

  

  “炎真!”爱迪尔冲过去把人搂在怀里:“那个老头子跟你说了什么?”

  

  “……”

  

  “算了,回去再说吧!”西蒙其他几位都聚到古里炎真身边,带着他走出去。

  

  后者回头看了一眼他,红瞳清寂如沙……

  

  空气中有看不见的海水在游荡,无形的水流带着冰冷的温度,他眼睑下金色的潮水逐渐退去。

  

  他抬起头,扬起笑容对炎真说再见。

  

  那些明灭暗涌的情感被如同夕阳的颜色遮盖,他的话语迷失在混沌中,还没准备要说出来就掉落在找不回的地方。

  

  ——呐!炎真,九代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那句话氤氲在脑海里,直到此刻才被翻出来。

  

  “纲君……”他犹豫了一下,“没什么!”

  

  “啊……”纲挠着头发微笑:“嘛!炎真你不想说没关系的。”

  

  他的笑容跟夏天开得热烈的向日葵一样灿烂,古里炎真凝视良久他,最后还是移开视线。

  

  ——空气中恬淡的气息悠远芬芳,只有他能感受到那份属于海水的冰冷。

  

  炎真把睡着的纳兹放在蓝波旁边,转过头对他说:“我该走了……小P为了夏日祭订做了浴衣,我要去帮她拿!”

  

  “哎,炎真要去参加夏日祭吗?”

  

  “嗯,小P跟史卡鲁对祭祀很感兴趣,我答应了带他们去看的。”他笑得腼腆,“纲君要一起去吗?”

  

  “好,我们去看花火大会!”

  

***

  并盛的祭祀,持续大半个月的各种促销购物,女生们夏日像火一样热辣辣的装扮跟激情,夏末的花火大会,连续几天碧洋琪带着风太蓝波一平到处玩,京子跟小春来约他的时候他正被reborn在不知哪座山头上各种不似人形的操练着。

  

  这场盛典在每天的斯巴达训练中被遗忘,夏日祭差点与他失之交臂。

  

  直到炎真向他提出邀请……

  

  京子小春翠绿与橘红印花的浴衣让他看得红了脸,木屐的声音吧嗒吧嗒,红皮球,少女在灯光下甜美的如同棉花糖。

  

  Reborn蹲坐在山本头上,黑发少年被狱寺打发去买苹果糖,然后和小春争吵不要棉花糖章鱼烧只要苹果糖。青叶红叶、了平大哥跟蓝波、大山在金鱼摊子前奋战,极限的口号跟孩子的叫声不绝入耳。小P跟MM拖着史卡鲁跟弗兰两个到处乱逛,凤梨头少女接过刨冰后就往并盛神社跑,那里坐着云雀恭弥跟六道骸。

  

  四周熙熙攘攘,有甜腻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像泛着暖色的照片。

  

  他在米色木牌上写上‘合家平安’之类俗套的话,黑手党什么的,都与他并没多大干系,在他的生命里,他只想安安静静,岁月和平。

  

  “纲君你写了什么?”小春把手上的木牌系上古树的枝头上,“小春写得是要成为纲君的妻子哟~~”

  

  “十代目才不会要你这么粗鲁的女人做妻子呢!”

  

  “啊拉狱寺君说得太过分了……”

  

  纲尴尬地笑着,在看到京子后突兀地脸红,转移视线时看到了在人群中红发少年踮起脚尖把木牌系上树枝上,对身边握着一堆木牌不停写着的女孩微笑。

  

  “小P你写这么多,神明会不知道该实现哪一个的!”

  

  有一声如鸟叫的声音,一抹火光出现天际,人们开始欢呼,天空火树银花开个灿烂。

  

  人潮开始涌动,所有人都往前方走动。他顺着人群走,却发现了跟其他人走散了。

  

  他费力地挤开人群,口中喊着其他人的名字,声音统统都淹没在所有人的欢呼声。

  

  “纲君……”

  

  有微弱的声音在回应他,他被阻隔在人群中间四处寻找。

  

  “纲君……”

  

  他回过头,炎真坐在安静的神社门口,眼睛倒映着身后金色的盛世。

  

  “哎,炎真你也跟其他人走散吗?”

  

  “……不是”

  

  “啊?”

  

  少年红发凌乱,脸上还蹭上一些尘土,他提起浴衣下摆,白皙的脚踝有些微红肿——

  

  “刚刚摔倒扭伤了……”

  

  纲蹲下来按住他的脚踝:“我帮你揉一下!啊,如果痛的话,你就告诉我。”

  

  他的手很温暖,碰到他脚掌时候有些痒,所以不禁瑟缩一下。

  

  “啊!抱歉!”

  

  “不……”

  

  纲小心轻柔地在脚踝附近按压,少年的脸横曳在明灭半暗的夜色中,有专注与温柔摇晃。

  

  “纲君……”

  

  “啊?”

  

  “那天九代爷爷问我,是不是还在恨彭格列!”

  

  “……”

  

  泽田纲吉在意过这个问题!

  

  脚上按压着的力度徒然加重,纲放下他的脚,缓缓地抬起头来。

  

  澄金色流光婉转,仿佛剪碎了阳光倾倒进来,某些忍让的寂寞的感情就这样在灿烂中如白日烟花一样转瞬即逝。

  

  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凝重,已经变成言纲的纲君表情太严肃了!

  

  少年在对方目光中微笑开来:“我告诉九代爷爷,我没有恨纲君……”

  

  彭格列跟西蒙,从初代到十代的时间中,那份羁绊衍生出太多太多东西。

  

  斯佩多为了彭格列对西蒙所犯下的罪,西蒙毁了彭格列流传一百多年的戒指,彼此之间所有恩怨早已无法分清。

  

  炎真唯一知道的,便是他的双亲,他的妹妹,他的家庭……都是因为彭格列而死,即使那是叛徒斯佩多所犯下的。

  

  但斯佩多的出发点最终也是为了彭格列——

  

  他怎么不恨彭格列?!

  

  Giotto和科扎特之间的羁绊太深太重,经过一百多年时间的发酵,那些气味甚至刻入了后代的灵魂里。

  

  爱与仇恨都是彼此牵绊中的因果,若放弃仇恨,那就得离开……

  

  他已经决定放弃复仇,但却没有忘记那份血色的记忆!

  

  “我跟纲君,是朋友呢!”

  

  红色的瞳孔倒映在他背后五彩斑斓的花火,那些瞬间灿烂的生命在看不见的冰冷海水中畅游,纲发现那些海水不断地渗透进心里那块缺口,他想微笑对他说‘我们是好朋友呢!’,却不经意间发现那块缺口变得更大。

  

  炎真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纲君?!再发呆就要错过最漂亮的烟花了!”

  

  言纲面无表情地坐下来,伸手捉住他的手,握紧……

  

  “错过了这场花火大会,要等到明年才能看到!”

  

  “嗯!”

  

  在天空盛开的花朵伴随着欢呼的声音坠落,人群似乎触手可及那些微的灿烂,那美丽的景色纲能从炎真的眼睛中看到。

  

  ——或许生命中最美丽的画面,都会是有这个人存在,才会觉得美丽。

  

  只是那时他还不懂……

  

  金色眼睛中只容得下那个红色头发的少年,或许泽田纲吉尚未明白心底那份缺口为何越来越大,也不明白为何那些冰冷的海水无处不在,但是他知道……言纲看着两人十指紧扣的双手,悄悄地握紧,然后,金色的瞳孔渐变成橙黄留下纲在原地莫名其妙。

  

  炎真指着天空告诉他那一朵烟花好漂亮,纲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暗金色的大雨纷纷扬扬地落下……

  

  ——END ——

  

  纲心底越来越大的缺口,那是他如今还没有发现自己在暗恋着炎真,那份莫名的在意就形成了缺口【他总是下意识地在意炎真,那份在意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那些冰冷的海水就是情意,是连废柴纲自己都不明白的感情。

  

  而关于九代爷爷的问题——有些记忆在生命中是不可以被遗忘的,如果炎真要原谅彭格列,就代表他得去遗忘那份记忆,但是那是不可以的。在他的认知里,彭格列是黑手党,泽田纲吉是朋友。

  

  他只是憎恨黑手党!

  

  所以废柴纲与他的仇恨无关……

评论(6)
热度(34)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