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751)

(天空中没有鸟飞过的痕迹,但是我飞过了)


       等待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从家里走到并盛需要半个小时,会路过一片树林,一座寺庙,河道,广场,最后到达学校。

  

  那是他新的上学路线,维持了大半年左右。爱迪尔海德跟熏、大山倒是不发表任何意见跟他一起放弃旧的路线,而青叶红叶在不断说着‘为什么要改道走啊?比平时多走十分钟炎真你的头磕坏了了么’最后在爱迪尔海德暴力下妥协。

  

  那时候朱里在他身后搂着他,唇贴着他耳朵轻轻说:你只会逃避,炎真,你只会逃避……

  

  他红色的瞳晃动了一下,抿紧唇角不言。

  

  西蒙与彭格列延伸九代的误会,彩虹之子的诅咒以及复仇者监狱——他来到并盛后,与曾经陌生的人经历了很多磨难。

  

  仇恨,孤独,渴望强大力量,以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使命,那些黑暗斑纹渐渐从他的灵魂记忆中褪色。之于贫瘠土地上冒出绿色的绒草,开出来五颜六色的花朵,一切都是天空太阳的光芒带来了生机。

  

  说不感激是假的,而说不羡慕也是假的——

  

  所有纠结的心情都被深深深深地埋藏在记忆角落里,然后依旧淡漠安静地过活。

  

  即是如此,他也没有改变他的新上学路线。

  

  旧的那条,途径一座废弃工厂……

  

  他总是下意识地绕过它而走——那里到处都是破败废弃的场景,连生命都不爱存活在那里。

  

  他曾在那里等待了很久,太阳沉到云端低下的时候,橙红的光铺满了这个灰色世界,最终那抹光消散在黑暗里。

  

  天空不是没有群星,只是他看不到……

  

  他离开的时候感觉被人拽住衣角,他疑惑转身,另一个他站在身后,眼神悲伤,红色的瞳孔有火焰流动。

  

  “炎真!”

  

  爱迪尔海德声音在前方,他看了最后一眼这个地方,然后离开。

  

  那只是幻觉!

  

***

  “哎,炎真你放学后有时间么?”

  

  被一堆数字绕晕了的他从书堆里抬起头,纲撑在桌子前问。

  

  “?”

  

  “下个月举行的校园祭,我们班要弄外星人咖啡馆!”纲止不住嘴角的抽搐:“是狱寺提出来的,大家都认为很有特色所以答应了,找外星人服装这件事抽签中,居然抽中我了呜呜,真是的,为什么要搞这么诡异的东西啊……”

  

  “……”

  

  “十代目请放心,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一定会帮十代目解决的。”身为左右手的狱寺今天特别亢奋,做事比平常热情了不知多少个百分点。

  

  “炎真你陪我一起去找吧!!!”纲海带泪,就差没跪下来。

  

  “……嗯!”

  

  四个人放学后在并盛商业街到处找COS租借的店铺询问有没有外星人服装,询问了很多都失望而归,狱寺居然没有暴躁地掏炸弹威胁别人,算是这次寻找中唯一的安慰。

  

  “嘛!找东西也是一种乐趣啊!小时候找东西这个游戏还是挺好玩的,哈哈。”

  

  “棒球笨蛋,不要把班里托付十代目完成的事情当成毛孩游戏这么肤浅行为!!!”

  

  银发混血的精致少年气急败坏地对另一个少年大吼,纲在他们身后各种调解。

  

  他走在后面不言声色,总觉得,融不进他们的世界里!

  

  身后一声轻笑,他回头看,六道骸不知何时出现此地。蓝色凤梨头少年桀骜不驯地伸手抖落魔镜,笑得一骑绝尘:“KUFUFUFU彭格列,送你个礼物哟~”

  

  “啊啊啊啊啊骸……”

  

  “六道骸你在这里干什么!!!”

  

  “哟,骸,好久不见了!”

  

  其他三个人的声音突然像被隔了一层水一样沉重失真,古里炎真失去意识最后一秒看到那双异色瞳孔里恶作剧得逞后的得意。

  

  “古里炎真……”

  

***

  他醒来在夜晚,接着惊骇地发现他就倒在那座他避如蛇蝎的废弃工厂里——

  

  天空上翻涌着紫色的云雾,紫色的天空中有一道巨大的裂缝,那里面有细碎的光芒游离。那些光芒凝聚成一朵朵莲花,凝聚,分离……那些花瓣堕落大地,在半空中分散成最初的光芒。

  

  那些光落在他的四周,他发现这座工厂外的景色都是一篇扭曲,像照片被蒙太奇手法晕染了一样不可思议。

  

  这里是,六道骸的幻境里……

  

  他到底想做什么???!

  

  他走到门口,穿过一层水纹一样的空气,回到的依旧是原点!

  

  他燃起火焰轰向四周,大地的火焰在空气中缓缓被吞噬,最终归为虚无……

  

  古里炎真颓然地靠在墙壁,无论他使什么法子,都无法破开这个幻境。

  

  雾属性的幻术师真是难搞,特别是拿着斯佩多魔镜还拥有六道轮回能力的六道骸。

  

  天空上的光芒游离在他四周,光落到他身上时他脑中就出现一个场景,稍纵即逝……双亲、真美、爱迪尔海德、朱里、青叶红叶、大山、熏、P、还有来到并盛后所认识人,那些人,那些事……

  

  飘在空中的光芒都是他的记忆碎片,无论是黑色灰色还是最后的彩色,都是他记忆的一块……

  

  汹涌而来的记忆翻涌起强烈的情感,那些绝望憎恨与孤独,那些他决定放弃的东西如今再次摆在他面前。为什么要再想起呢?古里炎真把头埋在膝盖里,脑中走马观花地播放他十四年里的所有。

  

  “炎真……”

  

  失真的声音小得几不可闻……

  

  “炎真……”

  

  天空紫色的云层剧烈涌动,甚至出现漩涡,那些凝聚成莲花的光芒不断被云层分裂,最终附在天空的巨大漩涡中间。没有光芒飘落的他得以逃离那份回忆里,泪眼中他看到漩涡中心出现光,强烈的光线刺眼欲盲……

  

  有人喊着他的名字扯住他往前走,踉跄之间他感觉到身后有人拽住他的衣角。

  

  他回头,发现前面如此强烈的光线都照不到身后——他身后是一片黑暗,而拽住他的,是另一个古里炎真,眼神悲伤,红瞳里有火焰流动……

  

  “炎真!”

  

  无数声音破开虚空而来,巨大的吸力拉着他往光层里。他伸出手捉住另一个自己,然后掉落在光层里,纷涌而过的颜色浓烈得让人窒息,连脑子都无法快速判断颜色而变得一片空白。

  

  最后他坠落在水里,四周水花四溅,碧蓝天空上,太阳当空……

  

  “炎真!“

  

  他猛然睁开眼,泽田纲吉焦急的神情出现在他眼前。

  

  纲松了口气,搂住炎真肩膀的手无意地用力几分。古里炎真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上半身都靠在泽田纲吉身上,而四周,呃,狱寺在前方一边往六道骸身上扔炸弹,一边往身后拽住他的山本大吼。

  

  “KUFUFUFU你看西蒙首领不是醒了么!”六道骸蹦到他们面前,弯腰对着他们笑得不怀好意。

  

  纲被吓得大叫,狱寺往这边丢炸弹,六道骸跳开前把古里炎真拉起,那颗炸弹不负众望【?】地在纲头上炸开——

  

  “十代目!!!”狱寺惨叫……

  

  “西蒙你看到了什么?”六道骸凑近他,红色瞳孔中数字稳稳地停在一上面。

  

  “……”那是你的幻境,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 为什么让我看这东西?”

  

  “那是初代那只冬菇的幻境,刚刚我被他附体了!”六道骸一脸八卦。

  

  “……”

  

  “哇喔,居然敢出现在并盛,胆子可不小!”

  

  在场所有人身体一僵,街口缓缓走来的凤眼少年,即使头上停着一只黄色小鸟,如此滑稽的设定也无法遮掩那份浓烈的杀气。

  

  并盛有条不成文的规则——六道骸出现在并盛,咬杀至死!

  

  “KUFUFUFUF小麻雀~~”

  

  “咬杀!”

  

  一阵鸡飞狗跳后,纲才终于成功地拉着炎真离开那混乱中间:“山本,狱寺君我跟炎真先走了!”至于六道骸跟云雀恭弥,拜托那两个人他都不想面对!!!

  

  “十代目请回吧!我会好好教训那两个人的!”

  

  “狱寺你冷静一点!”

  

***

  纲拉着他一路小跑到河边,那群野猫争前恐后地扑到炎真身上。看着被猫群扑倒在草地上的炎真,他一脸怨念——你说你说我也不是没有喂它们吃东西啊!为毛它们都不亲近我啊嘤嘤嘤嘤嘤!

  

  炎真费了一阵子才把那几只猫从身上撕下来,其它的猫都聚在泽田纲吉前等着他喂食。

  

  “忘恩负义……”纲嘀咕……

  

  他不禁笑出声来!

  

  “那个,炎真,你没事吧?刚刚你晕倒吓死我了……”

  

  “……我没事!”

  

  “骸他,只是想恶作剧的,估计他本来是想对付我的,谁知道你会站在我面前!”纲直视他红色双瞳认真地说:“所以,请不要介意!”

  

  “……”他低了低眉:“我知道……”

  

  那是斯佩多的幻境,与六道骸无关……不过……

  

  “纲,谢谢!”

  

  “啊?”

  

  “……”

  

  他看向泽田纲吉身后,夕阳沉坠西天,天边那瑰丽一层红色,往上是橙红、橘红、金色、浅金、接着是青,最后是一片深蓝,层层晕染出来……

  

  纲看到那双倒四芒星的红瞳倒影着那份壮丽的景色,平素淡漠的眼睛流光溢彩……

  

  “炎真……”我怎么总在你的眼睛里,看到最美丽的画面?!

  

  “……啊?”

  

  在黑暗里有光照进来,他坠落在一片水里,看到的是一片晴朗的天空……

  

  所以,谢谢你来找我,纲君……

  

  后来他偶然路过那座废弃工厂,他驻足而立——

  

  等待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只是会寂寞。

  

  他在这里等待了整整一天,没有人来找他……

  

  古里炎真在幻境里等待了很久,等到了泽田纲吉。

  

  ——END——

  

  废柴纲,你是炎真的太阳!

评论
热度(33)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