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跟模特不同一个次元也能谈恋爱(逗逼AU向)A~D

这是设定也是扫雷跟简介赶紧戳我为什么这么长因为我喜欢装逼啦

    【 A】

  

  “是的,您没有看错,这的确是Giotto先生交给您的任务.”

  

  巴吉尔是一位帅气温柔的男生,脸上带着腼腆和笑意对人说话时,几乎没什么人会去拒绝,而且他是他沢田纲吉的朋友。

  

  但是这依然没法打消他想要将Giotto扔进盐罐里闷死的冲动!

  

  “唔,我是有提出过它不合理的地方,但明显Giotto先生并不认为。”巴吉尔歉意微笑:“您要离开西西里,我很难过……”

  

  “巴吉尔,我也很难过,但是我更难过的是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异想天开的想法?!”就算纲吉面瘫,也无法掩饰他对那位为老不尊的爷爷的愤怒:“听着,如果是要实习,到一家时尚杂志公司并没什么,或许我可以在那里学会对于销售广告一类的知识……但是为什么未来要经营一家酒店的我,去应聘的,却是一个摄影师助理的职位?”

  

  他的目光有点漂移,显然他认为把真相告诉沢田纲吉并不是个好主意。

  

  其实巴吉尔更心虚于这是他的上司Giotto翻着新一期《V.S》,一边看着爱迪尔海德最近走的那场秀,然后才突发奇想要求唯一的孙子到爱迪尔海德那间时尚杂志公司里当摄影师助手。

  

  “巴吉尔你不认为摄影棚才是能近距离接触模特的地方吗?”

  

  ——是啊是啊!但是爱迪尔小姐是您的偶像而不是纲吉先生的偶像……

  

  “不不,我把他送去《V.S》更多是想要让他多接触一些美人,而能够见识许多不同风格的美人的地方,无疑就是时尚杂志的摄影棚。”Giotto笑得很温和,活像他做的任何事都是为孙子好一样:“你知道,我那个可爱的孙子小时候并不像现在那么讨厌,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他被欺负到可怜兮兮的样子,考试从不及格,也不敢对喜欢的女孩子告白,废柴到让人以为他这辈子就是一条虫子那样——而不是,现在这样冷冰冰的面瘫样子,oh…G,请冷静,我现在不想跟你讨论关于纲吉的教育是否错误问题,毕竟他成长于奈奈跟Reborn身边,而不是我……巴吉尔,我听说恋爱可以改变一个人,所以我想把他送到能邂逅许多美人的地方然后陷入爱河,或许他能变得,嗯,没那么讨厌!你知道,他在博科尼那几年,性格大变而且一直单身,他是否是性冷淡这一点,我也很重视……”

  

  巴吉尔惨不忍睹地扶额,他记得当时他跟G先生两人被Giotto那番不知道该评价为‘关爱孙子的好爷爷’还是‘无耻’的言论震惊到了……

  

  虽然正直善良的他有时候也会哀叹自己遇人不淑,但为了他的上司对孙子的‘关心’他还是昧着良心说:“Giotto先生的决定应该不会错的,因为纲吉先生您是他的继承人!”

  

  纲吉:……

  

  他依旧面无表情的表达他的怀疑,因为在经历无数Giotto制造的事件后,他发现他那位好爷爷的坑爹指数是没有上限的。

  

  西西里的冬天很少会下雪,但会没日没夜地下雨,昏暗的天空和淅淅沥沥的雨,那让人心情很难好起来,而这对于在日本生活惯了的沢田纲吉由外严重。

  

  巴吉尔仔细观察他的表情,似乎发现他怒火下降后才开口:“纲吉先生,您还打算去罗马吗?”

  

  “……去,我会去!”

  

  他刚刚只是脑补了《一千种杀害Giotto的方法》这个命题计划而已。

  

  他知道这次去罗马当摄影师助理只是他爷爷的新一轮折腾,就算他不去,还是会有其他更加坑爹的事情让他去做,所以还不如乖乖的执行。

  

  因为这样的折腾在那个老头子还活着的时候,基本都是断不了的。

  

  沢田纲吉觉得,他是个尊敬老人的人。

 【B】

  

  “你不能这样子,真的,我们是好朋友……”

  

  “嘘,废话少说,我这是关心朋友!”

  

  “好朋友并不会觊觎对方的女朋友……”

  

  青叶红叶愤怒地把手中竖起来的菜单扔到炎真怀里,压低声音骂道:“我的眼光还没有沦落到像他一样,最起码我喜欢的还是英国精灵那种美女,而不是这种一激动就蹦葡萄牙语的女人!!!”

  

  “……抱歉”古里炎真的头缩进两手竖立起来的菜单下。

  

  米兰某间咖啡馆里,青叶红叶跟古里炎真尾随好朋友大山拉吉的背后来到这里。

  

  大山最近似乎交上了女朋友,虽然他解释说那只是在facebook上刚认识的,但明显他的朋友是不会相信的。

  

  因为他的朋友一直认为大山就是一个笨蛋,而笨蛋是不懂得恋爱的。

  

  所以为了好朋友的恋爱问题,青叶红叶决定去观察一番那个女孩子,了解她的性格,然后帮大山制订追求计划。

  

  ——这其实是一份出于关心朋友的善意,虽然听起来不是那么的靠谱!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对那些古老的历史如此了解的,我以为你可能会对MATILDE VICENZI跟 FERRERO ROCHER比较了解……”亚麻色头发的拉丁美女欢快大笑,那种肆意的样子跟周遭的淑女们格格不入。

  

  大山嘴里塞着榛仁果酥饼,鼻子嗯了一声表示回答。

  

  ——这是表示他无论是MATILDE VICENZI还是Valentino或者Versace都熟识。

  

  打扮随性活像美国街头少年的大山无论是零食还是高级奢侈品,他都了解一二……oh,上帝,这两者根本就无法联系起来好吗?!

  

  但是她的面前就坐着这么一位!

  

  “他们,似乎聊得很开心!”炎真低声说。

  

  “不可能!”青叶红叶反驳道,他绝对不承认他是为了那个‘帮大山泡妞计划’胎死腹中而不满:“你没看到只有那个女人在说话,大山那笨蛋只会往嘴里塞满果酥饼吗?!”

  

  “……好吧,的确如此。”他认为大山跟那位美女之间的气氛好极了,所以青叶红叶那个什么计划根本没必要实行。炎真看了看青叶红叶,发现对方现在是听不进话的,所以默默改口。

  

  他们害怕被发现,特意挑了个死角位置坐着,距离有点远,根本就听不到窗户边那一桌两人到底在说什么。

  

  两个人带着巨大墨镜,把菜单竖立在桌子上,偷偷摸摸地盯着某一处,交头接耳显得异常猥琐,咖啡馆里很多人对他们鄙视地行注目礼,哪怕那是两个帅哥。

  

  两人聚精会神地盯着窗户旁边那一桌,对满屋子人的眼光毫无反应,所以他们得幸于看到那位拉丁美女猛地站起来,把咖啡都震翻,流了一桌子,亮黄色的裙子都被泼上星点褐色。

  

  美女对着门口表情激动,她语无伦次地说着,炎真觉得如果她不是死死地掐住沙发,一定会尖叫起来:“是冰雪女王,爱迪尔海德,真人,活的!!!”

  

  咖啡馆门口款款而来的美人穿着黑色长风衣,高高盘起的发髻,神情肃穆,斜眼睨人时候都有寒冷气息,宛若被她看一眼,都会化成冰雕。

  

  这是一个美得咄咄逼人,气质尖锐强势得如同女王的女人。

  

  冰雪女王·铃木·爱迪尔海德

  

  在这里的人谁都去过蒙特拿破仑大街,Prada专卖店前那幅巨大海报里的女人冷艳高贵。

  

  在这里的人都知道三年前巴黎那场Van Cleef & Arpels高级定制秀,最后那颗透露冰霜气息的钻石跟冰雪女王是如何相得益彰,在聚光灯下留下近乎‘奇迹’的剪影。

  

  无视因为突兀现身所引发的骚乱,爱迪尔进来就往角落二人走去,她几乎不用寻找。同为模特的特性非常容易辨认,更何况里面还有一个她作为弟弟照顾长大的古里炎真。

  

  她看着拘束乖乖站在面前的两人,觉得有点好笑,但她脸上还是一片严肃:“这样子的跟踪糟糕透了,也只有大山才会没有发现。”她瞪了眼搞不清状况嘴里还塞着饼干慢慢走过来的大山:“炎真,回去,希比特找你快疯了,再看不到你,她会很乐意把你的房子改造成ET居住地方!”

  

  “……Why?”

  

  “六道骸邀请你去拍摄下个月《V.S》摄影师大片赏。”

  

  炎真完全石化在原地,后面爱迪尔说了什么他都没听清——他虽然也是模特,但是他从来没有参加过摄影师的拍摄,也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走秀!!!

  

  【C】

  

  即使他已经从资料上看到过,但真正看到实物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抽搐。

  

  《V.S》意大利版杂志总部坐落罗马,是典型的巴洛克风格,那种精致奢华的建筑像意大利歌剧中大段大段赞美词语一样华美。

  

  而这座宛若王宫一样的建筑上,一朵巨大的!银色的!!霸气侧漏的!!!的蘑菇在俯瞰着大街上的人群……

  

  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沢田纲吉的面瘫差点裂了……

  

  好吧!介绍上写着这是一个停机坪,一个蘑菇形状的银色停机坪……纲吉捂着脸防止面瘫崩掉,但依然无法阻止心里一群羊驼驼各种蹦跶路过……

  

  “OK,沢田先生,你毕业于博科尼,专修经济学,然后脑子里没有任何关于时尚的观念,而是塞满了一堆毫无用处的字眼?!”凤眼男人斜睨着他的简介,继续说:“你不知道时尚品牌世界与生活之间的关系,认为衣服优先于舒适度而不是设计颜色与上身效果,认为每年时装秀发布的都是一堆奇装异服,认为奢侈品都是上流社会堕落的表现,甚至认为,香水是GAY的专用……”

  

  不知为何,纲吉感觉到面前这个男人一字一句说着的时候,他身后那对似乎是装饰用的浮萍拐对他散发着一股杀气。

  

  他目光移到那个男人脸上,决定把那份杀意当做错觉。

  

  “是这样吗?食草动物?!”云雀恭弥双手交叠在下颌,唇线毫无温度上扬。

  

  纲吉:……

  

  蓝灰色剪裁得体的西装,高调华丽的驳领边缘绣着H.K的字样,纲吉混在博科尼几年所以清楚那西装是私人定制的,衣冠楚楚,高贵奢华。

  

  还有,这房子里闻到的,似乎是Burberry香水的味道吧?!

  

  他不怎么确定这位时尚杂志《V.S》意大利版的主编云雀恭弥是不是GAY(WTF喷香水不一定是gay)OK,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讨厌这些与Giotto和那间酒店非常相似的东西……

  

  ——其实云雀主编对你的印象更不满,纲吉……比如你那对NIKE的球鞋跟说不出名的外套,他其实非常想拿身后的浮萍拐把你抽出这座大楼,真的!

  

  “像你这种食草动物,是绝对要咬杀的……”云雀恭弥杀气凛然盯着他:“不过你带来的是迪诺的推荐信,而且鉴于《V.S》最近有一位摄影师非常闲,闲得让人无时无刻不想咬杀清理干净,所以,请他来教导你是一个不错的点子。库洛姆,带他去找骸!”

  

  “……”他完全没有插口的余地。

  

  “……OK,沢田先生,请往这边走”他身后那位名叫库洛姆的美女温柔的笑着。

  

  如果当时他知道遇上那位上司之后会怎么样,他绝对会在云雀恭弥开口把他扔给六道骸的时候开口申请做别的摄影师助理。

  

  因为当遇上的时候,他满心都是模拟着将那只金毛蛤蜊下锅油炸的场景。

  

  他的上司叫六道骸,是《V.S》的首席摄影师,还是《V.S》的创始人D·斯佩多的徒弟,很多模特都想与他合作,无论是拍摄硬照,还是传出那么一点绯闻,那都是可以声名大噪的方法。

  

  这些都是他在去那间办公司路上,库洛姆温柔地对他说的。

  

  他设想一下他的样子——可能是一个中年人,然后有点秃头,对任何事物都不敢兴趣,平时冷冰冰的像个机器人,只有拿起相机之后才会变得热血沸腾,在摄影棚里扯着嗓子指导那些模特儿,又或者是一个浪荡不修边幅的行为艺术家,满脑子幻想主义色彩跟现实完全是仇人,恨不得捅死对方两刀的神经质……原谅他对于摄影师的狭隘理解,毕竟他对这个职业的印象无非就是拍毕业照那几次,人生其实没有多少次拍毕业照的对不对?!

  

  ——但是在那间贴满了云雀恭弥大幅照片站着自戺慰的长毛凤梨!到!底!是!谁?

  

  门被粗暴地关上,纲吉确信他面前这位把门关上的美女姣好面容有过一瞬扭曲。

  

  库洛姆绞尽脑汁想要说点什么弥补一下这位可怜的先生,第一天去见上司就遇到这么尴尬的事情。

  

  而且那毕竟是她哥哥,嗯,名义上的!但作为妹妹还是有必要维护哥哥的形象。

  

  “你……”

  

  “库洛姆小姐,你能带我熟悉公司环境吗?”纲吉打断美女的话,库洛姆如释重负地微笑:“非常荣幸!”

  

  【D】

  

  设计总监的办公室最近迎来秋天,这是设计部全部员工都承认的事实,自从那个名叫古里炎真的男孩子搬到冰雪女王的屋子里之后。

  

  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冰雪女王在辞退第三个助理的时候,狂怒地掀起风暴,整个办公室倒退回冰河世纪。

  

  众人正准备把脑袋缺氧的人力部谋杀埋尸在爱迪尔办公桌下的时候,她亲自带回来一个人,她的新助理。

  

  “那就是一颗美丽的红宝石!”

  

  “跳着佛朗明哥带来热带气候,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面瘫!”

  

  “会移动的变频空调!”

  

  “带着圣光的大天使!”

  

  “救世主!!!”

  

  办公室一群员工鸡血地在饭堂里吼叫,任何部门的人都清楚设计部来了一位能削弱冰雪女王寒冷的神秘人物。

  

  “……这里的人,热情得让人恐惧。”他用惊恐的语气说道,红色的眼珠微微颤动。

  

  随行的库洛姆无奈地安慰:“爱迪尔小姐的严谨是他们无法理解的罢。”

  

  她当然知道自从他来了之后公司掀起的风浪,不仅是因为他能平息冰雪女王的怒火,更重要的是,古里炎真,他是爱迪尔亲自带回来的——向来对人冰冷得让人恨不得举着温度计证明冰箱急冻柜都比她温暖,生气时候肃清全场后众人抱成一团迎来第N遍冰河世纪。

  

  如此凶残的上司亲自带回来的助理,一定是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热爱八卦的众人才不会放过这样的话题呢。

  

  “果然是这样……”他低声咕哝几句,库洛姆没有听清。

  

  青年的脸贴着白色的消肿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磕伤的。他的模样相对普通,毫无她在摄影棚里看到的,那些精致得如同人偶一样的模特儿,举手投足下都是魅惑。

  

  他像是误闯了人类世界的小猫儿,把所有惊慌都压抑在面无表情下,努力维持一副淡然样子,却难掩忧郁。

  

  与之相反,就是那红色的头发跟红色的瞳孔,浓烈明艳的红。

  

  库洛姆突然想起两周前那位可怜的沢田先生,虽然一直毫无表情地维持着一张面瘫,但是那张脸下的柔和还是能让人感受到。

  “Oh,welcome to《V.S》,kitten!”与库洛姆有着同样发型的长发男人靠着桌边,笑容肆意张狂。

  

  “古里炎真”他垂下眼睛,掩饰掉那份惊讶:“六道骸,谢谢你的邀请。”

  

  “我没想到那个老冬菇居然会真的答应放你出来”他笑容带着莫名的恶意,“呆了六年的温室,你还适应罗马的气候吗?”

  

  “……是你要我来的。”

  

  六道骸打量着红发青年,异色的眼里是一片戏谑。

  

  这只红头发的猫儿,是他那个师父藏了六年的作品。

  

  三年前的爱迪尔海德是斯佩多的第一个作品,横扫了各大高端品牌的高定发布会,高贵凛然的气质和如刀锋一样的逼人美貌第一次出现在T台上,就赢来冰雪女王的称号。那些高端的设计师们与举世无双的珠宝们终于找到一个能将‘高贵’定义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模特。

  

  斯佩多工作室出品的,个个都是supermodel。

  

  而古里炎真,则是斯佩多制作了六年的作品。

——TBC——

被雷倒后,乖,出门左转自己买辣条吃XD

评论(5)
热度(35)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