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蛩湾人鱼(27主视觉)【一】

*AU人鱼梗,没头没尾OOC

*人类27X人鱼51

*设定:27遭遇海难后失去记忆,寻找过去线索时找到一条似乎跟他过去有关系的失忆人鱼

*我就是想写苏文



  他眯眼看着远方层层叠叠而来的乌云,与天际接壤的海平面雾气与云层交织成一片混沌。

  船上的水手们在收拾捕鱼的工具,平静海面上刮着湿气浓重的风。

  老水手告诉他接下来大概得缩进船舱内跟其他人挤在一起,这种无法预测的海上风暴向来诡秘莫测,许是出海的时候并不诚心地祭拜海神,所以才在头天出海就碰上这种天气。

  船舱内寸步难行,海面底下开始翻涌,整艘船左右摇晃,狭窄不通风的舱内各种气味混杂,头顶悬着的煤油灯早已熄灭。

  他尽量挤进堆了一些杂物的角落里,原本稀落的交谈声随着船只的摇晃幅度变大后就开始停止。

  这是他第二次出海,相较于那些第一次出海就遇上海上风暴来说他的运气不算太差。他默默算了一下时间,全速航行时,只要不遇上什么情况,大约会在一个多小时内回到村子里。他判断了一下如今大概是午后五点多,他希望这场风暴能在明天停止,今天出航第一天就遇上风暴,接下来几天都不会出航,所以他得自己出海去捉捕一点东西,他从不觉得他的存款充足。 虽然他不怎么在意,但他的确不想未来也蜗居在这个偏僻的渔村内。

  他没有过去的记忆,村里的人都说他是四年前出现在海湾,跟一堆海藻和被泡烂的衣服碎屑纠缠在一起。身上除了一条项链外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那是两枚戒指,像是新学徒用废弃的铜融化掉打造一样粗糙,项链上连着的那块小牌上刻着一个‘纲’字,他们说应该是他的名字。

  医生告诉他大概在泡在海水里一个多月,还在啧啧称奇居然没有被海兽袭击或者被巨大海浪绞碎真是奇迹。

  他失去了全部记忆,村里有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收留了他。医生按照他的骨骼生长推测他大约十四岁,而在去年他十七岁的时候那位老人去世了,他有点难过,但很快又被要到其他地方去的愿望占据。

  “好了,阿纲,回去好好休息吧,接下来几天都不出航了,你要是闲就来我那里做些短工。”

  水手长拍着他的肩膀,他点了点头,这里的人大多淳朴,他这几年来受到了非常多照顾。

  “我明天打算去绿蛩湾一趟。”他说道,水手长没说什么。当初他就是在绿蛩湾被发现的,所以这几年来他都在这片海湾附近游荡,试图寻找过去的线索。

  入夜后远方海面非常平静,迎面刮来的风非常强,到半夜后慢慢开始减弱。他睡到四点左右起来,望远镜里远方海面起了雾,那层黑云已经分解,他收拾东西趁着日出推着船出海。

  风暴过后的海水有点浑浊,但绿蛩湾边依旧清澈。

  他有点高兴,风暴过后,大部分鱼类会被冲散,而这片海湾大概能捕捉到一点好东西。

  在捉够之后他就开始往绿蛩湾深处驶去,附近已经被他都搜寻过了,并没有线索。

  绿蛩湾深处布满很多珊瑚暗礁,而且有危险的鱼类出没,那里曾经修筑过一座灯塔,后来发生了事故后彻底废弃,而绿蛩湾开始终年弥漫着雾气。村里的人对这里讳莫如深,收留他的老人在世并不允许他到这里,而如今,他想要进去。

  四周的光线开始变暗,怀表里指示是中午阳光最充足的时刻,但绿蛩湾上空的雾气似乎能吞噬全部阳光。目能所及的海面雾气并不浓,那些诡异的白雾都凝聚在上方。

  船桨拍击水面跟摇曳的咯吱咯吱声音很响,他皱了皱眉,这里很安静,该说是安静得过分。

  上方没有鸟类掠过,而水面下似乎也没有鱼类,他伸手下探,并没有什么水流游动,除了某些贝类从岩石上掉落,这里实在没有一丝气息

  他没费多长时间就看到那座废弃的灯塔,它修筑在一座石岛上,隐隐约约的样子有几分阴森。

  他在石岛边缘找到很多断裂的木板,甚至还有船的一角,他心里一沉,这些东西似乎不仅仅是被海水腐蚀,更多带着被攻击的痕迹,看来这片海湾底下有危险的鱼类是真的。

  天色渐暗的绿蛩湾安静得吓人,一丁点声音似乎都能回响很久。

  他在附近搜索一下,除了很多没见过的贝壳跟断裂的船身,没什么收获。他在灯塔下竖起帐篷,没有燃火,他害怕明光会引来更多奇怪的东西。

  直到半夜他被惊醒,前方有东西在水里翻滚,像有两只海兽在厮杀。他辨认了一下方向,然后猛地起来冲过去。

  他没猜错,在他那艘小船搁浅的不远处的确有两只海兽在厮杀,虽然那场争斗在水下,但四周激烈的水流翻滚能推测出战况的激烈。他举着连弩小心翼翼地靠近小船,这是他最值钱的财产了,而且他还得靠它回去。

  他点起油灯挂在旁边,前面有瞬间停止,然后又再度厮杀起来,微弱的风中有腥臭的血腥味。

  前方的战斗开始减弱,风中的血腥味越发浓重,他开始担心会不会引来鲨鱼。

  海面开始恢复平静,海兽们似乎分出了胜负。他能看到不远处的海面上都是一片红,还有丝丝缕缕侵染到岸边。

  他浑身上下寒毛倒竖,他感觉到有一束视线停留在他身上。他熄灭灯火,放轻了呼吸,那束视线消失了,但他还是不敢轻心,他能感觉到那东西还在附近,那种异物的威压能让他感觉到,它就在附近游荡,甚至,越来越近……

  缓慢地向后退,他的脚突然被狠狠一拉,整个人失去平衡往后倒去,但手中的连弩瞄准了前方射去。

  前方水浪一下翻滚,黑暗中有东西刮过箭矢,然后噗地钉在某块木板上。他打算继续攻击,但手腕一阵刺痛,然后连弩被扔到另一边。

  鱼类特有的冰冷触感从上方压下,他头皮发麻四肢僵硬,黑暗中那只诡异的海兽趴在他双腿中间,而他能感觉到那束视线越来越近……他绝望地想到今天大概得死在绿蛩湾了。

  柔软冰凉的触感扫过他的左手,他有点回神,黑暗中他看不清楚,但面前的海兽似乎对他没有敌意。如果它真的要吃他,估计一开始就张开血盘大口咬过来。

  但是……

  他能感觉到那份冰冷的靠近,一堆比海藻还要滑腻的水草堆在左手上,那只海兽已经靠近到他的脸。

  一只冰冷的手贴近他的脖子,下一秒他毫不犹豫地拿起旁边的木板狠狠拍过去。

  他滚了一圈爬起来抽出刀子,木板并没有击中它,他在点起油灯后四周一片安静,只有前方一圈一圈的涟漪,他似乎看到远方有个淡淡的人影。

  他检查一下船,看来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他凝视着前方平静的海面,隐隐约约似乎猜到那只奇怪海兽的真身,但黑夜的恐惧以及危险让他暂时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当他坐在帐篷内一夜无眠,看到四周逐渐明亮时才下决定——他不能再深入绿蛩湾,这里比他想象中还危险,如果在石岛附近依旧不能找到一点线索的话,那他只能回去。

  他在吃掉两条鱼后开始行动,他搜遍了附近暗礁,都没能找到什么,全都是一堆烂木头,可能水底埋藏更多东西,但他不敢去。

  回头不甘心地看着石岛,只能叹气。

  海湾跟来时一样安静,上空的雾气依旧浓得连阳光都无法穿透。

  看着水下可视的珊瑚暗礁前进,直到回头都看不见那座石岛跟灯塔时,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过来。他扶着两侧稳住身体,四周海水如开水一样翻滚不止,船的底部有尖利的东西左右刮动,青绿色的巨大躯体在水中若隐若现。

  有海兽在袭击他的船!

  四周并没有可立脚的暗礁,他的连弩在无法完全瞄准海兽,而他的刀虽然能给它来一下,但伤口会让海兽翻滚得更疯狂。

  小船像立在惊涛骇浪之上,他除了紧紧攀住船身不掉下去外任何办法都没有。

  他惊骇地发现水面上不仅有青绿色的巨大海兽,偶尔还会有一抹深红闪过,而他能感觉到船底下如今有两只海兽在厮杀,他无法猜测是不是昨晚那两只,但无论是哪一只都不是他能抗衡的。

  水底下的战斗渐渐停歇,腥臭的血味凝结在雾气中。

  绿蛩湾再度变得安静,他停在海面上,等四周血腥散去,海面清澈。

  在船桨划动不过五下,那只青绿色海兽再度撞击他的船,而另一只海兽也在水底下再度厮杀起来。

  在经过第三次战斗后他终于能确认他被盯上了,被那只青绿色海兽盯上了。

  他不动,那么它就不会出现。他并不知道另一只海兽是为了杀死敌方,还是想要抢夺对方食物。但他如今的处境就是只能停在这里,而且这艘船四周被撞了出几个凹痕,如果再来两次,这艘船一定会被穿透然后沉没……

  四周太过安静了,他浑身僵硬地坐着,水底下那两只海兽宛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无时不刻不让他提心吊胆。

  绿蛩湾开始入夜,他的心随着光线的黯淡越来越沉。白天他尚有一击之战,到了晚上,漆黑的海湾就是死神的镰刀。

  直到最后一丝光线缓缓吞没时,水底下潜伏的两只海兽再度厮打起来,程度比之前几次都要剧烈。四周海水早已血红一片,他提着刀子瞧准水面的青绿鳞片就狠狠划过,而另一只红色海兽灵活许多,直到如今他都没有看清它的样子。

  在被两方夹击下,那只青绿海兽终于怒了。

  一个甩尾击退敌方后直接往水面冲去,然后把那个被它当作食物的可恶人类拽进水里。在张开口吞下人类瞬间,腹部一阵剧痛,它疯狂地翻滚身体,几乎把船只都拍翻了,而跟它打了好几次的敌方直接将它的肠子都挖出来,然后往深海拖去。

  四周都是一片血红,他狠狠地呛进几口海水,腥臭的味道让他几乎无法憋住呼吸。

  水底下水流翻滚如乱浪,他被狠狠地往好几个地方撞去,他什么都看不到。死亡临近的恐惧感前所未有的强烈,但无论他怎么挣扎,旁边那两只海兽弄出的乱流他还是无法挣脱。

  胸口像压着一块巨大石头,上面还倒生尖刺一点一点地戳进他的心脏,在他觉得彻底死去的时候,黑暗中昨晚落在左手上冰冷柔软的触感划过他的脸上……

  ***

  越来越大的窒息感向他袭来,他感觉身体在下坠,有碎裂的光线摇晃。

  他呼出一串气泡,咸腥的气味呛进气管内,是海水……

  身体在往深海坠落,眼皮沉重地缓慢闭合,他放弃挣扎往下沉,昏暗的水底下隐隐约约有凄美幽怨的歌声……有东西缓慢向他靠近,他伸开双臂仿佛拥抱来者。

  有种恍若隔世的熟悉感,他竭力睁开眼睛,只看到一抹深红。

  他猛地睁开眼睛,刺目的光线让他的眼睛一阵灼热,接下来就感觉到头痛欲裂。他捂住眼睛咬着牙等那阵巨大的疼痛过去后,才恍然发现他躺在木板上。

  摇了摇头,海面上灿烂绚丽的阳光晃得他发晕。然后他才发现他的确倒在他那艘小船里,而往四周看一下,这里是绿蛩湾的入口处。

  就是说,他死里逃生了?!巨大的喜悦升起,但很快被一阵冰水浇下——他又感觉到那束熟悉的视线,在他背后……

  他浑身僵硬地坐在原地,水声翻滚,有东西在水里靠近他。

  他机械地往左下方看去,然后彻底愣住。

  “你……”

  像远古的神秘乐器在深海弹奏滑过,仿若有空灵的回音在水面摇曳,撩人心魄。

  艳红的长发飘散在水面上,白皙修长的脖子下锁骨隐在水下,而那双无法言喻的红色双瞳中有倒立的四芒星。

  他没有忽略水底下偶尔闪光的鳞片,这是一条人鱼,美丽得慑人心魄的海妖。

  人鱼伸出右手,骨节分明的指间有一层薄薄的膜,纤长的指间上是闪着光泽的锋利指甲。它的指尖勾住他脖子上挂着的项链,那两枚丑得不行的戒指是他与过去唯一的联系。

  他咽了咽口水,控制着声音不要颤抖:“你……想要我的项链?”

  人鱼看着被放到掌心的项链,最后才缓慢开口:“这是我的。”

  它的声音带着空灵的回音,有着意犹未尽的感觉。他猛地打了个激灵,想起来那些传说中这种生物能迷惑人心的本领。

  那个水面唱着凄美动人的歌声,掀起惊涛骇浪,魅惑往返海上的水手,只要一靠近,就乘浪袭击,然后拖下深海……它们是海中最邪恶贪婪的妖怪,吞噬无数鲜血生命都不会满足……

  这种怪物是海边传说里最邪恶凶残的存在,曾经他从老人跟老水手中听闻时总觉遍体生寒,而面对这只有着诡异熟悉感的人鱼,他却有种很想亲近的冲动。

  他竭力压住那个可怕的念头,找了另一个话题:“之前在绿蛩湾里跟那只绿色海兽厮杀的是你?”

  人鱼点了点头,深红的瞳依旧凝视着那两枚戒指。

  “是,你救了我,对吧?!”

  在浑浊腥臭的海水中下沉时,他能感觉到冰冷柔软的发丝划过指尖脸颊的感觉,那晚在石岛上黑暗中靠近他的,估计也是这条人鱼……而且它,是冲着他的戒指而来。

  人鱼伸开双臂搂住他的脖颈,他被吓得往后退,鱼尾破水而出,沉重的躯体倒在他的怀里。

  小船的空间并不大,人鱼的尾巴掀翻了好几样东西。他浑身僵硬,但还是无法将目光从那美丽的尾巴上移开。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妖媚的红,水草一样的红发披散在白皙的肌肤上,从腰部开始逐渐到胸前有一层比一层淡的粉色鳞片。人鱼撑在他的腰部,水蛇一样的红发落在他的手背上,而红色倒四芒星的瞳孔落入他的眼里。

  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惊心动魄的美丽……

  直到指甲刮着木板响起的刺耳声让他浑身一抖,人鱼的确非常美丽,但它的凶残比美丽更让人恐惧,它危险,美丽,但却是深海的魔鬼。

  “我找了你很久……”人鱼说道:“如果你早点到那个地方,我就能找到你了。”

  “你认识我?”

  “不,我认识它……”人鱼捧着他的项链:“你一靠近海,我就能听到它在呼唤我。”

  他有种很不妙的猜想,莫不是他过去跟这种凶残的妖怪有关系?!

  “我没有过去的记忆。”他老实回答:“四年前我被这里的人发现,醒来后我就发现我失忆,除了这条项链跟这两枚戒指,没有别的东西能证明我的身份。这上面刻着一个字,我重新学习认字后才知道是一个‘纲’字,所以我把它当作我的名字。”他沉吟了一下,认真地盯着人鱼:“如果这是你的,那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过去?”

  人鱼直起上半身,鱼尾轻轻拍打一下:“我没有关于你的记忆,我的记忆力很低……”它疑惑地说道:“我只记得一开始我出现在这片海里,陆地上一直有声音在呼唤我。我没办法到陆地上去,所以一直在这片海湾里,直到你出现在海上,这个声音无时无刻不在呼唤我。”

  他惊讶莫名地看着人鱼手掌,他实在不知道其中还有这种能力。

  “如果它是你的,我会还给你……”

  人鱼灵巧地拆开项链,尖锐的指间挂着其中一枚戒指:“是这个。”它打量一下戒指,最后在套进手指时才抬头。

  头顶上的阳光热辣晒得它很不舒服,眼前褐发褐瞳的人类在惊诧地看着它。它身体深处一直盘桓着某种杀意,那是种本能,但面对眼前这个奇怪的人类时,这种本能却让它无端地感受到某种羞耻和痛苦。

  这个人类,是不一样的……响在脑袋里的幽宴歌声比水妖还要危险。

  “我不知道带上它会发生什么事……”人鱼似乎想要跳回海里,但它已经无意识地套上戒指了。

  他在瞬间再度感觉到那种不可抗拒的压力,如同之前在深海下坠一样恐怖的力量。他跟人鱼的四周环绕着一种古老的文字,它们以他们为中心交织成一个圆形。他敏锐地感觉到小船四周的海水开始翻腾,海底深处有什么跃跃欲试地感觉。

  人鱼锋利的指甲刮在木板上,红色的瞳孔四周有粉色鳞片闪现,艳红的尾巴上的鳞片如同融化一样流淌,像覆在腿上的一层薄膜,在他惊讶的注视下缓慢地变成水,然后艳红的鱼尾变成一双修长白皙的双脚。

  那是诡异又美丽的景色,但人鱼的表情痛苦得让他明白这种转变所付出的代价同样巨大——那双倒四芒星的瞳孔中有血红的泪痕滑落,冰冷的身体一直在颤抖。

  他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他像被淋了一场雨一样浑身湿透,而身上还压着一具跟尸体一样冰冷的躯体,跟尸体不同的是它还在颤抖。

  “炎真……”红发人鱼喃喃自语地从他怀里抬起头:“我记起来了,我叫……古里炎真。”

 

————TBC————

PS:何弃疗,我这种无药可救的童话脑残粉不用救了,我拒绝治疗【doge脸】

争取两篇内完结

一个失忆的你怎么拯救一个失忆的我

接下来是陆上生活文,不虐,叔叔我们不虐【摇手

评论(26)
热度(35)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