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蛩湾人鱼(27主视觉)【二】

*AU人鱼梗,没头没尾OOC

*人类27X人鱼51

*低估了自身话唠程度后果就是爆字数OTZ

  这个偏僻的村落里有着独特的情报网,最近他在码头市场找短工时能收到很多奇怪的视线,在他转过头时,那些视线又消失不见。他回来向船长辞退了工作,船员们大多都觉得惋惜,不过看他的目光里的确带着几分异样。

  没过多久他就知道原因了,一直很照顾他的老水手在酒馆里拍着他的肩膀:“你不出海,连酒瓶子都没人给我收拾。”

  “不,我想在码头那边接一些活,得尽快了解城市里的事,而且我打算明年就到那边去,人多的地方我才能找到更多的情报。”他拒绝道。

  “你还没放弃?”酒保擦着杯子好奇地凑过来。

  “我总不能连自己叫什么都忘记吧?!而且,有可能我的父母还活在世上呢……”

  小酒馆上的瓦灯泡一入夜能见度就低了,老水手摇头晃脑地叹息几句,接下来才凑过来神秘兮兮地问道:“阿纲,要找父母这点我们全部人都会支持你,不过你小子也瞒了我们不少事。”

  “对呀!”酒保一下子来兴趣:“阿纲,村里的人都说你家藏了个美女,是不是真的?”

  他头有点痛:“你们哪里听来的流言……”

  “那天晚上有人看见你从船上抱着一个人上山,听说那头红色的长发在月光下像丝绸一样美丽。”

  “那只是我从海里救回来的男人。”他没等他们发问继续说下去:“就是在海湾出口那里,跟你们告诉我那样,浑身缠满海藻倒在暗礁上面——还真别说,他醒来后跟我一样,也是失去记忆了,不过比我幸运一点,他好歹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原先围过来的不少人嘘了几声,不是美女实在没什么好打听的,反正又是个得罪海神的倒霉鬼。

  老水手啧啧称奇:“这二十年内附近都没发现什么遇难者,倒是绿蛩湾那块地方连续发现两个人,而且不约而同地都失忆了。”

  有另外的好事者凑过来阴森森地说:“说不定是绿蛩湾那里的海妖诅咒。”

  他有点好奇,那位好事者也不卖关子:“从很久之前就有人说过绿蛩湾那里有很多海妖存在,后来村子进去建了座灯塔,不过那些人去了几次之后就再也不去了,回来后一直都在说晦气。那座灯塔后来也被废弃了,我听那些船工说,绿蛩湾深处有那些能魅惑人心的海妖存在,所以大部分人进去后就失踪了!”

  “魅惑人心的海妖?那是人鱼吧!”

  “说不定绿蛩湾就是个人鱼窝,啧啧,虽然我也出海好几年了,但还真没遇到过这些妖怪,不然我也想看看到底有多美……”

  酒馆内四下意味深长地低笑,只有老水手叹气:“那种深海的魔鬼每一次出现都能卷起海上风暴,能见过人鱼的大多都被那些妖怪吞进肚子里,你们嫌日子过得太美好了对吧?!”

  “不过听说人鱼的眼泪能凝结成宝石跟珍珠,过去不是很多人出海捕猎,做人鱼买卖么!”

  “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接下来他们开始围绕着这个话题说下去,没有人去赞美人鱼的美丽,几乎所有人口中说的都是关于海妖带来的灾难。无论是西方的塞壬莱茵河畔的罗蕾莱,还是东方对月流珠的鲛人和丑陋的矶姬,它们疯狂地吞咽着人类的血肉,而又贪婪地利用美丽在魅惑海上航行的人类……全都是带来灾难的魔鬼。

  他叹气,无论人鱼是否是如此邪恶的存在,最起码炎真救过他,而且从一开始也没有加害过他。

  他居住的地方离码头不远,中间有座小型的山峰,除非他站在屋后种的红树林上,不然别想看到什么景色。这是收留他那位已经去世老人的家,老人活着时这屋子风雨一到就左右摇摆滴水不已,后来他花时间修好又规划附近地形弄得漂漂亮亮,但老人没能享受几天就去世了,他甚至没看到他种下的马兰跟鸢尾开花。

  这地方虽然视线不好,但是如今用来藏匿一条人鱼,却是最好不过。

  “我回来了。”他对着拄着拐杖走出来的红发青年说道,后者垂下眉点了点头。

  “今天没什么问题吧?”

  古里炎真将桌子上的纸袋交给他:“今天有人进来后就放在这里,他没发现我。”

  他打开一看,松了口气:“没事,是船长给我上次出海的工钱。”

  “你不打算继续出海了?”

  “不,我是想继续去寻找我的过去,就算不是在绿蛩湾里,我也是要到外面去,所以我想收集多一点情报和钱。”

  看到对方安静地坐在一边,他忍不住多说几句:“你没什么打算吗?”

  与人类无异的人鱼淡淡地看着他,除了那双异常艳丽的红瞳外,他没有一丝引人注目的地方。古里炎真靠在椅子扶手上:“我的戒指从你身上得到,跟着你或许也能找到我的记忆。”

  他笑了:“所以,无论我去哪你都会跟着我,对吗?”

  这句话听起来太暧昧了,古里炎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点头,然后他就看到他如今的同居人高高兴兴地跑进厨房里开始折腾那堆东西。

  人鱼摩挲着手中的海柳木拐杖,那天他在海里戴上戒指后,双腿在被硬生生撕裂开两半一样的疼痛中变成人类的下肢,但除了让他记起自身的名字外,居然没有任何别的信息。

  他不知道拔下戒指变成人鱼后,再次戴上是否还能变回人类,他如今需要跟在这个人身边。

  即使变回人类的双脚,但脚尖一碰到地面,就如同踩在刀尖火炭一样,那种剧烈的疼痛能让人疯狂。接下来几天,每天都忍着痛学习行走,从一开始一步都无法跨出到能从房间里走出来,虽然他的同居人看到他那么痛苦后特意给他做了个拐杖也起了很大作用——现在让他觉得抑郁的,大约是身体的不适应导致经常东磕西碰弄得全身都是伤……

  古里炎真叹了口气,对着同居人硬塞给他的食物开始发愁。

  “鱼的佐料我只放了盐,还是海盐,而且米饭里绝对没有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同样发愁地看着变成人类的古里炎真每天吃饭前都要挣扎一番。

  化为人类的人鱼是可以吃人类食物的,区别在于跟在陆地行走一样,需要习惯。

  他绝对不允许像第一天那样看着人鱼直接伸出利齿撕咬着一条活鱼,那个鲜血淋漓的场景看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不吃饭,他哪来力气继续学习走路,疼痛也会消耗热量的,所以他得吃饭,必须吃。

  人类跟人鱼之间的生活,看来还得继续磨合。

  日子过得不尴不尬地,早出晚归转悠在码头中间让他没法分心多想其他事情,被他藏在屋子里的人鱼除了练习走路外,已经开始尽量在不搞坏东西情况下帮忙做一些事情。

  山边的马兰跟鸢尾早就开得灿烂,终究他还是认为太过拘束,所以开始教导人鱼学习人类的字体跟生活信息,一如四年前他懵懂的最初。

  大约连自己都没发现,他的这些行为背后带着想与一个异族过一辈子的想法。

  在古里炎真第一次在厨房里折腾出一顿饭后,他扒着米饭胃疼地看着饭桌上的菜盘。

  没有开肠破肚的海鱼跟土豆,伴着屋后种植的西红柿,佐料内还别出新意地加上薄荷草……仅有的记忆内人生第一次尝试到黑暗料理,唯一感到安慰的最起码菜是熟的。

  “……大概,人鱼在做大锅炖菜上很有天分。”

  被自己亲手做出来的菜刺激到生无可恋的红发青年同样胃痛:“纲君,别吃了,对不起,我实在太没用了……”

  “比我第一次做的好多了,别说是煮熟了……”他指着屋外厨房上的横梁:“看到么,我还差点把厨房给烧了,那里还留着证据呢。”

  古里炎真愣愣地看过去,他挠了挠褐色头发:“哈哈,其实我也挺废的……”

  “噗!”人鱼弥漫着忧郁的眉眼微弯,终于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那夜海上的风雨没有蔓延到山上,遥远的海上风暴和着海妖凄美动人的歌声,而他这里,只有雨帘上方,壮丽的澄月星海。

  *****

  生活并非一成不变,求知生存才是生物的本能。他看着人鱼捧起那头如丝绸一样美丽的红色长发,手起刀落间发丝落在地上融化成水流走。古里炎真看着镜中修剪过头发的人,陌生样子算是踏入人间的证明。

  他学会了人类的大部分词汇和字体,尝试走出屋子,试着与人类交谈,这同样需要当初从鱼尾转换成人类下肢走上岸一样的勇气。但没关系的,人鱼告诉自己,在同居人的陪伴下,他也是可以与村子里的人慢慢交流的。

  小酒馆彻夜不眠,多是午夜归航的水手和商人,村子的原住民,走进来后倒是有不少熟面孔。“哟,阿纲!”他点点头,拉着身后的人走到吧台,酒保笑着放一杯酒在人鱼面前:“加了柠檬的朗姆酒,这里欢迎生面孔。”他吃惊地看向左拥右抱的酒馆老板,后者喝得脸红耳赤举着黑啤跟他打招呼。

  来村子里做生意的某个年轻商人酸溜溜地说:“是熟人带来才会欢迎吧,我第一次时可没人请过我朗姆酒。”

  周围的人嗤笑,老水手从一堆人里挤出来靠过来:“赚了我们这么多钱还想要免费招待,你嫁到这里我们请你喝一个月酒。”

  “朗姆酒?”

  “不,白兰地。”

  人鱼能不能喝酒他还真不知道,他把古里炎真手上的酒一口干了,对着酒保说:“给他换个度数低的椰子酒。”

  “嘿,小姑娘喝都不会醉的酒,你不会喝两杯就倒吧?!”年轻商人抑郁说。

  酒保给了他一个少管闲事的眼神,“他就是你在海湾那里救回来的人?”

  “是的,他是,不过他跟我一样,失忆了,所以你们大概是问不出什么的。”

  “可怜的家伙……就是说他跟你一样,得从头开始学习起啊!啧啧,一把年纪重拾常识,实在太惨。”

  他实在无语:“我们只是失忆,不是傻了。”

  好几个好奇的家伙过来套话,人鱼有点紧张,虽然已经知道不少人类知识,但真的要跟人类交流时还是不适应。感谢他的同居人,就算被人调侃得不轻时也还记得帮他挡下那些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古里炎真低头握紧拳头,混乱昏暗中没人发现他的指甲有几个瞬间变色——而且他感觉到热,指尖跟下肢如浸在温水中,没有被撕裂一样的疼痛出现,只是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感到不适。

  他并不知道这到底是酒的问题,还是,周围的人的问题……那种逐渐涌现的感觉,想要撕裂人群的欲望。

  微弱,但很清晰。

  “炎真?”人鱼猛地惊醒,褐发青年担心地看着他:“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们可以先回去。”

  人鱼眼神一阵闪烁,摇了摇头。

  酒保眼神暧昧地看着他左手上的戒指:“啧啧,青春年华,罗曼蒂克,阿纲,这些担心还是回到床上再说吧。”

  呃……他挂在胸前那两枚丑兮兮的戒指不知道遭到多少吐槽了,如今其中一枚带着另一个人手上……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他红着脸拖着人跑出去,后方一群人哈哈大笑。

  那群一喝酒就热爱折腾人的家伙,原本想打听一些事情跟让炎真熟悉一下人群的计划完全泡汤了。他挠乱了原本就够乱的头发,看来让人鱼熟悉人群第一站选择酒馆果然是错误的。

  相比于他的纠结,古里炎真从酒馆出来后变得更加安静。

  他们踏着泥泞的小路回去,头顶树影疏落。他一边说着从酒馆听到的情报,偶尔还穿插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事,有些话题完全跑偏了,他也没发现。

  “趁天气变冷之前还能出海试试捉一些别的东西,之后得开始准备过冬的食物,虽说海边的冬天不算太冷,不过冬天大家都习惯了休息……老水手还邀请咱们冬至到他那里吃饭,开春之后我打算再去一趟绿蛩湾,最后一次……嗯,炎真?”

  人鱼停下来看着天空,微风中那些无处不在的歌声一直在回响:“海上,要起风暴了……”

  他惊讶地停下脚步,古里炎真淡淡地看着他,“我能听到,每次海里发生变化的时候,我都能知道。”

  “这也是人鱼的本领?”

  看到对方露出为难的表情时他才发现问了个傻问题:“嗯,能感知海洋变化,应该说是人鱼的本能之一吧?!”

  “……”

  “医生说过我的记忆缺失了一块,而刚好是过去的记忆。但那些关于语言还有技能之类的,我学了一阵子就上手了,他说那是因为这些已经构成了本能的一环,所以只需要重新温习一遍就能恢复。”

  “这就是你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记忆的原因吗?”

  他笑了笑:“它只是暂时丢失,我总得把它找回来。你跟我一样也是失去过去的记忆,但是有很多习惯也都很自然地找回来了。”

  人鱼垂下眉眼再度沉默。

  他并没有告诉身旁的青年,他一直暗中观察出海的人类。即使没有过去的记忆,但他也隐约地感觉到,比起做一条人鱼,活在深海之下,他对人类的生活更为习惯,似乎他的前身一直都生活在陆地上——而这也是他想要找回记忆的原因。

  但身处在人群中央,那些无时无刻回响在耳边的幽宴歌声,想要撕咬生命,吞咽鲜血的焦躁感,一直拼命地提醒他不是人类的事实。

 

  *****

  有时人鱼会陪对方出海,剥下戒指跳进海里,冰凉的海水中,那种舒适感直透四肢百骸。

  红色的鳞片跟海面的光影斑驳一片,艳红的鱼尾翻起层层浪花,一条海鱼滑过人鱼身侧,奇异地他居然听明白对方的嘲笑。

  一条鱼被扔到头上,他呲牙咧嘴地捂住被砸疼的地方转身,人鱼歉意地看着他。

  “这是,嗯,鲷鱼?”

  人鱼浮在水面上,梳理恢复着原状的长发:“只要不是很凶猛的家伙,我都可以捉到。”

  人鱼独特的歌声除了用来诱惑人类外,同样可以用来吸引其他鱼群。

  带一条人鱼出海捕捞,完全就是开挂。

  “难不成,你真的可以掀起海上风暴?”他好奇地问道,传说中海妖的歌声总是伴随着惊涛骇浪出现。

  人鱼脸上有瞬间迷茫:“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种力量,或许我有,只是我忘记……但就算失去记忆,我也能听懂海中生物的语言,或许这也是你说的本能之一吧。”

  它慢慢靠近小船,双手撑在船的边缘,深红的长发在上身丝丝缕缕纠缠垂落,飘散在海面中间,日光给它笼罩上一层朦胧的光晕。

  它伸出双臂交握在人类颈后……他怔了怔,低头就陷入一片红色漩涡。

  狠狠一拉,他整个人栽进碧蓝的海水里。

  那种失重感再度袭来,他在海里扑腾几下,还没浮出海面就又被拉下去。

  他震惊地瞪着人鱼,对方扔给他船上顺下的水肺,然后拉着他继续往下潜。

  即使海湾下并不是深海,但那种压力依旧让他很难受,胸口像压着硬块一样。

  借着头顶微弱的光线还是能看清水底,丰富的海中植物和五颜六色的海鱼,人鱼拉着他穿梭在一片珊瑚丛,有些奇怪的鱼类还会撞到他身上,海底世界比他所有记忆中景色都要瑰丽。

  他有点眼花缭乱,但肺部越来越难受的感觉提醒他氧气不够,感谢人鱼还记得帮他带了水肺!

  他看着对方停在一个挺大的蚌前面,覆盖在上头的海草和寄生物让他知道这家伙已经很久没动过了。人鱼尖锐锋利的指甲慢慢划过,蚌身在他的注视下轻微一抖,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那只有几厘米的开合,人鱼就拉着他往后退。

  他嘴里冒出一窜泡泡,人鱼塞给他一个东西,看清楚之后冒出的泡泡就更多了……红发人鱼惊讶将他拉回海面,破水而出后他第一时间是举起手里的东西——是一颗圆润美丽的珍珠。

  “这是?”

  “你需要赚钱。”人鱼绕着他游了几圈:“除了海鱼,珍珠会更值钱吧!”

  “的确,很值钱。”他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我听说人鱼的眼泪会变成珍珠或者宝石……”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觉得一阵寒意从四面八方往他压过来。

  人鱼逼近他,那种鱼类特有的冰冷触感透过海水传递到他身上:“只有痛苦得无法忍受时,我的眼泪才会结成宝石。”

  ——那些稀有的宝石上凝结着人鱼的咒怨,它们比缠绵悱恻的歌声更加深沉,所以千百年来,拥有这些宝石的人类无一不为此付出代价。

  “你想要我的眼泪?”

  人鱼的目光淡然,水底下似乎回响着凄美哀伤的歌声。

  那种被辜负的悲伤让他感到似曾相识,不知道是在失去的记忆里,还是在另一个时空中,曾看到过的……明艳的鲜红结成寒冰,立在雪虐风饕的冰原上。

  “抱歉,炎真……”

  人鱼摇了摇头,冰冷的怒意在阳光下蒸发,潋滟的波光让他的红瞳看上去勾人心魄,于是涌上舌尖的话语再度遗失在无名角落。

  在这之后他们就没讨论过这个话题,人鱼还是会给他带一点东西回来,但大多是在他看不到,或者没注意到的情况下。

————TBC————

PS:生活文好难写(╯°Д°)╯︵┴┴

恭喜27你踩雷了

评论(16)
热度(29)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