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礼物的正确打开方式 【完结】

脑洞来源于O²君的图→戳我

 *OOC OOC OOC(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黑丝梗
 *27有点黑,51很软
 *时间轴:大概是2751高三时期,比原著年长几岁
 *27不是变态,变态的是我【忏悔跪

有时候,他恨死了那群多管闲事的朋友们


 

   纲吉坐在床边按着额角,太阳穴一阵一阵抽痛。

   他想是西蒙家族的报复比较让人痛苦,还是爱迪尔的冰块比较恐怖。但无论哪一种他都不想知道,而且这种情况还会造成另一个场面——比如两边守护者们的大混战。

   所以,会引发这种场面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个睡在他床上的红发少年。

   ——猫耳,衬衫,黑丝,缎带,贺卡。

   他整个人炸成一团烟花……

   一张金底红字贺卡上写着礼物两个大字,落款处画着猫头鹰跟一个诡异的符号。

   有时候,他恨死了那群多管闲事的朋友们。

***

   纲吉咬着笔杆子想了想今天的日期,不是他生日也不是什么节日,更加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纪念日……所以他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会收到礼物。

   是的,礼物——就是那个如今还睡在他床上的少年。

   “欸,阿纲你的脸好像猴子屁股哈哈哈哈……”蓝波滚在沙发上,
   沢田奈奈好奇地看过来,今天他别出心裁地跑到楼下饭桌上写作业。

   “呃,妈妈,没什么,灯管坏了而已。”他低头装出非常用功的样子含糊过去。

   “蓝波要去玩捉迷藏。”

   “不行!”

   纲吉拽住冲到楼梯口的小奶牛,大了几岁的熊孩子咬人的力度都大了很多。蓝波咬着他的手臂,还掏出小玩具打算给他来一下:“不行,我的房间已经够乱了,你不能继续捣蛋,不许用炸弹……上面黑漆漆的,到时你磕伤了又要哭。”

   “伟大的蓝波大人才不会哭鼻子!!!”

   小奶牛浑身毛都炸了,而楼上他的房间不合时宜地传来响动。

   像一个重物掉在柔软的地毯上,接着一堆小东西哗啦啦地掉落。

   纲吉把纳兹塞到蓝波怀里,提着他扔进浴缸里告诉他们小孩子洗澡睡觉的时间到了。

   沢田奈奈担心地看着他,他有点心虚:“大概……是什么东西没放好掉地上了,明天,明天再去修理灯管吧!”

   ——然后他卷着作业本儿逃回房里。

***

   窗外的的月光跟街灯的光度不弱,没开灯也能看得很清楚,他倒抽了口凉气,差点儿把门把手都掰下来。

   红发少年坐在棕色毛毯上,他侧身把头靠在书架下方,头上其中一只猫耳卡进一条缝隙里,手指无意识地揪着毛毯上几搓绒毛,好几盒游戏盘散落一地。他看起来像被灌了好几打酒,但纲吉没有闻到酒味。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强迫自己的视线对准好友的脸上,“嗯,炎真,你、你没事吧……”

   后者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涣散的眼神想要对准目光似乎有点困难,纲吉伸手扶着对方肩膀,另一只手拇指蹭过眼角,这个动作成功让炎真的视线对准他:“纲君?”

   “对,是我…嗯,你还记得什么时候来这里?”炎真茫然地直视纲吉的脸,似乎分辨不出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试图将对方扶起来,靠近时炎真头上的猫耳道具蹭到他,绒毛的触感在脸颊一扫而过,隔着一层布料手掌下腰部柔韧温热的触感也让他觉得不妙。

   “头好重……”炎真将重心放到面前的人身上,额头靠在对方肩上轻轻地撞了下。

   纲吉不得不半跪下来,炎真像误食木天蓼的猫一样不依不挠地往喜爱的东西身上凑,他的鼻端瞬间塞满了熟悉的洗衣液味道。这个发现让他比看到炎真一改往日沉默缩进他怀里更让他觉得惊悚——之前过于震惊没有细看,而如今纲吉迅速发现套在炎真身上那件白色衬衫就是他自己的,那件搁在衣柜里除了套头衫外最喜欢的一件上衣。

   深红发丝上立着一双猫耳,做工极为逼真,因为他乱动的关系其中一只歪向一边。修长的脖颈上用红色缎带打了个手法奇异的蝴蝶结,过长的缎带顺着白色衬衫滑落在套着黑色丝袜的长腿上,其中一截缠绕在脚踝处。大腿根部裸露的皮肤,跟丝袜黑白分明的界限如引子,恰如绝对领域对于宅男来说也是容易引起大火的根源。

   好的,纲吉了解好友,别说是穿成这个样子躺在他的床上,就算是让炎真把那个猫耳带到头上,他都会觉得难为情。

   至于到底是谁暗算了炎真然后将他弄成这个样子扔到他的床上,他大概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 

   这个晚上,纲吉睡不着觉。

   铺在地面的毛毯被蓝波揪秃了好几块,他躺在上面感到背上些微凹凸不平,这些不是他睡不着的原因。

   他的床让给了被幻觉狠狠折腾一番的炎真。

   他能想象到好友毫无防备时候被幻术师侵蚀攻击,然后制造了一堆让人陷入异常尴尬的幻境,彭格列武器研发部门那群闲得长毛的混蛋为他的家庭教师弄出来带有眩晕效果的子弹,才是造成如今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而那些家伙将炎真弄成这个样子……槽好大,不想吐!

   被纲吉弄回床上的炎真并没有如他所愿一样睡过去,幻术跟眩晕子弹的效果过于强烈,精神一直处于混乱,跟塞了几十块棉花一样沉重。

   今夜的月光实在太明亮了,连纲吉都觉得被月光晃得头晕眼花无心睡眠。他想到明天的考试,又想了想爱迪尔发现这件事的概率……他呻吟一声,整个人都想钻进地毯下不出来了,他发誓在爱迪尔把他冻成冰块前一定要把骸鹰扔进锅里送给云雀……

   暗戳戳的报复在脑子里演得轰轰烈烈,无论现实还是幻想统统都在某人的枪口下含恨而终——这世道连报仇都如此艰难,BOSS的名义能力死活敌不过自家家庭教师迷の鬼畜……

    在沢田纲吉各种脑补时,躺在床上的红发少年还是有思考能力的,虽然眩晕弹的效果好得过分,但持续力随着时间会削弱。

   他脑袋深处像被塞了一堆东西,又像跟气球一样轻飘飘地,特别是躺在柔软的床上更感觉整个人都失重一样,难受得要命。

   他模糊间认得出来这是好友的房间,炎真不想回忆任何关于遭到幻术攻击后的事情,幻觉里看到的东西实在太让人尴尬了……他发誓这辈子都不想回忆起来,以及将六道骸这个人列入黑名单,不想正面遇上还不能让他躲着走吗?!

   炎真觉得他的头又重了几分,全身上下的热度似乎都往脸上涌去,他现在好怀念爱迪尔的冰块。

   他撑起身子,薄薄的被子从他身上滑落:“纲君……”躺在地上的纲吉震惊地看着他,古里炎真双脚踩在地面上,脚尖摩擦地板间的感觉有点奇怪,很滑,跟平时的触感不一样……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纲君,我该回去了……”

   炎真恍惚地说着,还没有完全站直就觉得头晕眼花。

   一股力量捕获住他的左脚踝,灼热的感觉顺着神经直击大脑,让原本就混乱的头脑烧得更乱。


被屏蔽了戳我


   纲吉手掌贴着炎真后背来回抚摸,他抵着炎真的鼻尖看着他沉入睡眠。

   在沉重的睡意里,他隐约地想起之前纠结的问题……

   明天早上该怎么把房间里的灯管弄坏?!
   

***

   午间休息时间永远是纲吉在校期间最头痛的时候,无论是遭遇各种飞来横祸还是被reborn坑,都绝对跟安宁拉不上关系。

   而在结束鸡飞狗跳蹭了一堆灰尘后,才有时间坐下来吃午饭。而打开饭盒后所有沢田奈奈做好的美味菜肴全变成白饭时差点气得脑溢血,沢田纲吉忍不住掀桌:“reborn!!!”

   窗外树枝上,成长好几岁的世界顶级一流杀手睁着黑漆漆的大眼吹鼻涕泡泡,白色的猫头鹰停在一边梳理羽毛:“菜不错……”

   纲吉一脸卧槽地看着它,六道骸意犹未尽地咂咂嘴,异色的大眼里一片戏谑:“彭格列哟~昨晚过得怎么样?!”它像是没发现对方一脸想要将它下锅油炸的表情,用猫头鹰的身体不断发出那种独特诡异的笑声。

   reborn吹着的鼻涕泡泡啪地爆开,“Ciao~骸,奈奈妈妈的手艺非常美好。”

   纲吉忍住了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你们两个凑在一起太可怕了?!!这是我的午饭,午饭好吗!!!还有你们昨天对炎真做了什么?!又不是我生日也不是什么节日送什么礼物,你们这是来添堵呢添堵还是添堵?!!能够还我安静美好的校……”

   他猛地扑在桌子上,满头黑线看着冒着烟的枪口。

   reborn整理帽子:“阿纲,身为彭格列未来十代首领,要注意形象。”

   ——我形象在遇到你那天就没法复活了好吗?!!!纲吉内心弹幕不断刷屏。

   六道骸跟reborn心照不宣对视一眼,“彭格列,看来你非常满意我送的礼物~”

   纲吉:呵呵……

   reborn一脸端正严肃语气平缓言词势利:“这世上比暗恋更蠢的是相互暗恋!”

   六道骸用猫头鹰的身体对口型:“来,彭格列~看我说——ばか,はくち,たわけもの……”

   ——卧槽!!!

   

***

   炎真蹲在地上咬勺子。

   他面前爱迪尔愤怒地揪着彻夜不归又没有通知这条家规对他进行思想教育。

   大山跟熏陪着他一起蹲在地上,青叶红叶崩溃地大喊:你们都是白痴不会跑吗吗吗!!!

   希比特驾着漂浮四轮车满校园溜达,折腾完狱寺后心满意足回来吃午饭。

   女孩子扑到红发少年背后,两个人差点在地上滚一圈:“炎真~” 

   面对满面寒霜女王气场全开的爱迪尔,炎真不禁缩了缩,希比特搂住他脖子伸手接过红豆馅包,懒洋洋咬一口,看到奇怪的东西用手指戳了戳他:“炎真,你被外星人电击了吗?”

   四周温度反季节一样唰唰唰地下降,爱迪尔脸色铁青:“彭!格!列!”

***

  在没有人注意他时,纲吉对着手机屏幕露出迷の笑容。

——END——

LO主迷の笑容:
 骸哥里包恩神级助攻
27手机里的是什么,你们猜~
 我再度确认我什么正经剧情都撸不出的,所以我还是安静地当个傻白甜产糖人好了_(:з」∠)_

评论(10)
热度(49)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