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蛩湾人鱼(27主视觉)【四】完结

*AU人鱼梗,没头没尾OOC

*人类27X人鱼51

*相信失忆人鱼一直都温顺无害只会抓人的,图样~

*大海真的太美好了^ω^




  从没人认真谛听过深海下的歌声,它们围绕着海水穿梭,歌声古怪而低沉,经久日月竭尽全力,最后化为无人倾听的风浪。

  当他逐渐沉入海底时,看到奇怪的景象。

  比深夜更可怖的黑色底下潜流暗涌,空旷海底下的虚空,像被什么东西堵满。

  深海鱼偶尔亮起的微光下砂砾闪着光,耳边吟唱的歌声像某种祭祀歌谣,大段大段时间脚步衍生出来的寂寞浮在心头,虚虚实实的影像滑过……

  ——最后截然而止。

  “你是人鱼?”

  如枯枝被折断瞬间响起‘啪’地一声。

  “——”

*****  

  
   日光即将消失,阴霾密布的绿蛩湾下凝固着冰冷杀意。

  他与小船被困在碧波无顷的海面,水草珊瑚的影子摇曳在水面上,透明的光被赋予别样的生命活力,而在水底下撕扯的巨兽将某处安静搅成一片浑浊。

  他跟古里炎真从石岛后划桨进入海湾深处,沿途中废弃的舟船遗迹随处可见,巨大龙骨断裂成几截散落在暗礁与珊瑚丛上。人鱼凝视着水面皱起长眉,他注意到它脸上淡色鳞片缓慢从眼角往额上蔓延,长年抑郁的眉间有鳞片组成的图腾。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安静得连海湾木桨拍击水面的声音都带着细微回音。

  异变只发生在半刻间——

  黑色海兽利箭一样从海面疾冲而来,腥臭味道弥漫起的瞬间,船桨脱离他的掌间,巨大的冲力震得他虎口发麻,疼痛电流一样流窜,人鱼扯住他的身体固定在船舱内,利爪划破他的前襟。

  这毫无预警的攻击害他损失一支船桨,而且差点被扯进水里。

  人鱼红瞳里有冰冷的怒意,它将人类安置好后就紧盯着水面——歇息在废墟一样海湾深处的黑色鲛鱼诡计多端,缺失的记忆让它失去许多应对困境的方法,四年间与深海巨兽争斗间逐渐拾回厮杀的本能记忆。回荡在深海底下的歌声里,并没有关于面对与自身同一种族的记载。

  人鱼猛地侧身盯着平静海面一隅,比起双目,人鱼更擅长接受声音传递的信息。

  一种难以言语的奇怪感觉在他脑海里翻腾,如巨兽一样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

  他扶住船身边缘,喉咙干涩发痒,恶心得几乎让他干呕。

  然后他听到人鱼的歌声——

  那是一种怪异的体验……

  人鱼立在甲板前,红色长发水流一样倾泻,它张开口,低沉古老的歌声是无声安静的浪潮……那些难受的感觉被一阵恍惚困意压下,他摇了摇头,棕色的瞳孔逐渐清明,他抬头看向人鱼,几乎要溺亡在巨大真实的情绪中。

  古里炎真用水中的语言回应黑鲛恶意的挑衅,直到那些隐晦的音韵达到一段共振,海水翻涌铺就成细微的和声,附和着古老曼妙的歌声——栖息在黑暗深海底下的巨物在沉眠睡梦中轻叹,海洋生灵在生养它们的世界中死亡,它们的记忆流失殆尽,又迅速地被海水记载,成为无意识的回音。最终借由深海人鱼的歌声将遥远的记忆大段大段复述,只要聆听过便陷入这无边的哀恸寂寞。

  黑鲛几乎震怒,海水里声波传递而来的信息告诉它们——整座海洋都沉醉在海妖歌吟中。

  同样拥有海妖血统的黑鳞鲛人没有继承那份撼动海洋之魂的能力,它们遭遇过其他人鱼,嗜血凶残的天性一脉相承,它们的歌声依旧曼妙动听,柔情蜜意地施展迷惑魔法——但它们却从未遭遇过(即使血液信息里也未曾记载过)人鱼的歌声可以让所有海洋生灵都在回应这份悲伤。

  海水无法为它们收集敌方信息,它们狠狠撞击向小船,身上坚硬的鳞片刮在木板上刺耳的声音打断人鱼无声歌吟,在看到人类稳住身形后,它径直跃入水中。如他与人鱼二次相逢在绿蛩湾里一样,海兽厮杀在水底下翻起巨大浪潮,立于惊涛骇浪上的他,能在混乱中看见艳红的鱼尾穿梭在一片青蓝与暗黑中间。

  他的箭矢无法瞄准水里黑鲛的身影,于是他换回那把锋利的匕首。

  不断翻涌的海面上很难保持平衡,水底下人鱼黑鲛交手速度太快,他盯着交织成一片的黑红影子,手中的利器迟迟没能刺下,那流窜的身影让他无法果断下手,误伤人鱼的几率实在太大。

  他在摇晃中深呼吸,闭上眼睛将所有意识交给直觉。

  匕首狠狠地刺入活物体内,从刀柄处能感受到那份嗜血的野性,和它鲜活生猛的力量。他睁开眼,匕首刮开黑色鳞片,血液泼溅到他的脸上,腥臭的味道让他几欲呕吐。

  黑鲛锋利的指甲带着愤怒戳进船舱底部,海中它的力量得到无可比拟的加成,之前在石岛上被这该死的人类射伤,又被人鱼一顿撕扯,双方早已结下深仇大恨。此前若不是忌惮人鱼的利爪,它们才决定围杀,但这弱小该死的人类居然还敢阻扰它们的计划。

  不知量力!

  ‘咔’地一声,结实的船舱底部硬生生被抠掉一块,海水瞬间倒灌上来,黑鲛用力地掀翻这艘小船。

  他在沉入水中那刻憋住呼吸才没有被乱流呛住,翻滚的浪潮里的白沫与细小颗粒扰乱所有视线,好几股乱流交织碰撞,他的身体在乱流中无法稳住,所以水流将他的身体往几个方向乱撞。

  如死神扼喉的杀意临近,手臂在水里被拽住,他睁开眼,波光粼粼的水面下两条黑鲛截断所有上浮的道路,人鱼拉着他往更深的底下潜去。

  胸膛间压着巨大石块般难受,深海压力让他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那两条黑鲛阴魂不散地缠过来,人鱼为了兼顾他被其中一条黑鲛的利爪抓伤,血瞬间在海水里稀释,艳红尾部伤口处在摆动时依旧渗流着血液。

  深海被搅得一片浑浊,天旋地转的眩晕中黑鲛划破他前襟,紧握的匕首很锋利,在水里迟缓了一点,但也能在攻击他的东西身上留下一道口子。

  人鱼寻到间隙就将他往海面扯去,在黑鲛赶过来那刻放来他。求生的欲望占据了他所有思维,也无暇兼顾受伤的人鱼如何阻挡两条凶残成性的黑鳞鲛人,急忙地分水而上。

  头部一破水而出,就狠狠地咳了几声,他贪婪地呼吸着带着水腥的空气。

  底下一股引力袭来,他沉下水面用刀挡住黑鲛锋利的指甲。他的左手拉住黑鲛丑陋的手臂,匕首捅进布满黑鳞的躯体,冲击力让他的手腕一阵麻痹,划破鲛身的力气不够,所以他只能转动手腕,让匕首在伤口上搅动出更多血液。

  黑鲛吃痛,疯狂挣扎,利爪划伤人类的胸膛才逃开那把利刃。

  海面上弥漫的血红更多,他跟黑鲛落得个两败俱伤,混乱中他看到不远处的人鱼四周笼罩着一片红雾。

  惨白灵活的身影鬼魅一样出现,森然的利齿是一场昭然若揭的死亡盛宴。

  他压抑不了绝望覆盖在心头,黑鳞鲛人和鲨鱼,他跟人鱼在这场混战里,几乎无处可逃。

*****

  
   他看到人鱼在一头鲨鱼虎视眈眈下将其中一只黑鲛开膛破肚,血腥味让出现在这里的几头鲨鱼一阵兴奋,它将鲛鱼尸体扔给那群海中恶鬼。而另一只黑鲛震怒地咬上疾冲而来的人鱼,他被引力冲向一边撞上一块暗礁。

  坚硬的石块撞得他头晕眼花,尚未清醒过来,就感到胸前剧痛。

  他愕然地看着碧澈的水流间,一片血雾弥漫,气泡咕噜噜地从他嘴里喷涌,他以为肺部会被呛进水,但比起熟悉的窒息感,和气管灼烧的刺痛,胸膛前的疼痛几乎盖过所有。

  黑鲛锋利的爪子戳进他的胸口,冲击力将他整个人钉在暗礁石上,背后凹凸不平的石纹在他背后烙上青色纹路。尖利的爪子将他的胸膛戳了个血窟窿,肋骨在被压断几根,而其中一根尖锐骨刺擦着鲛鱼的利爪共同刺进心脏。

  黑鲛报复性地转动利爪,在人类的胸前捣出个血肉模糊的伤口。

  新鲜的血液让鲨鱼更加兴奋,他不可置信地从暗礁边缘滑落,铺天盖地的红让他无法窥得人鱼身影。

  他的右手还紧握着匕首,带着胸膛前不断渗漏鲜血的血洞往深海沉去……混乱无法凝聚的意识间,他在剧痛中无法分辨现实与幻境。

  ——戴在脖子上其中一枚指环,在深红中闪着朦胧的微光……

  海中生灵们有一瞬间感觉到时间的停顿,那是种奇怪而奇妙的感知,如同无拘无束的海洋被一双巨掌笼罩起来。

  平静的绿蛩湾海面上巨浪滔天,四面八方的潜流冲击而来,黑鲛与鲨鱼群被困在其中,潜流化为几条巨大水龙翻滚撕咬,乱流相撞间的巨大力量将所有生物撕裂成碎块。

  黑鳞鲛人尚未来得及沾沾自喜便被诡异的水流撕裂,血块混着海水四处冲击成碎肉血沫,废弃的沉船龙骨被卷进狂暴水流中,片刻间便被水流绞碎,巨大浪潮拍击四周,水龙咆哮的巨响震耳欲聋,磅礴的水汽将海湾上空终年不散的雾气冲开一个巨洞。

  皎洁清冷的月光倾洒在绿蛩湾,无数细小的海洞出现在海面上,水底下砂砾被水流冲击涌动,珊瑚森林丛被惊扰的海底生物被卷入森森壁立的黑暗海洞内,天上的月光都无法照亮。

  只有桑落星辉从被水汽冲开的巨洞中间看到——绿蛩湾内无数大大小小的海洞逐渐融合,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这片海域中间……大海终于露出她残暴疯狂的一面,整座海域如地震一样颤抖,四周海涌大作,海流卷动带着吞噬万物的气势,无数海水倒灌进漆黑深渊。

  深红人鱼带着濒临死亡的人类离开,无数乱流撞到它跟前,而后乖顺地往四周散去……
   

*****

  他感到沉重的身体在不断地下沉、下沉……

  深海底下哀伤的歌声包裹着他,沉珂陈旧的气味堵塞住所有感官,一片靛青混着灰蓝的海水……浮光掠影间隙,梦境越演越烈。

  “你是人鱼?”

  他听到一句问话,不知是年代久远的失真还是海水与梦境的阻隔,这句话断断续续地,混着难听的杂音复述出来,连其中的含义都在时间中变得支离破碎。

  接下来他又听到一句回复——

  那是一种奇怪的语言,古老、咏叹般的音色融化在海水中,鸣动间神秘违和的共振几乎让灵魂颤栗。

  它带着时间的重量而嘶哑难辨,但他仍能从中一窥无限的虚空寂寞。

  而如今这个声音在惊讶欣喜:“——”

  *****

  在现世遥远的过去,人类染指海洋发现了海妖的存在。

  异族买卖曾让人类获得巨大财富,无数人前赴后继地出航捕捞,直到无数海中生灵与人类结下血海深仇。

  海中神灵的后裔出没在浅水中,试图与人类交涉,美丽的倒影被当成无价的宝物。它们被当成物品一样交易,最后落得身首分离,死无全尸。

  拥有漫长生命的海妖在深海底下用歌声为无数生灵死亡祭祀,巨大聪慧的史前海兽沉到海洋最深最深的地方,伴随海妖的歌声陷入永恒沉眠……海洋再无神灵为生灵指导前进方向,所有物种自发性地从血统中学习进化,直到形成一条规律的链带,循环不断生死轮回不休。

  当现世变成故事,又从故事变成传说……所有真实都变成幻境,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扰神灵们的沉眠。

  绿蛩湾内可怕的漩涡逐渐消失,海气冲破雾气形成的洞口慢慢闭合,整座海湾弥漫着浓雾,一道巨大的身影耸立在海湾深处。

  艳红色鱼尾渗着鲜血,灯塔石岛的边缘处,一块暗礁石上,人鱼混和人类的血液将青碧色石头染成深红,血液碰撞水面响起水滴声……

  他躺在冰冷石块上,人鱼的手掌捂住胸膛前的血洞,逐渐下降的温度让伤口四周的血块凝固,但鲜血依旧不断地渗流……他的脸苍白而无血色,嘴唇泛青,大量的失血让他陷入昏迷当中,生命力从人鱼的掌下快速流失。

  古里炎真手足无措地僵硬在原地,他能听见生命逝去的声音……那些一直回响的歌声徒然变大,凛然彻骨的歌谣结成死亡道上的花朵,超度着即将逝去的生命。

  不

  人鱼哀伤地低头。

  忘却的记忆前世踪迹虚无缥缈,陪伴他踏向来世之人不久后将消散在他漫长生命中。

  他想起除夕夜里给予人类的回应……

  海水在传递着海妖的情绪,哀绝的感觉让海湾陷入一片死寂。于之前那场风暴中存活下来的生灵沉默停歇在原地,所有愤怒的情绪都回归平静……它们从海底抬头,保持着凶狠肃穆的目光注视着悲伤的神灵。

  “人鱼……”

  ——那是不流传于人世的古老语言,每一节音符都携带着陈旧威压。

  “为何要为人类悲伤?!人鱼……忘却已冰封了你血液中的恨意。”

  人鱼喉咙缓慢龟裂,血从它的嘴角滴落,深红瞳孔里的恐惧悲伤化为细小的刀片,游走在身体内部肆意破坏。

  海洋为它的选择震动,死亡的气息将永不停歇的歌声崩裂成无数碎片。

  浓雾中的巨大黑影深沉喟叹:“人鱼,你的生命与海洋缔结契约……”

  它想起了陆地上流传千百年,一个关于亵渎生命的故事——出生与死亡是生命的归属,而海妖的存在让人类扭曲了自然法则——人类的生命短暂,他们渴望拥有超凡脱俗的美丽与幸福,另一部分却渴望漫长生命来填满深不见底的欲壑。

  生命的平衡即将被打破,千百年来人类在吞咽人鱼血肉后凄惨死去,海妖用仇恨来超度人类的咒怨。

  人鱼虚弱地回答:“我要救他……”

  绿蛩湾底黑暗深涧下,从永恒沉眠中醒来的巨兽隐藏在浓雾中凝视着石岛上两具活物。

  漫长的生命让它无法理解人鱼深沉的悲伤——海妖的永生注定了将要见证历史进程……得到、失去、出生、死亡、喜悦、愤怒、哀伤、欢乐、孤独、寂寞……所遇到的一切放进永恒时间里,它们都渺小的可笑。

  ——上涨的潮水缓慢退去,巨大黑影沉下水底。

  古里炎真掰开他右手紧握的手指,锋利的刀身森然冷冽。

  他在除夕的夜里答应了人类,将陪伴他寻找缺失的记忆——而向他许下诺言的对象,他的脚步踏上的是他无法靠近的彼岸,唯一将他拉回身边的是永生的祝福与诅咒……人类的生命将永恒地凝固在这个时间中,记忆终成无法得到的宝物。

  诺言会被打破,温柔将会变质成憎恨——那是违反生命规律的罪孽,是无法缴清的亏欠,是演变孤独的前奏,所有的一切都不再与生死有关,余下的永生都将被时间枷锁困住,他要怎么样否认人类的愤怒与不甘?

  人鱼咳出大口鲜血,它匍匐在人类身前,泪水凝结的宝石几乎铺满礁石。

***** 

  
   海边寒冷的气息渐退,初晨草木上凝结的霜雪逐渐变回露珠。

  黄了一冬的草地刷上一层嫩绿,而高大的林木上的叶子却逐渐枯萎,伴着回暖的气温开始落叶。

  他怔怔地看着飘落的枯叶,有些光秃秃的枝干上长出柔嫩的绿芽,整座树林内出生与死亡交替轮回,形成了诡异独特却又生机勃勃的景象……他呼出几口浑浊的气息,又深呼吸,林间的空气萦绕在胸腔,让缓慢冰冷的心跳增添一些活力。

  老水手提着鱼篓过来打招呼:“哟,阿纲,好久没见到活蹦乱跳的你了。”

  “能对病人客气点吗?!”他踩过落叶,手里的鱼竿挥舞一下:“用断粮来吓唬炎真,你也真敢干。”

  老人翻了个白眼,用力得眼珠子都差点扭住了:“年轻人多出来走走,别一天到晚缩在房间里伤春悲秋。两个活人靠一个老头子送粮食度日,还能不能好了。”

  “哦……”他干巴巴地回复:“我是起不来,炎真现在还得靠拐杖,你还真忍心看着我们饿死……”

  老水手的回复是狠狠喷了他一口旱烟。

  他自结晶的寒冷深处的吊诡梦境中醒来,哀伤的歌声似乎还萦绕在耳边,他活动一下僵硬的手指,神经的轻微抽动是活着的证明。他差点以为他死在绿蛩湾黑鲛的爪子下,而灵魂被禁锢在那片深蓝的梦境里。

  红发的青年坐在床边,他似乎很累,头歪着靠到床头一边支架上,阖上眼睛。不久后门外传来响动,老水手的两个孙子喊了几声跑进来,看到醒过来的他又兴奋地尖叫起来,然后趴在床沿,扑灵水汪汪的大眼欢喜好奇地看着他。

  将俩小毛孩跟暂时跛脚的青年赶去拿食物,老水手无视病人的投诉喷着旱烟解释。

  老人说在几天前的深夜,盖着被子暖和舒适睡觉的他被吵醒了,断断续续的歌声响在耳边,吵得他根本无法入睡。室外夜里的风吹醒了他,他静静地站在原地仔细倾听,即使以往从未闻过这样曼妙的歌声,几十年海狼的经验直觉昭然若揭了海妖的到来。

  他兴奋地提着鱼叉赶到海边,沙滩边上的确停着一团黑影。直到走近,月光下的景象几乎将他吓坏了。

  海面斑驳着光线碎片,艳红的鱼尾在月光下闪着瑰丽的光泽,那副慑人心魄的画面只存在一瞬,一个晃神后他看到的是一个人跪在沙子上,长发铺满四周,红瞳惊惧又急彻地看着他,手中还紧紧握住地面昏迷不醒那个人的手掌。

  他把外套扔给古里炎真,人鱼告诉老人请将他带到温暖的地方去,他在寒风中打了个颤,问他为何不一起走,人鱼坐在地面摇头。

  将昏迷过去的他背回半山扔到床上,在明光中才发现他胸膛前一个恐怖伤口已经结痂,但他仍然能想象到那血腥的的场景。他突然想起留在海滩上的人鱼,跑到海岸边就看到红发青年比蜗牛还慢地移动脚步,走近后他抽了口凉气,细白绵软的沙滩上,青年的背后是一连串的血印。

  “他说,那时候你快要死了,所以他擅自用人鱼的血肉将你救回来。”老人的目光隐没在巨大阴影里。  

  他的伤不需要很长时间就好了,他们都看得出来他身体的变化,但人鱼与老人不约而同讳莫如深,缄默其口……

  当他无所事事躺在床上思考人生,老人看不过他的样子了——于是有了今天这场海钓。

  浪潮拍击在礁石下溅起的浪花糊了他一脸,而早晨凛然的海风致力地为他塑造各种发型。他抹了一把脸,抑郁地看着别人的鱼篓,老水手回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我得说不是我技术不行,是今天的鱼饵太咸了。”

  “啧,就算我借你鱼饵你也钓不上。”

  “上次我钓了三条大石斑,石斑!整个码头的人都震惊了。”

  “有人鱼帮忙算什么,有本事你自己来。”

  “欸……”

  他托腮撑在膝盖上,另一边手持着钓竿盯着海面,又过了一阵子,老水手已经比他多二倍的鱼了,而且体积都比他钓上的大。他愤愤然地甩动鱼竿,开口:“过几天我跟炎真坐船离开,以后可没人陪你钓鱼了。”

  老人嗯了一声,然后回答:“你们不打算参加龙神祭才走?那么热闹的聚会一年才一次。”

  “计划好开春后就离开的,没必要等到谷雨……”

  他们之间一阵静默,宽广的海面平静,但她从不曾安静过,庞大躯体其中极为微小的部分拍击在礁石上,都能发出阵阵声响。

   “人鱼就是深海嗜人的魔鬼,我永远都不会改变这个观念。”老人平声说道:“人鱼与人类的历史血腥发臭,和平早已夭折,而它们已成传说……”

  人类无法聆听到深海里的歌声。

  “他答应了会陪伴我寻找过去的记忆。”他说:“我答应会陪伴他寻找他的记忆……”他难过地笑了笑:“我们离开后,我的房子就交给你了,答应我,就算你怎么折腾它都好,山边的鸢尾和马兰可不要将她们都烧了,为了养活她们,我费了不少心思……”

  “不回来了?”

  “不……”他这么说,巨大的漩涡将绿蛩湾的线索截断,连他戴在脖子上,跟人鱼指间的戒指都奇异地变了一副模样,所有一切都埋葬在海湾底下,这条寻找记忆的道路此消彼长,可能最终的最终,归为虚妄。

  老水手抽着旱烟,“我并不是给你一个执念,只是……只是如果有一天你们心血来潮想要回来,而我已经死了……”他毫无芥蒂地笑了,“到时你们就在我墓碑前倒一斛珍珠吧!”

*****

  “炎真。”

  人鱼站在林木下回身,他穿着简便的套装,头上戴着帽子将微尖的耳朵遮住。他站在原地,脚下放着个不大的行李袋,前方不远处是熙攘的集市。纲吉拿着食物,踩过一地落叶枯枝,来到他的面前。

  从海岸的码头乘船来到另一个村子,他们要翻过一座山丘,便会看到一条建在荒郊的铁轨,而他们要在那里等待火车到来,这是到达他圈出来那座城市的唯一途径。

  古里炎真接过东西沉默地咀嚼吞咽,纲吉问他累不累,人鱼咬着东西小幅度摇头。

  从海湾归来后,原本就寡言的人鱼变得更加沉默。跟他说话时也极少吭声,只有纲吉吻他时,才肯张开嘴……每次纲吉看着对方时,似乎都能从红瞳里察觉出愧疚。

  他的安慰无法打消人鱼那些念头,那些长生的诅咒、漫长的孤独、永远都无法得到的过去……纲吉没有沉沉地叹气,他可以带着炎真走遍很多地方,亲自记录脚步,书写记忆,日子不急不缓,他们如今拥有最大的财富,就是无限的时间……

  “以后我们在一座城市呆腻了想要换地方,如果计划里另一块地方距离不远,我们就慢慢地走过去,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念头带着不经世事的浪漫却又愚蠢之极,而从死亡边缘归来获得新生的他们,似乎还在可以随意散发孩子气的年龄。古里炎真思考了一会,回答他:“我可以带着你从水里游到另一个城市。”

  人鱼被他搂住——古里炎真被哑然失笑的他抱紧了,脸颊边落下细碎的亲吻。

  纲吉放开他,伸手牵过人鱼空着的左手,指尖滑过对方的无名指,那枚戒指被他郑重地套进去,而他脖子上的那一枚,同样被炎真套在他的左手上。

  他牵着人鱼冰凉的手,伴随永不停歇的歌声,消失在一片森森绿影中。



【END】


PS: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童话,虽然不算很温馨。

    无头无尾地完结了,还有两个很短的番外……吧!

    27的生命在人鱼血肉下永远停留在这个时间段里,所以他的记忆不能在脑子里恢复,他们只能在永恒岁月里不断寻找。

    有些话题,比如长生,比如海中神灵,人类跟人鱼之间的仇恨,这些都想写一写,不过后来觉得为何要这么折腾自己呢,好好产出傻白甜就好了(doge脸)

PSⅡ:这里两位初代爷爷走了个过场,可以找找在哪(O__O)

评论(18)
热度(27)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