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火箭炮损毁日常之一【上】

 @O² 点的梗

*Reborn依旧神级助攻

*iiiiiiiiiiiiiiiiiii给27点一排蜡烛


*****

  有时候连Reborn都觉得十年火箭炮这玩意真是种一言难尽的发明。

  乱成一团的房间里,它的主人沢田纲吉脸朝下趴在地板上生死不明,蓝波坐在地毯上嚎啕大哭,魔音穿耳吓得墙角边的风太和一平死死捂住耳朵,小奶牛面前的十年火箭断成两截。

  被纲吉踩坏的。

  “阿纲被十年火箭炮打中变成纳兹呀,听起来好像是挺好玩的游戏呀哈哈哈哈哈……”山本武毫不受蓝波哭声影响,兴致盎然地问,他旁边的狱寺还处在见到碧洋琪后的口吐白沫中。

  Reborn在一团乱中间很淡定地喝着茶,他已经联系过彭格列技术开发部和波维诺家族了,虽然不明白波维诺是怎么窥见时间轨迹弄出这么件兵器,但被打中的人没有跟未来的自己对换,而是跟自己的匣兵器对换了这种事例……波维诺族长说这还真是前所未见。

  好吧,真不愧是彭格列大空,这么低的几率都遇上了。Reborn诡异地停顿一下,金色小狮子那双金红色的眼睛怨念至极。

  跟一平玩耍或者跟其他人吵架时蓝波的十年火箭炮是无差别攻击的武器,纲吉上次被击中后去未来遇到白兰,被打得各种的狼狈的坑爹模样不想再回想起,所以这次这玩意瞄准他时,瞬间死气模式开启,火焰与炮弹相互攻击之间并没有迸裂出冲击波,纲吉感觉到反而是失重的感觉,四周景象如落入万花筒里一样。

  他是看着自己的身体踩上十年火箭炮,然后脸朝下地摔下去,‘嘭’地一声,听着都觉痛。他被摔进床垫上翻了几个滚,脑袋乱成一团,但硬生生地被蓝波的哭声震清醒了。

  缩小的身型对记忆感官很不友好,在爬起来摔倒无数次后沢田纲吉决定趴在桌子上哪都不去。

  Reborn跳到他面前,伸脚踹翻他:“阿纲,你刚刚的眼神太恶心了。”

  内里是沢田纲吉的纳兹炸毛地看着婴儿身的家庭教师,变成纳兹后原本气场就两米八的Reborn在他视觉里变得更不好惹。欺负他现在说不出话算什么男人,纲吉敢怒不敢言怂回自己还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身体边。

  “强尼二会过来修好十年火箭炮,不过在这之前……”Reborn压低帽檐笑了:“我们还是商量下阿纲你该怎么办吧!”

*****

  古里炎真茫然地接过山本武塞到他怀里的小狮子。

  “就是这样,蠢纲没空照顾这家伙,所以拜托你了炎真。”Reborn说,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幸灾乐祸。

  “喂,你这个家伙一定要照顾好十……”山本武捂住狱寺的嘴,无视对方拼命挣扎。

  不告诉西蒙十代首领真相,看古里炎真用多长时间发现纳兹身体里的是好朋友,这种猜谜游戏是Reborn提出来的。

  炎真纠结地看看Reborn,又低头看看异常安静的小狮子。平时见到他就闹腾得很,除了睡觉时能安静片刻,如今乖巧窝在他怀里,还真少见。

  “我能,见见纲君……吗?”

  总觉得这里面有点诡异……

  “不能!”Reborn拒绝得干净利落。

  “呃,那可以告诉我纲君发生了什么吗?”

  他问得小心翼翼,活像街角可怜兮兮的流浪猫。Reborn目光在他怀里的全程装死的某人身上转悠几圈,突然他蹦到炎真肩上,伸手摸摸西蒙十代那头红毛:“别担心,炎真,那家伙没那么容易出事的,你就代替阿纲照顾几天纳兹吧。”

*****

  有时候加藤朱里觉得自己是这个家除了爱迪尔外全部人的妈。

  他蹲在门外对着碧蓝晴空忧桑地抽烟,表情比被偷窥爱迪尔洗澡被冰冻从三楼扔下去还要忧桑。

  “你居然还要给彭格列照顾匣兵器!!!”冰雪女王怒吼。

  青叶红叶翻了翻白眼,熏默默缩在墙角,大山慢悠悠往嘴里塞薯片。炎真瑟缩地抱着金色小狮子站在客厅中央,他面前是围着围裙拿着锅铲怒吼的爱迪尔。

  纲吉从炎真怀里探头,他一直知道爱迪尔看他不顺眼,每次见到他不是一脸冷若冰霜就是一脸嫌弃。按道理彭格列和西蒙之间的误会都解开这么久了,就算是刚开始认识时两边都存在误会,但那时的爱迪尔还没这么讨厌他,怎么这几年就越发嫌弃他了呢。

  这个问题纲吉想不明白,炎真也同样想不明白:“只是照顾……几天而已。”

  爱迪尔一口气噎在喉头,古里炎真那双红瞳弥漫着水雾一样的忧郁,这装可怜的表情到底是天生的还是跟河道那群猫学的?!她嫌弃地看着对方怀里的小狮子,刚想说句什么,家里的大门就‘嘭’地一声打开。

  “みな,我回来了~~”希比特蹦着进来,加藤朱里慢吞吞地把歪了的门扶正。

  他倚在门边,“不就是只宠物么……”炎真弱弱说纳兹不是宠物的声音被他无视掉了:“就让他养着玩吧。”

  爱迪尔漂亮的眉头狠狠皱起,最后哼了声,怒气冲冲地回厨房。

  希比特凑近一脸惊恐的小狮子:“沢田纲吉的匣兵器长得好丑。”

  纲吉:……

  炎真低头笑了笑,他轻抚几下小狮子的背部,力度很温柔。他的眉间不像以往一样浸染着各种压抑,那些冰冷的恨意与忧郁逐渐消失。在遇上彭格列后,他身上的转变每个人都能看到出来,偶尔的微笑温柔得如午夜绽放的花朵。

  撞冰雪女王的枪口下场很惨,不过待会可不想连吃饭都得承受爱迪尔的怒火,加藤朱里扔掉手里的烟头,抢走大山手里的薯片扔进垃圾桶。

  去撞枪口前就欺负下大山出气吧,待会儿吃饭了还吃零食简直是不尊重爱迪尔做出来的饭菜。

*****

  “你有点奇怪呢!”

  纲吉一僵,炎真用笔头戳了戳趴在作业本边的小狮子:“你好像很没干劲的样子。”

  像以往那样拱在炎真怀里,在肩膀头顶来回蹦跶,甚至舔舐贴着OK绷的脸颊……纲吉觉得这张毛脸有点发烫,一想到纳兹在炎真身边的样子就觉得……好羞耻。

  “我有点担心你的主人……”

  纲吉抬头,炎真左手托腮,右手松开笔摸了摸他的头顶:“匣兵器跟主人紧密相连,看到你的样子就觉得纲君现在肯定很不好。”

  他的红瞳里的确写满了关心,纲吉觉得要不还是告诉炎真真相吧。不过现在的他不能说话,写字……嗯,他看了看纳兹的爪子,默默又放下来。

  “虽然Reborn先生不让我见纲君,如果,明天在学校见不到纲君,那我就去请求Reborn先生,我真担心你和纲君的。”

  纲吉凑过去蹭了蹭他的手指:别担心。

  在他决定告诉炎真真相时,楼下青叶红叶的声音响起,是催促炎真去洗澡的。

  爱迪尔订下的规矩里有条就是上学期间每天得10点前上床睡觉,谁都不允许反对,谁反对就把谁冻起来从三楼扔下去。

  纲吉正打算实践用纳兹的爪子蘸墨水看能不能在纸张上写字,炎真抱起他举到眼前问他:“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澡?”

  纲吉:……

  “不说话就是愿意哦!”

  少年脸上是他很少看到的狡黠微笑。

  纲吉:……不

  浴室里的雾气挺大的,飘着一股说不出的沐浴露味道。炎真趴在浴缸边缘,歪头看着用屁股对着他的小狮子,不知道是不是雾气太大的原因,炎真总觉得纳兹金色的身体变得有点红。

  沢田纲吉镇定地盯着印花瓷砖,身后水声响动的声音跟他内心不断蹦跶的羊驼驼一样让人烦躁。

  他跟炎真是好朋友,好朋友偶尔一起洗澡什么的,挺正常的。

  正常个鬼呀!!!

  纲吉把热得不行的脸(头)埋进爪子间,但老天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的。

  一双湿漉漉的手捧起他的身体,纲吉惊恐地看着炎真把他放到曲起来的膝盖上。

  入目的是被蒸汽熏得粉红色的古里炎真,脚底下是温软滑腻的皮肤。

  炎真感觉到纳兹浑身僵硬,他担心地捋了遍小狮子身上的毛,担心地问:“纳兹,是不是这里太热了你不喜欢?”

  掉线中的纲吉:……

  “你是不是不舒服?”

  还在掉线中的纲吉:……

  “看来纲君真的很不好的样子……”

  是呀!纲君真的很不好呀现在,他现在快死了——就算没掉线也说不出话的纲吉泪流满面,如果是动画估计炎真就能看到小狮子流着两条宽面条泪了。

  “我真的……很担心他……”

  少年喃喃自语,雾气里红瞳如凝着水与流光。

  纲吉犹豫了下,还是伸出手拍了拍少年带着伤的脸,凑上去碰了碰少年的嘴唇:别担心,炎真……

  好像是真的被安慰到了吧,纲吉看着炎真突然红起来的脸。

  

*****

  夜里的气温还是有点冷,炎真原本打算和纳兹一起睡的,可惜小狮子死活不愿意扒在椅子上不愿意上床。

  炎真说如果不愿意和他睡同一个被窝,那趴在他枕头边吧,他是真的觉得晚上很冷。

  纲吉躺在柔软的枕头上,房间里没有灯,只有外面非常微弱的光照进来。匣兵器的视线在黑暗里也不受影响,纲吉知道只要他的目光望旁边移动一点,入目的就是炎真睡着的脸。

  温热的呼吸轻柔地碰到他。

  他滚下枕头,钻进被窝里。

  他的举动惊醒了少年,炎真迷迷糊糊地看着纲吉,伸手搂过小狮子:“晚安,纳兹……”

  纲吉:……

  被窝里隔绝了外面的声音,只有人类的心跳声,那渐起轻落的声音,如人世最温柔的乐章。

  纲吉吻了吻少年心脏处:晚安,炎真……


——TBC——


总觉得这气氛好得不发生些什么都浪费一样,不过欺负27还是挺好玩的

PS:我有个脑洞是二十年后的2751两个被十年火箭炮轰到现在时间线上,反正现在火箭炮已经坏了,让它再坏一次也挺不错的,将这个脑洞放在这篇里怎么样?

评论(4)
热度(36)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