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实在上课太无聊

*无头无尾的梗,吐槽就不要打我,我靠脸吃饭的




  皮罗夫的酒馆今早被贴上了某组织成员在男爵舞会上当众调戏贵族小姐的照片,可惜新闻主角的脸被打了厚厚一层马赛克,众人义愤填膺地讨伐该人无耻之极,背地里暗戳戳地给该人点赞。

  科扎特啧啧点评:“这码打得太薄了,还是说没人知道那标准冬菇发型是巴勒莫某个标新立异家伙的独门标志吗?!”

  皮罗夫翻了个白眼,“您这话说得太违心了先生,臭名昭彰可不是这样用的。”

  “嘿,好歹是我朋友,能稍微留点面子吗。”Giotto说道。

  这会酒桌上两个人都拿白眼看他,科扎特嗤笑:“你给他捡回面子,擦干净挂起来,一天不到他能丢到那不勒斯那边去。”

  Giotto不计较地点点头:“所以我把他的面子交给阿诺德,顺便还让G写了封信给埃琳娜小姐。”

  科扎特面无表情转头:“皮罗夫,你家首领这么混蛋你知道吗?!”

  皮罗夫点点头,接着摇头:“先生,按照我认识首领这么多年来看,这种事情是归纳为‘首领宽宏大量为组织成员解决矛盾’一项中。”

  西蒙首领服气地举起啤酒,Giotto得意地跟他碰杯:“这证明彭格列的外交做得不错。”

  “严格意义来说,彭格列外交这一项最大功劳是G先生。”事实证明熟人基本都知道彭格列高层这群人德行,不忍心众人被蒙骗所以大家非常一致地锻炼拆台技能。

  整个酒馆陷入了科扎特哈哈大笑中。



*****



  所谓物以类聚说的就是彭格列和西蒙,感谢两位首领带的好头,所以当北部那边的家族隔空大喊南部那群基佬的时候G确实没生气,彼时战争渐起,到处炮枪弹药,一不小心走火来个误击是常见的事情。

  雨月表情微妙地听着手下向他们几个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看向G,男人脸上蜿蜒的刺青配合笑容怎么看都觉得像活该。

  Giotto满脸心痛地挥笔疾书,言语之下为北部几位家族感到可怜可惜,如果饿了冷了——南部这边气候温暖物质种类繁多景色优美除了雨季长之外各种美好欢迎北部各位首领多来逛逛,带点粮食回去哟……

  落书彭格列和西蒙恭候大驾。

  东方有书曾说此乃鸿门宴,北部首领愤恨撕信,对着空气南方位置狠狠竖根中指。

  “所以这种随时挑起的战争的唇枪舌剑有啥好玩的?”

  刚被Giotto扔到自卫队前线攻陷了一个地方的蓝宝郁闷得不行,如果下次黑手党再打起来,他估计又得回战场。

  科扎特陪他蹲在地上摸摸他头。

  黑手党打起来什么的都是借口,背后真正的意义没必要暴露出来。

  G的长弓利箭不过是烧起战争的第一枪。



*****



  长发优雅血统尊贵面容姣好的埃琳娜绝对是家族以及整个西西里公认的女神。

  除了每日接受各种宴会邀请替彭格列招揽之外,她唯一的空闲时间就是到下层去看望从战争洗礼中存活下来的伤患。鲜艳得如蔷薇一样的长裙与高贵的气质对绝望的人来说并不算是安慰,反而更是一种毒药。

  斯佩多跟在她背后啰啰嗦嗦您没必要屈尊纡贵去看那群不给您好脸色看的人呀,就算家里面包多了也经不起天天往外扔呀。

  埃琳娜捧着脸忧郁:“那些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人很可怜,他们需要安慰。”

  “您过去并不是安慰而是刺激……”斯佩多槽了一句:“而且如今您的处境非常危险,就呆在家里不好吗?!”

  “不好。”

  “……”

  埃琳娜拍了拍他肩膀,笑得非常温柔:“我已经送了拜帖了,我还要去拜访一趟男爵家。”

  “哪个男爵……”

  “……”

评论(1)
热度(14)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