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五种口味的2751)

*想看吻戏,没有,我自己写,片断灭文法

*【】里有传送




人类纲吉X人鱼炎真


  纲吉很喜欢人鱼深红的长发漂浮在蓝荧荧的海水里。

  灵活的艳红鱼尾翻腾起白色水花,人鱼带着他在一群游鱼中间来回游动。滑腻冰凉的手掌如抚摸深海鱼族,纲吉握住他的手千百遍,按在胸口捂热无数日夜,但回到海里,依旧冰冷。

  古里炎真似乎想要抽回手,锋利的指甲曾夺取过无数生命,缠绕着血腥死亡。

  他的挣扎担心过于明显,忧郁似乎在他的眉间开出一朵妖冶花朵。

  人类笑了一下,扶着他耳鳍下方,凑上来吻他。他们沉下水面,咸湿的海水在缝隙中渗透进来,很涩,很苦,他们的双唇贴得更紧,舌头碾磨着对方的唇瓣。

  缓慢下沉的浮力让人鱼深红长发铺散开来,长久不曾停歇的歌声回响在波罗海岸,无法超度的魂灵陪伴着他的帕丽丝,沉默与爱都成永恒,时光的尽头那么长,彼岸的道路消弭,除了往前走,别无退路。

  人鱼贴近人类,纲吉愿意用无数个亲吻来冷却人鱼的不安。

  手用力地下压,一连串气泡从人鱼受惊的唇边溢出,他咬着对方的下唇瓣微笑,他说了一句话,声音迅速被海水吞没。人鱼在他怀里抬起头吻他,所有的话语都从唇舌中流向人类这边。

  他们拥吻着,逐渐向深海下坠……




十年后两个


  “你知道推开我是很容易的事情吧……”

  一切好像是意外又像是某种顺理成章的剧情,纲吉两手撑在扶手上,将古里炎真困在他的两臂中间。他们凑得太近了,昂贵西装喷上的香水味和酒味扑面而来,呼吸间的温柔暧昧比酒更让人沉醉。

  炎真垂下眉,两手轻轻地放在他的两肩,纲吉眉角一挑,耐心地等待他的下一步。

  他们的唇近在咫尺,呼吸间的气息彼此交缠。这份缠绵的安静是由炎真打破的,他凑上前,柔软的唇贴在他的唇,舌头轻轻舔过。

  心脏像被猫尾巴扫过一样,痒痒的,纲吉在对方想要离开时回吻回去,他的双唇像捕捉一只羞得四处躲藏的兔子,但这方寸之地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呢。

  好吧,炎真在温暖湿润的唇间叹息,何须过于纠结不适合场景不适合举动,当你要亲吻,想要深爱一个人的时候,全身心只会倒影一个人的影子。

  他们的吻还是不够熟练,偶尔还是会嗑疼牙齿,纲吉能感觉到对方唇形勾起的弧度,唇与唇分开,喘息白雾渐消,他们贴着额笑着,连眼睛都弯成月牙。

  背后是一场宴会,他们贴近对方,吻在一起。

  寒夜雀鸣,灯光乐曲,人声酒香,逐渐远去……




言纲X黑炎真


  拳头砸下地面喷溅的碎石在他脸上划出一道血痕,石块龟裂不详地蔓延在身下。他们像两只野兽一样在一片废墟里相互攻击,撕咬着对方的嘴唇,似要咬下血肉,喝尽鲜血……血迹口水滴落染尽灰尘的衣服上,脚下如回转一曲圆舞曲,他们将对方压在碎石地面上,用尽力气深吻。

  黑炎真扯着言纲的头发往上抬,近距离看他的瞳色并非纯粹的黑色,是一种接近深黑的红,如干涸的血,死去多时的尸身。他的吻像他人一样疯狂凶狠,血与唾液在他们嘴里泛滥成河,甜腻的味道如割喉毒药一样几乎让他死在这里。他突然愤怒起来,拿起触手可及的石头往对方头上砸,燃着火焰的手挡住这致命一击,言纲金色的瞳眯起来,掐住对方肩骨处直起身,猛地将黑炎真掀翻。

  言纲用手背擦了擦嘴角,血污晕染在皮肤上,他把一脸要将他生吞活剥的黑炎真堵在墙上,双手被锁住,曲起的腿被压下,言纲的右手捏住他的下颌,膝盖卡进他两腿中间,完全斩断他所有退路。

  碾压一样的吻落下来,沸腾的金色愤怒在那片地狱里,沿着蛇蜿蜒脚步燃起焚烧万物的炎。言纲用不容置疑的强硬闯入他的世界,他被逼的节节败退,丢盔弃甲,连雪虐风饕的冰原都被烈日融化成荒漠。

  无论是黑炎真掐着言纲脖子压在地上亲吻,还是言纲将黑炎真锁在破败的墙上发狠地深吻。他们彼此按压着对方的脖子,颈骨脊椎如被电流击中,酸软无力只有贴紧对方才能不至于倒下。

  记忆的碎片闪回间隙却无暇回顾,这块独立出来的世界只有他们独自演绎一场无人观看的默剧。

  疼痛无人得知,疯狂无人惊慌,如爱情,都无人评论……

  



性转炎真


  其实纲吉并不喜欢甜食,过于甜腻总觉得世界绵软得陷入一堆砂糖里。但他女朋友吻下来时,就算草莓冰淇淋蛋糕的甜味浓得让他不适,他也觉得这份甜还不及他女朋友万分之一甜。

  少女的红长发飘着膝盖上,她跨坐在纲吉身上,她带着伤的脸被纲吉扶着压下来,如花瓣一样的唇被人反复舔舐啃咬,舌头叩开她的牙关滑进来,灵活地勾住来回搅动。

  炎真知道这是湿润的深吻,不容抗拒的温柔爱意从脑后摩挲的指尖传到她大脑,但此时被吻的晕乎乎的她实在无法分辨过去是否曾有过如此美好,几乎要吸尽所有空气的吻。

  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从下巴弧度滴落在纲吉白领子上,套着黑色长丝袜的大腿难耐地磨蹭纲吉腰部,他来回抚摸炎真后背,然后用力把她的腰身压向自己。

  这个吻似乎持续了很久很久,在炎真发出呜咽呻吟的时候纲吉才放开她。

  炎真皱起眉看着他,嘴唇红润肿胀,旁人一看大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纲吉在对方湿漉漉的红瞳注视下猛地红了脸,他亲了一下对方嘴角,将头埋在少女肩上不好意思地蹭了蹭。

  炎真调整一下坐姿让他靠得更舒服,两手从纲吉肋下穿过抱住对方。

  午后的教室,窗外的花缓慢绽放,世界像吃满一整个糖果奶油造好的屋子,懒洋洋地,空气到处是甜甜的味道。

  当然午饭回来不小心被闪瞎眼的男生群,这是后话……




【现在】

  

  想吻炎真,未遂

  想吻纲君,不敢

  想吻,未遂

  想吻,不敢

  “蠢纲需要我给你来发死气弹吗?!”

  “卧槽按头小分队给我上,气死我了!!!”

  纲吉(无语):……

  炎真(脸红):……



【END】


PS:最后一发是来搞笑的,打我千万莫要打脸


评论(5)
热度(45)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