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

*纲吉兔X炎真兔,daniel是原创27养子→出自这里



彭格列技术开发部门说:这锅是夏马尔的,他们不背。


  



  彭格列城堡大厅里诡异烟雾散去,纲吉无奈地把遮着头顶的手放下,他旁边的炎真打着喷嚏揉着眼睛。

  “Bunny?”Reborn惊讶地嗯了一声,Daniel和蓝波蹦起来高喊Surprise,山本武瞬间提起兴趣,狱寺的额角一抽,开始疼了。

  纲吉看着自己的老师:“别告诉我Reborn你还看童话书。”

  “你给两个小鬼念过不少。”

  “所以,这耳朵是真的?”山本武跃跃欲试。

  炎真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的纲吉,一对兔耳朵立在蓬松乱翘的碎发里,灰白相间的中间有一抹与发色相同的深棕自上往下。

  这是,兔子的耳朵?    

  Daniel伸手抚摸着他头顶,他打了个颤抖,被捏住耳朵的触感,炎真看着四周几人微妙的表情,他颤抖地伸手摸上头顶,原本该是没有任何东西的,但他却摸到一片柔软,指尖能感受因情绪变化而变硬的绒毛。

  “Bunny。”Daniel兴高采烈地扑进炎真怀里,看着他的父亲,用更肯定的声音说:“Bunnies!”

  纲吉有点无语:“能不能给我讲讲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狱寺磨牙:“那群混蛋……”


******

  

  Daniel和蓝波两个人趴在桌子边看着上面放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盒子,里面困着一只蚊子。

  “这只蚊子是机械做成的?”Reborn啧啧,能做到以假乱真的精细度,可见彭格列技术开发部门平时到底得多不务正业。

  斯帕纳叼着糖表示不想说话,强尼二拒绝和他坐同一张沙发。

  彭格列两位出色机械师在彼此技术层面上多年针锋相对,早已是家族里人尽皆知的秘密。纲吉没有过于干涉他们,毕竟比起两位机械师,他的守护者们更让他不省心,更何况,他们中还有一位入江正一兼职缓冲带,无论是日常还是技术上的。

  “是拟态生物侦察机械,这个是昆虫形态的一种。”入江正一将部分专业术语简略掉:“这个是迄今为止体积最小的侦察机,仿照蚊子做成,只有17毫米长,2.7毫克,头胸腹翅膀触角都采用稀有金属拉细……”

  “等等,叫你们来是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们开讲座的。”狱寺指着桌面:“这玩意为什么突然炸了,而且,十代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斯帕纳抬眼:“哦……我觉得兔子挺有趣的。”

  强尼二低头:“对不起BOSS……如果不是斯帕纳换了材料,这次的蚊式侦察机几乎完美的。”

  “讲点道理好吗,微型不如隐形,反电波材料是必须的。”

  “但它并不作用于大型战场,没有人会随身雷达感应器。”

  “还不如说你涂层技术太差让它的性能不稳了。”

  “你……”

  狱寺忍无可忍大吼:“都闭嘴!!!”

  “虽然我觉得这个很有趣,而且兔子看起来也挺可爱的。”Reborn笑着看两位首领头顶上毛茸茸的长耳朵:“炎真看起来挺好,但在阿纲身上就觉得太恶心了。”

  狱寺把十代目也很可爱这话悬崖勒马,他还不敢反驳Reborn。

  “我说各位,还记得我找你们来是为了什么吗?”纲吉问。

  “我想今天回去。”炎真皱起眉头,但如今这么模样别说回去,就是出门都不妥。

  堂堂一个黑手党家族的BOSS头上居然顶着一对兔耳朵,有损形象,跟小丑一样滑稽。

  “你今晚可以留下来。”纲吉温柔地说。

  炎真纠结地看向他,头顶的兔耳朵无意识地动了动:“但希比特说有急事。”

  虽然她的急事某种意义上并不是真的急事。

  “我还想多跟你聊一聊……”

  “对不起,纲君……”

  他们对望着,温柔地,深情地……

  巨大落地窗秒变玫瑰花田,众人甚至有种闻到花香味道的错觉。

  “真碍眼。”Reborn转动手枪。

  纲吉不舍地移开目光:“Reborn,彭格列的飞行员随时待命。”

  西西里到日本的距离十几个小时足够了,欲求不满就别找学生出气。

  “你们还要听吗?”入江正一问。

  Reborn挑眉,纲吉和炎真同时做了个请的手势。

  “最初的设计已经非常完美地完成了,我们如今是在完成品上继续添加其他功能,比如侦察机的隐形……和攻击方式。”一具微型的侦察机械要什么攻击作用,但常人永远无法理解技术狂的脑回路,入江正一目光闪闪:“所以我们在口器上涂上毒药了。”

  纲吉觉得有点不妙:“哪来的毒药?!”

  “夏马尔先生给的。”

  Reborn:……

  纲吉炎真:……

  Daniel蓝波:……

  山本武:……

  狱寺:“那个庸医!!!”

  “所以,这是由于你们谁操作失误让侦察机炸了,毒性挥发,而刚好阿纲和炎真就在附近的意思对吧。”

  “夏马尔先生现在人在哪里?”炎真问。

  狱寺没好气说:“拉斯维加斯。”

  纲吉揉着额角:“Eleanor去了旧金山,让她顺道请夏马尔回来吧。”


******


  “其实吧,你没必要那么担心,虽然是未完成的毒素,不过它并不是三叉戟蚊子中的一种,并不会危害到生命的。”电话另一头的男人躺在一片暖玉温乡里笑着:“所以,这种毒是,没有解药的。”

  “这并不好笑,夏马尔。”纲吉叹气:“这非常影响行动,而且这已经为炎真添麻烦了,我并不想城堡的大门再被冰起来敲碎一遍。”

  “啧啧,我只给女人看病,男人管他是骨折还是发烧,吐个口水擦一擦就行了。”

  “……”

  纲吉无奈地看着手里被挂的电话,知道那群人都在看热闹,但头上顶着两只大耳朵真的好碍事呀。

  被纲吉叫去监督Daniel睡觉的炎真沉默地看着手里的绘本童话,小鬼抱着纳兹看着他。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Bunny——”Daniel回答他:“Bunny Enma!”

  “好吧……”炎真妥协了,头顶的大耳朵软趴趴地垂到肩头上。


******


  “真好笑不是?”

  纲吉不忍直视自己老师手上的咖啡,大半夜不睡觉跑来这里不让他睡觉,这行为得有多缺德。

  自从他和炎真确定关系,好不容易对方有空来一趟,就算至今进展也只到同床共眠,但就只是同床也好过被留在这里被欲求不满的男人取笑。

  “说真的,Reborn,如果你嫌麻烦……”纲吉诚恳问道:“需要我把风师傅请到这里来吗?”

  “我已经请了。”世界第一杀手心情似乎非常好的样子:“顺便说,我还手滑通知了骸和云雀。”

  西西里清凉的夜晚,今夜的风有点喧嚣。

  彭格列十代额角和头顶的大耳朵抽搐了下,他想了想雾守和云守的到来……画面太美。

  “其实对于生物学研究来说现在的你们挺有研究价值,不过你们好歹是首领。”

  纲吉没好气说:“我还有一堆任务呢。”

  “我倒觉得这是一个机会。”Reborn说:“蠢纲,你真的以为,你们只是头顶长出耳朵而已吗?”

  

    

PS:27呀,你真以为就只是长耳朵这么简单吗2333

评论(7)
热度(20)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