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可能(2751)

*梗概:27在未来篇打白兰时,十年火箭炮把270轰到51身边,还是以灵魂状态存在

*上次某位GN让我get到27051的萌点,不过CP还是2751XD

  

  炎真觉得他遇到鬼了。

  那是个奇怪的男人,没有青面獠牙,他西装革履穿得庄重,棕色的头发打理得很干净。经常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落在他的身上的目光是温柔怀念。有时他会看着远方,失焦的目光里写满沉浸过去的回忆。

  炎真在一个早上醒来,晒到被子上的阳光剪出一个影子,那个男人坐在他的床边翻着桌上放着的书。

  逆着阳光的微笑很温暖,但炎真还是吓得连滚带爬一路摔着冲出房间,他惊慌失措地跟守护者说房间里有陌生人。

  一群人挤满了房间,但除了他,谁都看不到那个男人。

  青叶红叶嘲笑他胆小,爱迪尔说估计是训练太累所以今天可以放宽他两个小时休息。

  他战战兢兢看着守护者们离开的背影,身后那个陌生男人平静的表情下似乎都是无奈。

  炎真慢慢发现男人除了沉默地跟着他之外,其他什么都不会做。

  他的恐惧逐渐被疑惑占据,但这么一点好奇还不足以让他去做那只猫。炎真没有问过男人的名字,那个男人也并没有开过口,他甚至怀疑男人是否还具有与这个世界沟通的能力,毕竟除了他之外,并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但炎真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那个男人都会在目光所及的地方转头对他微笑。

  虽然他不会说话,但炎真有时能通过他的表情猜测到男人的想法。他在训练时累得爬不起来,或者不小心受伤了,男人的脸上都是不赞同。

  其实这没什么,他擦了擦脸上破皮的伤口,刺疼刺疼地,远方的爱迪尔还在等他站起来。

  遭受校园欺凌是常有事情,似乎他的面无表情怯弱的模样是真的让人看得不爽。被小混混扯着头发提起来的时候,间隙中能看到那个男人难过的表情,真是个温柔的人呀!他走神地想,接着又被揍了一拳。

  鼻头发热,温热的血不断流下,炎真扯了下嘴角,很疼,大概是被揍开裂了。

  他在地上蜷缩起身体,落在他身上的拳头和脚踹伴着奚落恶言,灰尘溅起熏得他的眼泪直流。

  炎真不用多想就知道如今的他看起来有多废柴,但比起训练的时候,这点伤他还能承受,而且比起爸爸妈妈和真美所受到的,这点疼算什么……

  人总是那样,有了力量就会乱用。

  他把被扒掉的裤子穿上,将自己收拾好,还没痊愈的伤口上又添上新的伤口,火辣辣地疼,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灰尘感染了,难受得很。前两天训练时被爱迪尔打脱臼的右肩,今天又被踹了几下就更疼了,他拿着用水沾湿的布擦拭时都觉得手都疼得抬不起来了。

  有人拿走他手里的布,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男人皱着眉替他擦干净脸颊上的灰。

  炎真一直觉得男人的那种棕色是种很温暖的颜色,不像金色庄重,明黄一样明艳,橙红那样炽热……混了一些深沉,一些灰霾,一些冷色基调,如落日最后最后的那抹眷恋。

  炎真觉得他还是习惯男人笑着,温柔微笑的样子,比如今弥漫阴影,变黑的棕色好看多了。

  “为什么不躲开呢?”

  男人问他。炎真觉得这个问题有点无聊,有些事情又不是躲开就不会发生。

  “为什么不还手?你应该有力量对付他们的。”

  “对不起。”

  “……你不需要向我道歉。”炎真是真的不喜欢男人这种带着心痛难过的表情:“为什么你会放任别人攻击你?”

  “对不起……”他说一句,宝石一样的红瞳木然:“人总是那样,有了力量就会乱用……”他憎恨那些拥有强大力量就罔顾人命的人,那些力量是一把利刃,除了保护重要的人外,还可以用来伤人杀人。而人们,更喜欢用她来雕刻无数伤痕,沉浸凄惨尖叫里,观赏他人坠落地狱的模样似乎能带来莫大快感一样。

  男人不再说话,他还是带着那种不舒服的目光细细地擦拭他的伤口。

  男人的手没有温度,准确来说是连触感都没有,那双手捧着他的脸时,感觉像被一团空气捧起。

  那感觉很奇妙,也很温暖。

  ******

  他已经熟悉有一道目光黏住他的后背。

  炎真还是没有问男人的名字,人们前来,人们离去,不是每个人都能在生命里留下轨迹,时间冲刷掉无数回忆,到最后只有一个名字在记忆里留下印记。

  一个名字能承载多少情感?

  “你认识我吗?”

  男人愣了一下,惊愕于炎真居然第一次对他说话。

  他点点头,看着他的目光依旧还是雨一样的温柔怀念。

  “你死了吗?”炎真又抛出一个问题。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男人哭笑不得地摇头。

  “你是鬼吗?”

  “我不知道。”

  “……”炎真又变得沉默起来。

  男人坐到他的旁边,这是一次训练过后的休息时间,爱迪尔选在郊外山顶上。他们坐着的地方远眺能看到海岸线,底下是森森的林木,凉风徐徐吹来,虽然他的肋下隐隐发疼,但他还是觉得很舒服。

  “严格意义来说,我已经是死了,但我做了一个豪赌,赌注就是我的生命。”

  炎真有点吃惊:“死去的人还能活过来?”

  男人说:“我在我的世界已经死了,但我又在这个世界活过来。”

  “唔,听不懂……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不知道……”男人叹气,他自己也不明白。他知道他的守护者们肯定也在这个世界里,十年火箭炮交换的对象是身体,那他的身体应该也会被送到这里。但为什么他却以鬼魂的模样出现古里炎真的身边,他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而且他的活动范围还是有限制的。

  “我不认识你。”

  “我知道。”男人回答他:“但我认识你,我认识未来的你。”

  炎真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松动:“未来?”

  “未来。”

  “我的,未来……”他低头轻声低喃。

  他的未来,大概是铺满了遗憾吧。复仇之花的绽放需要太多血腥尸体,这条修罗之道的尽头太远太远了。

  “有一个人和我很相似。”男人突兀地说了个与这无关的话题:“我认识他的时间不长,单独相处的时间几乎没有,虽然说过的话不多,但我还是觉得他跟过去的我很相似。”

  “他讨厌你吗?”炎真不由得跟着他说下去。

  “我不知道。”男人歉意地笑,他真的对炎真说了那么多句不知道感到抱歉:“我有个能力,人们的喜怒哀乐就算被掩盖,我都能准确地感知……一开始我们之间有误会,他恨我,是那种恨不得杀死对方的恨意,但后来误会解开后,他的恨意消失了,我们不再是敌人了。我们两边结为同盟,是朋友,不过就算是朋友,他似乎也不愿意到我的身边。”

  炎真皱起眉,这其中复杂的感情他有点无法理解。

  其实他们相似这一点,他的守护者们和老师都嗤笑不已。他已经变得太多了,变得连自己都陌生的强大。他不知道当他看到那个人的时候,那种与他过去相同的气质,到底是怀念还是遗憾。大概连他们结盟时候,他顶着家族里那么多反对质疑声音一意孤行,也只是为了保护那份怀念。那样敏感的人察觉到他的心思,所以才不想接近吧!

  他身上缠绕着责任的藤蔓,浑身都动弹不得,怎么还有勇气,拼尽全力,不顾生死,赌上尊严荣耀去救一个人?!

  这些话题都太现实太悲伤了,男人并不想对才十几岁的少年说。

  “……”炎真垂下眉头。

  他代入自己想了想,如果西蒙和彭格列恩怨尽消,即使到最后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他也不会跟彭格列首领有多好的关系。仇恨已经长成他的身体的一部分,无法割裂,无法分离,过去血腥的回忆尚历历在目,梦靥夜间纠缠不休,深入骨髓的情感不知道该用多长时间才能消失,更不知道要用多强烈的感情,才能冲散那些痛苦。

  这么这么沉重的巨石堆砌起来,一堵厚厚的墙挡住了所有道路,他们手里拿着钥匙,面前是高耸的城墙。

  炎真问他:“你只有他一个朋友吗?”

  男人回答:“并不是。”

  “是吗……”

  “为什么这么问?”

  “大概是,还有其他好朋友的你,会对那样冷淡的家伙念念不忘,那他对你一定很重要吧。”少年偶尔还是能露出笑容。

  一瞬间有种胸膛崩塌的感觉,男人捂住心口。他想起那个人的确从未对他笑过,明明是那么适合阳光的色彩,却被一层层忧郁海水淹没。

  “我能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吗?”炎真抬头看向他,嘴角还留有微笑的弧度:“我想知道新朋友的名字。”

  “新……朋友?”

  “嗯,你……”

  男人犹豫半响,一个名字能承载的感情实在太多了,记忆无关爱恨,它只是一个存在过的印记。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抹去,刻骨铭心,痛苦还是幸福都是因人而异——他并不清楚这个时间段的古里炎真是否已经摸上未来会伤透自身的利刃,这难得的笑容,他还不想被摔得支离破碎。

  “沢田——”

  “炎真!”青叶红叶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提醒他休息时间够了。

  男人低下头说:“沢田纲吉。”他的声音很低,简短的几个字散落在山风里。

  ******

  他已经放弃试图搞清楚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模样了。

  变成一个类似幽灵的存在,活在一个人的身边,欢喜、遗憾、痛苦、悲伤都一一接收,一秒一秒地记载另一个人的人生。时间长了,或许就能达到和另一个人‘感同身受’的地步了。但这种体验过于亲密,像把灵魂掏出来放在放大镜下送给他,丝丝毫毫,清清楚楚,从此所有的思考都无法绕过这个印记。

  沢田纲吉无法理解,他与古里炎真间怎么会有如此深沉的羁绊。人不一定死亡后才出现灵魂,太过强烈的执念也会化为生灵,穿越时空出现的BUG也是经由既定事实上才能产生。

  无法想象他到底有多思念这个人。

  他还记得他们相遇的时候,斯佩多的阴谋几乎将西蒙家族打下地狱,里包恩说过,如果是少年时期遇到西蒙家族,他们大概会输的很惨,但几年的时间,他与守护者们已经成长很多了。西蒙血腥历史的缔造者,初代雾守的力量强大得从未见过,他们结为同盟共同对敌,他们胜利了,代价是西蒙指环的碎裂。他遵循初代的意志和九代的建议,纠正现在肥大的彭格列,强大的力量也是罪恶的源头,他在毁坏彭格列指环的时候没想太多,替初代了却心愿,偿还彭格列欠下西蒙的一切也是其中一环,虽然后来他后知后觉心里的亏欠好受了一点。

  他记忆里的古里炎真跟现在的少年炎真有点不同,他的炎真更加沉默内敛,虽然守护者戏言更像抑郁症病患,那种灰色的阴影一直伴随他左右。即使偶尔窥见纳兹撒娇逗出的笑容,都显得力不从心……如今的炎真,就算懦弱胆小沉默寡言,最起码还有着少年时期的稚气冲动。

  虽然每天训练和校园欺凌弄出来的伤也让他头疼,但比起他的炎真冷漠疏离,这些伤痕就不算什么。身体的伤可以用药物医治,心理的伤却药石罔效。

  炎真问他什么时候会离开,他无法回答,也无法开出承诺会留在他的身边。

  他把这个世界的沢田纲吉拉到十年后,只有白兰死去后,他们才能回归正确的时间里,而这个期限到底有多长,谁都无法得知。

  ******

  某天炎真醒来时,那个会对他温柔微笑的男人消失了。

  男人是以生灵的模样陪伴在他身边,此时此刻他发现,除了他的记忆,没有任何男人存在过的痕迹,留给他的,也只有一个名字。

  再也没有一道目光追随他的身后。

  圣地初代西蒙的坟墓被地震震开,他们得到了七个大地指环。

  “你说什么?”他茫然地说。

  爱迪尔把印有彭格列家族徽章的信递给他:“彭格列十代继承式的邀请信。”

  “彭格列十代……”

  “他名字叫沢田纲吉,和你的年龄相仿。”

  他捏着那张带有火焰的信纸,一种被背叛的痛苦从左胸不断燃烧,几乎要将肌骨焚烧成灰。

  今天的训练他格外起劲,那种不要命的攻击方式连爱迪尔都觉得心惊。较于今天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她也没有多细想古里炎真的不对劲。

  “骗子……”

  来自未来的男人对待他的温柔,让他知道未来还有这样一个好朋友,他的未来或许不是他想象中那样糟糕。这些可能性都给了他莫大的安慰,那些相处间的点滴温柔,化为背后推动他前进的手。

  他躺在床上捂住眼睛,声音嘶哑:“骗子!”

  桌子上,男人昨天看过的书随着风翻动,最后停留在某一页。

  一段抚摸过的段落上残留某人气息,“时间都过去了,话是这么说,但不至于那么快。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

  “你死之前没有遗憾吗?”

  “我提醒过你了,我在这个世界活过来了。遗憾,我当然有,但只要还有活着的那天,就有机会改变它。不过,或许现在已经开始改变了……”

  “?”

  “我们的时间线是错误的,但当我回去的时候,或许一切已经确定的未来都会改变。而且,它只会变得更好。”

  “呃,听不懂。”

  “但我在这个世界有一个遗憾。”

  “什么?”

  “你”

  “……?”

  “当我离开后,你和爱迪尔他们到并盛去吧!”

  那里有最大可能性那个时代的沢田纲吉存在,他有勇气,拼尽全力,不顾生死,赌上尊严荣耀去救你。




【END】

PS:仇恨曾是炎真他世界的基石,但纲吉总有力量去摧毁它,然后在那块地方重建新的一切。

基于炎真会遇到这个时代的纲吉,所以这个短篇是HE,而270回到未来,修正记忆后,他和510的遗憾会得到解决的。

真觉得虐,看看这个短篇就不虐了XD

评论(6)
热度(40)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