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次沢田纲吉应该坦白他是个咸党,一次他坦白了(2751)【上】

*深夜报社AU,总裁纲吉X甜点师炎真

*傻白甜,砂糖文




1.

  自从他作死送了套手工咖啡器具给自家老师后,Reborn决定抛弃楼下转角那家咖啡店选择自己来搞。说真的,他其实不怎么介意自己的办公室被折腾,但在风师父回来后他就开始介意了。

  任谁都不太乐意在室内带防闪光墨镜吃饭,特别某些蒸汽还会糊眼镜。

  但这也绝对不是他跑到离公司两条街的甜品店里跟一群小姑娘挤在一起,还放了狱寺鸽子的理由。

  四周奇怪的目光他还能忍受,好吧好吧,一个穿着西装的成年人手里拿着几个精致的奶油蛋糕是有点奇怪。

  柜台后身材像山一样的服务员用跟他表情相反的利索帮他打包,纲吉看了眼手表,目光盯着服务员身后隔着玻璃的里间,红发的甜点师认真地给甜甜圈撒糖霜:“呃,请问,你们今天有新鲜的蓝莓酥供应吗?”

  大山歪头,他身后有人端着还冒着热气的烤盘出来,乳酪和蓝莓的味道非常诱人,他身后的小姑娘们眼睛一亮,一起围到四周。

  古里炎真把几个酥饼小心地放进盒子里,还顺手放了一小袋新鲜蓝莓进去。

  “哇哦今天送的是蓝莓吗?”

  “我还是喜欢之前的冰淇淋多一点。”

  小姑娘吱吱渣渣地讨论着,炎真低声地对她们解释最近天气变热冰淇淋容易融化所以改送蓝莓。

  把最后一份限时供应的蓝莓酥递出去,纲吉接过它,犹豫了半响说:“谢谢你,炎真,我真的很喜欢你、做的甜点。”

  他的声音细得跟蚊子一样,但炎真还是听到了,他手足无措地在围裙上擦擦手,“啊,呃,谢谢,我也很喜欢……”

  这次是两个人都脸红了,炎真一把抱起烤盘:“对,对不起,我的糖浆应该熬好,再见!”他逃一样回到里间。

  纲吉失落地提着几个盒子到收银台,帮希比特收钱的青叶红叶白眼快要翻上天了。

  满屋子甜点味都挡不住恋爱的腐臭味。

  “呃,BOSS,你没必要帮我们买甜点。”库洛姆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几份甜点,脸色有点不好。

  苦杏仁酒奶酪蛋糕和雷打不动的蓝莓酥,每天去买甜点还不忘给自家女性员工带,真是个好老板——如果能为女性员工们考虑一下热量体重这方面就更好。

  纲吉目光闪闪地看着库洛姆:“这家店的甜点真的非常棒。”他们的老板更棒。

  “无意冒犯,BOSS,你不是最讨厌吃甜的吗?!”

  纲吉还是看着她,笑得温柔还傻气十足,简直目害。



2.

  纲吉觉得他生病了,最近无论吃什么都觉得尝不出原来的味道。

  芝士星人+汉堡万岁的彭格列现任总裁手里拿着瞒住Reborn偷偷买回来的牛肉培根汉堡一脸忧伤,他怎么从浓郁的咸香味里吃出椰蓉奶油派的味道呢?

  自从自家老师简单粗暴地把他踹进彭格列大楼总裁办公室后,他就被迫跟快餐食品分手,还是永无可能在一起那种。

  有天他趁着跟和白兰打了几场口水仗最终无疾而终的机会偷偷溜出来,最近风师傅带着一平回香港探望故人,某个心情不好的大魔王这时候是最危险的。把那个棉花糖狂魔留给大魔王吧,他要出去和多日不见热狗汉堡约会去了。

  加了辣酱和双倍洋葱的热狗好吃到哭,如果新买的车没在这该死的地方抛锚那这场约会就更完美了。

  把警示牌放好,他拿出手机打电话求助时,看到狱寺打了十几个电话,嗯,他调静音了。还有几条短信,都是问他到哪里去的,纲吉一一回复过去。说真的这块地方可真偏僻呀,纲吉慢悠悠地走在河道边上。低矮的河道边草丛撕开水泥面长得猖狂,夕阳下绿油油的草地和波光粼粼的河面透着股惬意。

  走着走着他就听到猫叫,不是一只两只,听起来像一群,喵喵喵喵地非常热闹。

  “嘿,我在喂她牛奶,我有给你面包……等等,不要拖我的袋子……”声音里透着股手忙脚乱,纲吉看到一个红发青年身上挂着几只猫,左手抱着一只,右手拽着袋子跟一只花猫对持,旁边还有几只蹦来跳去。

  Wow这场景有点震撼,基于他从小被各种小动物嫌弃。

  “嗨,需要帮忙吗。”纲吉上前说。

  抱着猫的炎真僵了僵,怀里的小奶猫不高兴地喵了声。他把花猫嘴里的袋子拖回来,才转过头来看纲吉,两片嘴唇硬得跟刚做好的玫瑰巧克力:“不……”

  Oh,纲吉尴尬地站在原地。

  遇到陌生人的不适期过去后,炎真才不好意思地看向他:“呃……”刻着星星的红瞳晃了晃,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气氛有点僵硬,纲吉挠着后脑说:“我的车在附近抛锚,这里太偏僻了……你是特意来喂它们的吗?”

  “啊,是的。”

  “……”

  “……”

  好僵硬!

  纲吉内心宽面条泪,就算跟白兰打嘴仗都不落下风的他硬是对现在的场景没有任何办法。

  大概是他表情实在太搞笑了,喂完猫炎真看向他的时候,僵硬的脸软化了几分,夕阳橙红渐变的色彩滑过他身侧,那种深红泛着温柔暖和的基调。

  后来是炎真送他回去的,他们交换了名字职业,一路纲吉绞尽脑汁想话题,然而每个话题都夭折在三句对话之内。

  到达目的地后,炎真误以为他在那里等了很久,于是把其中一个泡芙送给他。

  淋了桑葚果酱的泡芙酸酸甜甜的,那股甜味对他来说很腻。他看着盒子里精致的甜品,脑海里出现红发青年把盒子交给他的模样,那种和人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满足小雀跃,比空气里甜味还要甜。  

  夏马尔面无表情地拿笔戳桌子:“你甜点吃太多味觉麻痹了。”

  他不想吐槽一直觉得甜点是异端的沢田纲吉最近脑子是不是灌水了,天天不去买一两个甜点回来吃吃就觉得人生有遗憾一样,有好几个姑娘来找他要减肥药了。

  “欸,是吗?”纲吉惊讶地说:“我觉得最近炎真的甜点似乎没那么甜了啊!”

  这人没救了。

  夏马尔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毫不客气放三戟叉蚊子下逐客令,搞基了不起呀,秀恩爱秀到他面前,滚!

  


3.

  细砂糖、香草精、椰子油、吉利丁粉、淡奶油……购物车里堆了一堆,站在超市货架前的红发青年还在想店里的喷火枪似乎坏了,那些罐装原料也差不多用完了……反正只要一站在甜点原料货架前他就什么都想买。

  所以当纲吉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就是个对着面粉袋一脸忧郁的古里炎真。

  “嗨,炎真。”他在旁边磨蹭了会才决定上前打招呼。

  “纲君?!”他吓了一跳,手里的蒸馏器差点夹到手指。

  “呃……早安?”

  炎真看了看纲吉背后那个时针快到十二的钟,点点头:“早安,纲君。”

  “……”

  “……”

  那种让人尴尬的僵硬气氛又出现了。

  炎真内心无奈地叹气,这种忧伤跟他学了很久很久还能把馅饼做塌一样忧伤。

  他知道第一次见到沢田纲吉时候他拒绝的意味太浓烈,对陌生人有恐惧不适的他要他对第一次认识的人流畅交流,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炎真知道自己这种毛病很讨人嫌,但沢田纲吉是不一样的,就算他的回话跟挤隔夜奶油一样只有干巴巴几块,还是断掉那种,这个人还是会努力想其他的话题来和他说话。他会温和地看着他,就算他说的话不合逻辑前后不搭,那双棕色的瞳孔里还是带着温柔和鼓励。

  每天都到他的店里,目光穿透玻璃落在他身上,温柔得让人像浸在牛奶温泉里一样酥麻,炎真甚至不敢出来见他,因为只是一个对视都会让他觉得比刚熬好的糖浆更甜蜜,让他的脸比草莓薄煎饼上的草莓还红。

  他们两个傻兮兮地站在超市里面对视着,方圆几米都能闻到粉红泡泡甜甜的味道了。

  旁边买东西的人受不了了:“你们两个需要去开个房吗?”

  他们两个的脸猛地红透了。

  一个带着礼帽看上去很绅士的老先生看着纲吉说:“小伙子,外面左转有家咖啡店,他们今天的柠檬塔非常不错,谈恋爱居然跑来超市里,你们是怎么想的?!”

  他们糊里糊涂地对老先生告别,糊里糊涂地来到咖啡店里,糊里糊涂地点了他们的柠檬塔,当他们清醒过来的时候是服务员小姑娘气哼哼地把碟子放到桌子上,嘴里嘀咕着两个大男人居然这么吝啬居然只点一个,秀恩爱也不是这样秀的。

  炎真现在想捂住红透的脸找一坨无糖奶油埋进去,买砂糖的钱都能省下了。

  他对面的纲吉也好不到那里,那副愣头青傻兮兮的模样,保证能让之前被彭格列十代逼的连连败退的竞争对手们怀疑人生。

  后来炎真将那个柠檬塔让给了纲吉,重新点了份芒果酸奶塔。

  虽然这里的塔皮嚼起来质地不够,酸奶调制时间不太对有点苦涩的酸味,果酱和芒果不够新鲜,黄油的味道太重,但炎真还是觉得这个芒果酸奶塔的味道好得不得了。

  他红瞳里的情绪像枫糖浆一样流淌,纲吉切下一角柠檬塔吃下去,柠檬的清新酸味弥漫整个喉管,嗯嗯,果然好甜,但一向讨厌甜点的咸党纲吉一点都不觉得讨厌。

  “啊啊啊啊啊……抱歉刚刚那批柠檬塔是没加糖。”甜点师尖叫地冲出来道歉。

  纲吉怔了一下,他嘴里还塞着没加糖酸死人的柠檬塔。

  “我的天,你感觉不到酸的吗?”服务员小姑娘一副看外星人震惊地看着他。

  “Oh,我……我觉得挺甜的。”纲吉说。

  这一批的柠檬塔只有他们倒霉地点了,甜点师走过来狐疑地尝一口,没到一秒就酸得脸都皱成酥皮了。

  “纲君……”炎真担心地看着他。

  纲吉条件发射地看向他:“看着你的时候就觉得什么都是甜的。”

  隔壁桌的客人差点没把咖啡喷出来,甜点师和服务员小姑娘看着面前两个脸再次红透的家伙,同时用力翻了个白眼。

  陷入爱河的人都是傻瓜,超级大傻瓜。



PS:咸党的我已经尽力_(:з」∠)_

评论(3)
热度(46)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