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次沢田纲吉应该坦白他是个咸党,一次他坦白了(2751)【完结】

*深夜报社AU,总裁纲吉X甜点师炎真

*傻白甜,砂糖文



4.

  “你觉得甜点对你来说是什么,生命之光,欲望之火?”

  “对能在千层面里放棉花糖的你来说,这句话形容你恰到好处。”

  纲吉觉得快要窒息了,彭格列和密鲁菲奥雷两家公司合作,光是商谈其中条条框框就已经谈了大半年。每次一群人团在一起议论提案时,白兰都会姗姗来迟,后面跟来的人就会把他买来的甜食摆一桌子,严肃紧张的氛围顿时碎得比水果派上的粉糖还要碎。

  狱寺每次都被气得拍桌,Reborn拒绝一切和白兰商谈的会议,所以最后那烂摊子又扔回他身上。

  除了必不可少的棉花糖外,牛奶布丁、柠檬蛋白霜塔、奶油蛋白饼,各种口味马卡龙……更忍无可忍的是巧克力熔岩蛋糕,这些香甜的味道腻得他如置身七月的非洲,太特么痛苦了。

  “甜食能拯救世界,每当我觉得这个世界无趣之极的时候,只要一块棉花糖就能让人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可取之处的。”已经把甜食当成信仰的密鲁菲奥雷总裁说道。

  纲吉无语:“别说得你曾想要毁灭这个世界似的。”

  “所以至今这个世界仍然安然无恙。”白兰搅拌着咖啡杯里的棉花糖:“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

  “Sorry?”

  白兰歪头示意,他后面有人把这周花边娱乐新闻扔进来,花花绿绿的版面一半是关于财富榜上新晋红人彭格列总裁报道,一张疑似偷拍的照片上他拿着一个甜点盒,低头笑得非常地……腻,看起来就像他手里是他这辈子最爱的人送了他最重要的东西一样的满足甜蜜。

  不过报道里几乎都没有得出彭格列总裁是个甜党这种结论,反而全部都是猜测几位和他只见过几面的绯闻女星之间到底谁是真女朋友等等等等,也是够了。

  纲吉面无表情看着这则新闻,心里想着要不要做一把符合总裁身份的事,比如天凉王破之类的……以往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自然无需他处理,彭格列的公关部门不是吃白饭的,而且狱寺会比他还生气,当他知道时早就已处理好了。

  但他如今突然慌张起来,这些胡说八道的混蛋记者只会瞎写,除了无疾而终不敢告白的初恋,他哪里有什么女友,炎真看到一定会误会的。

  “Kozato Bakery。”白兰眯着眼唸出甜点盒上的名字:“并不是那些排队名店,彭格列,这家店的甜点有什么吸引你的吗?”

  吸引我的是这家店的老板。

  纲吉只是装出平淡样子:“它是距离彭格列大楼最近的店。”

  真是个完美的答案,说真的,纲吉还挺喜欢白兰那副被噎着的模样的。

  “好吧,连续一个多月每天都光顾,看来它的甜点师的确有过人之处。”

  “如果一定需要个说法,那么他对我来说。”纲吉缓慢露出一个让白兰觉得恶心得鸡皮疙瘩都起来的甜腻笑容:“就是,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吧!”

  周围众人:两位总裁,还记得今天我们是来商谈合作会议的吗?

5.

  Kozato Bakery通常是下午人多,店里只有五个人,忙起来的时候真的是连甜点师都会被拖出来帮忙。某次偶遇时炎真顺口说他们每天都要在店里忙活十几个小时,有时候喂完猫后回到家里根本就是倒头就睡,早上铃声响起时才匆忙地洗澡收拾自己出发,日出前的天色不够亮,大楼边缘的街灯下的街道很安静。到店里的时大山和熏已经把东西准备得差不多,青叶红叶一边擦拭橱窗一边嫌弃打哈欠的希比特。

  纲吉问过他会不会觉得很辛苦,炎真摇头,说他喜欢甜点,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可以由面粉奶油和糖就能在他手下诞生千变万化的模样,更重要的是,不擅言语的他可以借由甜点来向其他人传达自己的心情。

  所以最近很多常客都感觉Kozato Bakery的蛋糕越来越地……怎么说呢……

  那些香浓甜美的味道,大把的糖霜和七彩巧克力,糖渍的水果切成很多星星爱心形状,巧克力和糖片都精致可爱,奶油点缀出层层叠加的花瓣……无需品尝就能直观感受到恋爱的味道,而且它们真的很甜,很腻,非常非常甜腻。

  常客们轻声地抱怨,被拖出来帮忙的炎真两颊发烫,连耳根都要红透了,他低下头镇定地打包盒子,装作没听到柜台前几位小姑娘在窃笑。

  “真甜不是?!”

  Reborn收回视线:“你指的是什么。”

  风指了指底下的抹茶提拉米苏和水果茶,眼睛意有所指斜向柜台后的红发青年:“你认为是什么?”

  点了栗子蛋糕和咖啡的Reborn中肯评价:“都很甜。”

  他突然笑起来,伸出手抹去风嘴角的一点抹茶粉:“其实,无论任何食物,只要你在我眼前,它们都黯然失色,食之无味。”

  风侧头吻过他的拇指,控制不住地微笑。

  当纲吉闯进店里的时候入眼就是自家老师和风师傅那种让他生不如死闲人勿近的腻歪气场,他向抬头看过来的炎真点头打招呼,接着就走到周边空了几张桌子的角落:“Reborn,如果你想要吃蛋糕,我非常有幸地为你服务。”

  “我并不记得彭格列的总裁有这么闲。”纲吉缩了一下,Reborn继续说:“库洛姆说办公室里的姑娘们已经受够你每天带甜点了,所以我有点好奇,这里的甜点到底有什么魔力,连你都会每天过来排队买。”

  “OK,我会注意的,然后呢?”言下之意是你可以走了吗。

  Reborn看着那个走过来的红发青年,说:“我记得你不喜欢甜食的。”

  纲吉没好气地回答他:“只要是炎真做的甜点,我都喜欢。”

  Reborn啧了一声,风笑出声来,看着他们两个的表情纲吉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他战战兢兢地回身,炎真浑身僵硬地站在他背后。

  很好,现在Reborn和风面前就是两个脸红得像番茄的傻瓜。

  “我感觉到这个世界充满了爱。”Reborn站起来伸出手,风配合地把手放到他手心里站起来。“阿纲,我不会当蒙太古,也希望你不会遇到凯普莱特,妨碍一对爱情鸟结合会天打雷劈的。”

  他转头对风说:“这里的蛋糕的确不错。”

  风还是在笑:“那今天我们代替他带甜点回去怎么样?”

  “好主意。”

  那两个人还在角落那边红着脸对视着,没有人敢往那里靠近,大家都买完打包走人。

  “现在我明白为什么最近的蛋糕这么甜了。”常客木然地付账:“说真的,他们为什么不出去开个房。”

  青叶红叶什么都不想说,他只想翻白眼。

6.

  这次纲吉觉得自己是真的病了,彭格列和密鲁菲奥雷的合作终于谈妥,毕竟处理了一晚临时多出来的文件,还要聚精会神留意白兰有没有挖什么坑,空调冷风忘记调节,时间一长就受寒了。

  Reborn放了他一天假,头昏昏沉沉地他表示就算今天世界末日他也要睡一觉再说,所以当门铃响起的时候他真的是想杀人的心都有了,更烦的是纳兹跳上床来拿脚不断地踹他的头。

  “真的讨厌门铃就学会开门好吗。”纲吉没好气地扯着大猫的耳朵。

  纳兹甩他一记耳光。

  顶着三道红痕的纲吉去开门,炎真抬起手正准备再按门铃。

  “纲君?”

  “……”

  炎真又开始慌张起来,他连忙把手里的袋子塞到纲吉怀里:“我听Reborn先生说你生病了我做了些羽衣甘蓝三明治如果没事我先走了再见。”难得他一次性说这么长的一个句子。

  纲吉下意识捉住他的手,察觉到自己干了什么的他又连忙放开,脸可疑地红起来:“呃,我是说,你要不要进来坐一下?”看到面前的人沉默起来,他连忙解释:“我没别的意思,没想对你做什么,不、不是,我意思是你难得来一趟……”感觉越说越混乱的纲吉恨不得毒哑自己,跟竞争对手们谈判的嘴炮能力去哪了?!

  “嗯。”

  炎真的声音有点低,他看着纲吉,眼里是纲吉第一次如此直白地感觉到的笑意,像被一桶甘纳许淋下来,芬芳浓郁的味道让人瞬间温柔起来。

  他庆幸因为纳兹的捣蛋养成了他定时收拾的习惯,如果家里乱糟糟的他还真不好意思请炎真进来。他把沙发上纳兹堆起来的枕头城堡搬开,期间遭到大猫的攻击,奇怪的是第一次见面的炎真伸手抚摸几把后,这家伙立刻开心地蹭过去求更多,连纲吉扯它尾巴都不理会了。

  虽然如今他们聊天时话题能保持在十句话内夭折,但今天纲吉有点累,所以他迟疑地提出他们要不要看电影,得到肯定回复后他拿出影碟给炎真挑,炎真想了想,挑了一部他已经看了27次的电影。

  这是部浪漫感人的爱情电影,电影里的每个剧情,每句台词他都记得,他也想和炎真聊聊他看了27次的感想,但最后他还是在男女主角的声音里缓慢地睡过去。

  纲吉醒来的时候落地窗外的天色已经变黑了,霓虹灯如奶油糖果一样装饰在城市这块黑森林蛋糕上。他闻到饭菜的香味,他回头就看到古里炎真围着围裙在不小的厨房里来回转动。砧板前切好摆放整齐的食材,炎真拿着刀处理刚拿出来的肉,一会要搅拌锅里的酱汁,纳兹围着他的身边走来走去,头蹭着他的裤腿,似乎想要从炎真手上再偷得一两块食物。

  这个厨房平时他不怎么用到,他靠披萨外卖就能过活,平时只有Reborn和风过来时会带些食物塞进冰箱里,其实如果没有纳兹,这个屋子真的非常非常冷清。

  发现他醒过来的炎真端出一碗南瓜玉米鸡茸汤给他,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擅自占用你的厨房,看到冰箱里还留着食物就忍不住做点东西出来。他看着纳兹埋头炎真盛给它的食物碗里,羽衣甘蓝三明治撕碎拌上鸡肉丝,大猫吃得很快,纲吉觉得有点好笑,想必纳兹也受够了每天的猫罐头了。

  他低头喝了口汤,南瓜和鸡肉切得非常细碎,玉米粒保留了原本样子增加了咀嚼口感,咸甜味道交织不会让人觉得奇怪,是一种浓郁清爽的味道。那是种阔别已久的温柔和温暖,葡萄酒一样不会让人醉倒,只会让人觉得全身轻飘飘的。

  纲吉看着厨房里炎真忙活的背影,突然觉得一种幸福到要爆炸的感觉。他不知道其他人会不会在某个瞬间,某个画面,看到某个人的时候,心里无论是天使还是恶魔都停止了争执,那一瞬间所有思想都写满了‘我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全身的细胞都欢歌载舞起来,仿佛生命就因这一刻而存活。

  他们的晚餐非常完美,汤的味道很好,肉是几种果汁调制的酱汁焖烧出来的,剩下的酱汁用来做烩饭,淋上果醋的沙拉,连饭后的水果布丁都非常可口,纲吉有点无法想象他冰箱里那么丁点东西能做出这么好的一顿饭。

  他已经完全好了,所以就算他留炎真在家里,但当对方说要回去的时候他还是提出了要送对方的要求,“毕竟你特意地来探望我,还为我做了这么美好的一顿饭。”

  纲吉希望自己的目光不要太过火,他只能控制自己不要老往炎真那边瞧,就算控制不住要看,那眼光也不要太炽热,温柔点,他还不想把炎真吓到。

  他随意把话题往对方的厨艺上扯,炎真说他以前非常废柴,后来被送到意大利学做甜点,那时候每天都非常忙,不光是要学做派和塔,还要熬煮果酱焦糖酱,手工处理大量水果,做馅料和糖渍甜点。当他初有成果的时候又被扔去学料理,同样又是一阵天翻地覆的忙乱。那时候的确很辛苦,但看着好几种材料结合最后在他手下变成美味的食物的时候,那份成就感是让人非常满足的。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红瞳里像流淌着金箔巧克力河一样闪亮甜蜜。

  纲吉深吸一口气坦白说:“其实我不喜欢吃甜点。”

  炎真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惊讶表情,于是纲吉又开始紧张起来。

 “炎真,我……我不敢说我是非常温柔非常体贴,我连要陪伴你到时间尽头这种话说起来都底气不足,毕竟明天又是另一天,但……但我可以保证——”纲吉握住他的手:“我会陪你把每天剩下的甜点吃完,会陪你把喜欢的电影看27次还会陪你看51次……我希望能做第一个尝试你新甜点的那个人,我希望能从咸党变成一个甜党,我希望……我的余生,都有你……”

  炎真眨了眨眼,停顿了几秒开口说:“你是在求婚吗?”

  “啊?”纲吉点点头,说:“算吧……”

  “哦……”

  “……”

  一阵莫名的沉默。

  突然炎真红瞳睁得跟猫头鹰一样浑圆,捂住爆红的脸站在原地,一副震惊得天都要塌下来的模样。

  纲吉看着他反应过来的样子觉得很好笑,于是他真的笑出来了。

  炎真想找个洞钻进去,但纲吉已经看穿他想要逃的念头了,他捉住对方,虽然他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但他还是看着那双红瞳,一字一句地将之前那段话再次说出来。

  深情温柔的目光带有安抚作用,炎真渐渐冷静下来,四周空气变得比糖果还要甜蜜,熏得人呼吸都觉得困难,他脑里鬼使神差地想到他需要人工呼吸,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凑过去吻上纲吉的唇了。

  纲吉愣了一秒,接着伸手按住他的头加深这个吻。

  十秒后他们在嗑疼牙的情况下停下来。

  他们大眼瞪小眼地站在马路边,看着看着就突然笑起来,两个人笑得很甜蜜很灿烂很像两个傻瓜。

  纲吉拇指抚上他眼角:“所以,你的答案?”

  “我以为我已经回答了。”

  他们再次吻在一起,在一片热闹街道中间,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对方,万事万物都无法阻挡他们接吻,他们相爱。

  路上的行人内心各种卧槽:你们怎么不去开房!!!





  “所以,谁来告诉我这是个什么情况?我的眼睛有点疼……”出差两个月的六道骸看着饭堂里一群生不如死的员工们。

  偌大饭堂里有两张桌子的周围都空出一大片,一边是Reborn和风喝着咖啡和茶,一派温和娴静,另一边是彭格列总裁笑得很甜蜜地张口吞下红发青年喂给他的草莓拿破仑。

  如果之前Reborn和风只是闪光弹,那现在这对就是加强版闪光弹。

  库洛姆捂住眼睛痛苦地扭过头:“骸大人,我能跳槽到云雀先生那里吗?”

  

【END】

评论(8)
热度(44)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