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上】

*预警:有性转51出现

*原世界的27叫纲吉,51叫炎真,平行世界穿越过来的27叫沢田,51叫Enma



 沢田家光:儿砸缺少父爱的童年每次想到我都觉得心痛,所以这份礼物儿砸你一定要收下。

  超直感是种好东西,立刻拒绝不要没有用,因为这礼物是你老子送的!



******

  纲吉不太肯定如果让风太排一次‘沢田纲吉心里最想掐死人选’时,他爸沢田家光能不能排除出前三开外。以前是从不回来害他以为自己是单亲家庭,如今倒是每个月都按时回来几趟,但每次回来都是和Reborn一起拿他开涮添堵。

  所以如今沢田家光说要补偿他童年时,纲吉是拒绝的。

  反正绝对没好事。

  今年并盛学校的紫藤拼了命地开得个彻底,满眼看去都是粉紫粉紫一片。之前风纪委员把校园里所有樱花都砍掉时有很多人惋惜,后来云雀恭弥让人移植了比之前多一倍的树木进来,今年花期一到,紫藤花,红白玉兰和各种花树,整个校园像陷入花的云层里。

  狱寺抬头看,很多花瓣瀑布一样落下,这个景象非常漂亮,看四周路过的女孩子的表情就知道了。但对狱寺来说,紫藤盛大的花朵是严重干扰视线的存在。

  “那个家伙……棒球笨蛋你放开我。”山本在狱寺背后架住他阻止他掏炸弹。

  “嘛嘛,狱寺这么漂亮的模样不好好欣赏会遭天谴的。”

   能不能断一下句?!纲吉在他们背后扶额,虽然说应该习惯了,但周一早上就这么闹腾,也是有点心累。昨天他父亲难得回来一趟,那所谓的亲子游戏最后被Reborn弄成训练打斗,沢田家光下手就没轻过。纲吉捂住肩膀,嘶了一声,昨天被打到的地方还是疼得很。

  炎真进校门就看到纲吉在紫藤瀑布下叹气,他后面的青叶红叶一脸睡意打着哈欠,自动略过了其他人回教室。大山盯着头顶的紫藤和玉兰,嘴里咕哝着兰花蛋糕,只有熏是正常和其他人打招呼。他们一路聊着最近新出的游戏和周末的趣事,虽然一个被爱迪尔关在家里复习,一个被父亲和家庭教师坑了一把,满满的同病相怜。

  一朵玉兰从枝头扑咯地掉落在红发上,炎真怔了一下,抬头时那朵花就滑落地面,纲吉条件反射地接下。

  “把玉兰花送给喜欢的人会得到神明祝福哦,阿纲。”

  纲吉吓了一跳,头顶花瓣COS玉兰花的Reborn突兀地出现树上。

 “Reborn你在干什么?”他把手里的花递给炎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刚刚在说什么?”

  Reborn意味深长地看着底下两个未来首领,他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心情很好的样子:“我带两个人来入学。”

  转校生?!纲吉突然有不好预感,“等等,不会又是黑手党吧?!!!”

  “不是哦。”Reborn留下一句话就不见了。

  “说清楚再走呀——欸,人呢?”

  “纲君……”纲吉回过头看到炎真一脸疑惑地问他:“你刚刚在说什么?”

  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样子很莫名其妙呀。

  超直感雷达一样‘哔哔哔哔’告诉他今天绝对没好事发生,而超直感再一次向他证实这是对的。

  全班人震惊地盯着讲台边的两个转校生,表情活像见鬼。

  老师表情诡异来回扫射台前台下:“Oh,这两位是今天临时转到并盛的学生……”他憋了憋,还是没忍住说:“沢田,古里同学,老师怎么不知道你们还有兄弟姐妹的?”

  讲台边站着的棕发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家好,我叫沢田纲吉……”

  他旁边的红色长发少女怯弱地往他背后缩了缩:“我叫古里炎真……”

  居然连名字都一样的。

  全班人目光诡异起来,狱寺惊得掀了桌子大吼:“有两个十代目!!!”

  

******

  整个上午对纲吉和炎真来说简直是灾难,平时存在感极弱的两废柴今天惨遭全校人围观。来上课的老师看着底下四人和名册上同名同姓的名字,好奇心都快憋到爆炸了。

  终于熬到了午饭时间,他们一群人围在天台上,其中惊扰了在睡觉的云雀恭弥,平时一拐子抽过来的他今天并没掏浮萍拐,四只战战兢兢的小动物被围在中间供人观赏的样子还是挺有趣的。

  天台一阵沉默,最先扛不住的是青叶红叶,他对炎真大吼:“我怎么不知道你除了真美还有另一个妹妹的!”

  “我没有……”

  “她不是。”

  炎真和沢田同时开口,其他人面色古怪地继续盯着他们。

  “我们之前见过。”爱迪尔冷静开口,她看向沢田和Enma:“之前是你们两个。”

  一群人茫然地看向她,山本高兴地对着纲吉说:“阿纲,你们在玩找不同游戏吗?!”

  “……”

  “……”

  “……”

  沢田无奈说:“阿武这不是游戏。”

  “所以,这是平行世界穿越?”从有两个十代目震惊里脱离的狱寺立刻想到这个。

  “对哦,就是平行世界穿越。”神出鬼没的Reborn蹦到山本武肩上:“Ciao su,各位……”他转向这边:“阿纲,炎真,他们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你们哦。”

   纲吉想起那场莫名其妙的穿越,他一直以为那个是梦来着。

  一群人再度陷入沉默,爱迪尔内心扶额,一群捉不住重点的家伙。

  她把一直缩在沢田身边的Enma拉过来,抬起少女的下巴打量她——很好,伤口看起来并不多,看来别的世界的人将她保护得很好。

  沢田无奈地笑了笑,对于爱迪尔冰霜一样的审视目光他已经习惯了,看来就算在另一个世界的他,也依然是不受冰雪女王的喜欢呀。

  “他们之前有来过这里的。”Reborn说:“只不过除了我和爱迪尔外,似乎你们都没发现。”

  “所以说……十代目上次说那场梦果然是穿越吧!”狱寺秒变星星眼,崇拜地看着纲吉。他之前纠结了一会,最后还是确定以及肯定,无论是哪个平行世界,这个世界的纲吉才是最伟大的彭格列十代目。

  “另一个世界的炎真……”大山嘴里塞着饭团,歪头疑惑地说:“是个女孩子吗?”

  众人:……

  卧槽大山你捉住重点了!!!

******

  天台的风吹得很凉爽,这个时候吃完午饭后睡觉是最舒服的。

  然而事实证明纲吉想多了,另一个世界来的他们被问了一堆问题,Enma和他的炎真一样沉默不语低头吃饭,只有沢田在解释其他人问出来的问题。另一个世界的沢田和他很相似,不过纲吉清楚,沢田比他沉稳一点,最起码像这种穿越了另一个世界的时候,他比之前的自己镇定多了。

  只是……他心虚地看了看身边的炎真,有件事大概很快会被发现吧。

  炎真疑惑地看回他,Reborn一脸高深莫测,希比特好奇摸着Enma那头长发。

  “真的很像照镜子呀。”黑川花惊讶地说。

  “什么?”

  他们四个同时抬头,无论是神色还是小动作,他们同步率都非常高。除了Enma那头红色长发和裙子不同外,他们坐在一起的模样真像镜子的倒影。

  吃完午饭后的他们再度受到惨无人道的围观,京子好奇地看着他们,纲吉结结巴巴地向她解释。

  沢田挑了挑眉,他看向站在炎真身边的Enma,少女偷偷看了几眼爱迪尔,发现没盯着她的时候,她慢吞吞地回到他身边。

  沢田牵着她退回一群人背后,Enma看着他眼里的担忧摇了摇头,已经穿越过一遍了,虽然她依然不适应这种人多的情况,但她心里的恐惧已经少了很多了,而且这一次穿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

  读懂那对红瞳里没说出口的话,沢田脸热了一下,低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果不是这里人多,他真想亲亲那双漂亮的眼睛。

  爱迪尔突然冷哼了一声,青叶红叶在疑惑这家伙又在生什么气时,炎真尬尴地缩回角落。

  好不容易才熬到放学,他们一群人走在回纲吉家里的路上,期间他们四人遭遇各种惊讶目光无数,两对双胞胎走在路上的景象是不多见。

  “哟,阿纲,我送的礼物你喜欢吗。”

  蹲在门口除草的沢田家光迎上儿子的崩溃脸,一脸愉悦地开口。

  满屋子乱蹦的蓝波刹住脚步,疑惑地看过来:“两个……笨蛋阿纲?”

  “所以,这都是爸爸你安排的?”在碧洋琪带着沢田奈奈出去后,纲吉咬牙切齿地问。 

  “哎呀,非常惊喜对不对?!”沢田家光打量着他们四人,自家亲儿子炸毛的样子真有趣,另一个世界的亲儿子无语的样子也很有趣:“技术部门和波维诺家族在改造十年火箭炮时不知道出了岔子,新产品整个炸飞了,接着他们两个就出现了。”

  那时候整个实验室都沸腾起来了,并不是相互交换的穿越,是实打实的实体穿越,两个空间的个体在同一个空间出现了。连他都是花了几个小时才消化这个消息的,他们现在在紧急调查这场穿越的原因,所以沢田和Enma就被交到他手里了。

  “我想到阿纲你从小就没人陪你玩,现在我送了你一个兄弟你开不开心?!”

  纲吉呵呵自家父亲一脸羊驼驼。

  “所以,现在他们是不能回去的对吧?”爱迪尔问。

  沢田家光摊手:“因为暂时不清楚他们穿越的原因,也找不到送他们回去的方法,所以,他们暂时是没法回去的。”

  爱迪尔向他道谢后就站起来转身开门,炎真和Enma对视一眼,同样刻着星星的红瞳里是熟悉的无奈。

  他们两个顺从地起身跟在爱迪尔身后。

  “等等……”沢田跟上去。

  爱迪尔站在Enma前面拦住他,沢田在冷冰冰的目光里抖了一下:“爱……爱迪尔,我……”

  “不行。”冰雪女王没听完就回得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我还没说……”

  “不行。”

  狱寺受不了了:“喂,你这个家伙,听另一个世界的十代目说完不行吗!”

  爱迪尔身上的冷气越发强烈,眼睛里写满了没门的意思。

  被Reborn踹上前的纲吉干笑一声,向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投向爱莫能助的目光。

  炎真拉了拉爱迪尔衣角,低声说:“我可以和她留在纲君家的。”

  两对红瞳柔软可怜地盯着她,爱迪尔冰冷的态度软化几分,不过看到那两个棕发刺猬头时又冷硬起来:“不行,你们两个跟我回去。”

  “那让我和炎真说几句话可以吗。”

  爱迪尔转身就走,沢田上前握住Enma的手。

  炎真对跑到他面前的纲吉道歉:“对不起,纲君……”

  纲吉理解地点点头,说没关系,毕竟他平时也没少见冰雪女王的冷面。

  “我只是回家,你不要担心。”Enma轻声地说,虽然这个世界很陌生,但认识的人并不陌生,就算她跟这里的炎真不一样,但西蒙家族其他人对她的态度跟自己世界里的一模一样的。

  沢田沉默了一下,Enma握了握他的手指:“我回去就打电话给你怎么样?!”

  “那个……刚刚我就发现了——”一直在旁边装壁画的山本武开口问:“另一个世界的阿纲和炎真,你们在谈恋爱吗?!”

  狱寺猛地地瞪大眼睛,炎真无语地看过来,纲吉很想吐槽你们才发现啊。

  被语塞的山本武和震惊的狱寺俩个逗笑了,沢田松开手:“好,那么,明天见。”

  “嗯,明天见。”

  炎真看向纲吉,“呃,再见,纲君?”

  “嗯,再见,炎真。”




  一分钟后,沢田家光受不了开口:“你们明天还要上学,还能见面的。”

  所以能别像四个傻瓜一样站在家门口依依不舍对视好吗,恶心死了!!!

  

【TBC】

评论(7)
热度(28)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