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ABO梗)【完】

*写个肉要这么长的剧情干嘛

*有BUG都是我的错



  “新成立婚姻法律里包含了离婚前必须通过心理咨询师判断,法院才会判定,医患保护协议会确保你们的一切不会泄漏,我看过不少因为奇怪理由而离婚的伴侣,你们并不是最奇怪的一对,SO,请不要太紧张。”

  我的面前是年轻的一对,棕发Alpha沢田纲吉和他的伴侣红发Omega古里炎真,他们似乎对我有点恐惧,像两只误闯的小动物一样,Sorry,我知道这个比喻有点不妥,不过暂时我找不到别的比喻。

  “OK,那我们开始吧。”我看一下资料:“你们的离婚理由是‘另一半隐瞒了真实性别’?”  

  沢田纲吉点头:“是的,医生,我们都向另一半隐瞒了自己真实性别。”

  “沢田先生是Alpha,而古里先生是Omega,而你们登记结婚时却是共同用了Beta的性别,因为新法律出台,所以过去这种违法的行为制裁如今已经取消,但能和我说说隐瞒性别的真实原因?”

  “因为我对Omega没兴趣。”

  “我对Alpha有心理阴影。”

  他们同时说,沢田纲吉停顿一下,他为自己解释一句:“我并没有歧视Omega,我有尝试过接受和Omega的约会,但无一无疾而终,最后我确定我只能接收和一个Beta在一起。”

  “我能和一个Alpha做朋友,但我无法接收和一个Alpha在一起。”

 “所以你们之后一直对外都是用Beta的身份?”

 “是的。”他们说。

 “性生活也是维持婚姻稳定状况的一环,你们多长时间做一次爱?”

    我面前两位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他们一直在沉默。

  “OK,那么Omega是有发情期存在,你们是怎么过性生活的?”

  “我有服用抑制剂。”古里炎真说:“我的医生有说过不宜过多服用,所以每次被警告后,发情期时我都是回爱迪尔那里。”

  “所以你们都是在非发情期时上床?”

  “对。”沢田纲吉故作镇定回答。

  “那么,最近一个月呢?”

  “……”

  “……”

  “先生们?”

  “……”

  “……”

  “说一下形成这个心理问题的原因?!”

    他们似乎陷入一阵难堪的沉默,他们的资料上有写原因,但某些时候比起书面所知,在对方面前坦白,往往能比前者得到更好的效果。

  “我过去曾经喜欢一位Omega,最后她和我分开了。我们并没有在一起,准确来说那个时候我们还处在分化期前,而我们在分化期后分开了,当我回来发现她和另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发现无法接受和一位Omega在一起。”沢田纲吉非常肯定说:“这是个人原因。”

  “那么,古里先生,你在结婚前知道沢田纲吉是一位Alpha吗?”我看出他的犹豫:“请如实回答,古里先生,因为这关系于你是否被一位Alpha强迫结婚。”

  “Sorry,医生,这一点是我的问题。”沢田纲吉突然说:“在第一次碰面我知道炎真不喜欢Alpha的时候,之后我一直伪装成Beta。”

  “古里先生?”

  “我知道……”

   他给了个很意外的答案,古里炎真看向他的丈夫:“对不起,纲君,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一个Alpha。”他咬了咬下唇:“我……我想尝试我是否能接受Alpha,因为纲君你真的对我很温柔,跟我认知的Alpha不一样,而且我呆在你身边的时候,并不会感觉到害怕。对不起……”他轻声道歉:“我利用了你。”

   沢田纲吉握住他的手背摩挲,古里炎真看起来没有拒绝的意思。

  “所以,你们彼此隐瞒了性别共同生活了两年,据我所知,你们两位对此并没有非常生气,但为什么你们会选择离婚?”

  “因为炎真他还是很害怕我。”

  “因为纲君他依然不接受我。”

  他们同时一怔,很好,他们好像找到问题所在了。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无法接受你?”沢田纲吉皱起眉。他挨近古里炎真:“就因为我说过无法接受Omega?”

  “我把一张我的体检单放在桌子上,第二天我问你对Omega的看法时,你依然说无法接受。”

  “体检单,什么体检单?”沢田纲吉疑惑地问。

   他像是理解了什么,一瞬间他的脸都是心疼:“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并没有看到那张体检单,的确我还是无法接受Omega,但如果那个Omega是你,我想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古里炎真似乎有点纠结,他看着沢田纲吉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对Alpha还是有恐惧,但两年的时间我可以确认,如果要接受一个Alpha,那么那个Alpha只能是纲君你……”

   古里炎真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害怕你?” 

   沢田纲吉回答:“那天我们互相坦白后,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不喜欢Alpha,我没想到你是因为恐惧Alpha,所以我想要换一个安静的地方居住,小区这里的人太多了,但是……你拒绝我了。”

  “对,你是说要搬走……哦,天哪。”古里炎真说:“我……我以为你是无法忍受和我在一起所以要搬走。”

   沢田纲吉似乎被打击到了。

  “天哪,纲君,对不起……”

   沢田纲吉凑近他,“其实我已经打算放弃了,我在想,如果这次你真的决定要和我离婚,那我大概这辈子都只能一个人了。”

  “对不起……”



  缺乏交流的确是夫妻矛盾的原因之一。

  我把桌子上的两份资料盖上,说起来新法律里离婚协议上虽然需要心理医师判断,但那是被用来判断是否存在家庭暴力,或者性别歧视冷暴力对Omega心理造成伤害。很少会像如今这样,把确认做成一场婚姻心理咨询。

  而且那大多是走个过场,毕竟两个人是不是真的想分开,是很容易看出来的。貌合神离一言不合开打的夫妻,在这里我见得不少。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发现我的问题是有针对性的。

  大部分资料都是经由患者口中叙述记载,所以心理医生们需要通过几场对话来收集资料,加以分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击必中。当然这还得建立在他们真的是彼此相爱的条件上。

  我想起那位穿着黑西装,带着礼帽,彬彬有礼英俊非凡的Alpha。他在我接到这个任务前敲开我事务所的门,他把问题递给我时,说过他不喜欢悲剧。

  当我看到沢田纲吉和古里炎真进来那刻起我就明白了,不得不说,劝人离散的确罪大恶极,而且,我也不喜欢悲剧。


  

******



  心理医生建议炎真到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当知道Omega的身体因为长期服用抑制剂而变得功能缭乱时,纲吉慌得手忙脚乱的。

  他像无头苍蝇地围着医生身边不停提问,最后医生被逼得大吼:“不能结合那就发情期时接吻和咬他的腺体来帮他渡过,调理身体的药物都有详细服用说明,至于害怕Alpha这个问题是心理医生的职责,不是我,现在、你、给我滚出去!!!”

  护士翻了翻白眼,炎真看着那个认真研究说明药物的纲吉向他走来,Alpha的眉头皱起来,那一片纠结里有温柔的气息传递过来,像一片雾一样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

  他们搬了家,他们并没有搬到纲吉说的安静的地方,他们搬回并盛。

  纲吉说你并不需要勉强,炎真只是摇着头,把头埋进他的肩膀里(这是他们相互坦白后最为亲近的动作)如果你爱的人愿意为你去接受一切,那么你也会有勇气去克服一切恐惧的。

  他们的拥抱和亲吻变得越来越频繁,只要他们一有空,他们就会接触彼此的身体,纲吉会亲吻他的脸颊和嘴唇。

  回到家里炎真第一次发情的时候,Omega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纲吉在酸涩得如青柠檬的信息素里冲进厕所干呕。

  当他好受一点走近房间,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浓烈,纲吉觉得全身如着火一样,他的生理上非常配合Omega发情挥发Alpha的信息素,他只是过不了心里那关。但炎真虚弱难受的呻吟如冰锥一样刺在他的心脏上,他在Omega的哭叫声里推开门,跌跌撞撞地过去抱住炎真,忍住不适亲吻他,摩挲他的腺体。

  纲吉以为炎真会推开他,但炎真没有,他甚至回应了纲吉的吻。虽然过程他们不断地颤抖,他们像两只寒冬里相互取暖的小动物一样,用对方的体温热量来驱散那些恐惧不适。

  



标记的肉戳我



******



  法院和保护协会还需要三个月时间来确认沢田先生和古里先生是否适合共同居住,毕竟他们曾共同申请过离婚协议。

  当我上门的时候,那种像柠檬塔一样的信息素味道似乎还没散去,Oh,看来这位Omega的发情期才过去不久。

  我想那时我的表情大概带着调侃意味,这对重归于好的小两口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向我道谢。我环顾四周,天蓝色的墙纸,漂亮的木质地板,黛青色的窗帘,屋子内的摆设透着一股柔软的温柔。房子的主人不时对视间的爱意赋予了空间一切活力。

  就像开头我说的那样,他们并不是我遇见最奇怪的一对伴侣。只是他们的模样似乎开始跟随着我的工作,我总是把那些到我面前进行离婚评估的夫妻和他们对比。

  他们太鲜活了,太美好了,所以越发地衬托其他患者的婚姻无奈。

  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在并盛的一座公园里,刚刷上嫩绿的草坪一定很柔软,古里先生坐在地上,沢田先生枕着他的大腿,闭着眼似乎说着什么逗他笑。

  那位只见过一面的黑西装男人抬头看过我这边来,他举起食指在唇间微笑。

  我点点头,礼节性地微笑,然后转身离开。

  但愿他们,这一辈子,都能如我记忆里一样鲜活美好。

 


【END】

PS:所以说我写的肉都是酸的OTZ

至于炎真为什么会害怕A,大概是小时候住在斯佩多身边时,冬菇爷爷看了太多ABO家庭伦理剧的原因吧XD

评论(11)
热度(65)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