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凯普莱特

*5+1正文 
*2751、里风

  “哦呀,彭格列,你的茱丽叶呢?!”

  库洛姆的麦片碗抖了一下,纲吉无语地看着穿得跟度假一样的六道骸:“骸你要干嘛。”

  “顺口问问,现在是午饭时间。”

  说真的他还挺喜欢看一群人被粉红闪光瞎得生不如死的模样,但如果里面有他家可爱的库洛姆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所以……”他笑得非常开心对库洛姆说:“我们回并盛玩吧。”

  纲吉:……

  室外的温度逼近39度,地面上的空气微微扭曲,纲吉面无表情划拉着手机屏幕,白兰拍了张和尤尼在科莫湖边的照片给他,迪诺的邮件里是和XANXUS、斯夸罗在班夫雪山下游玩的摄像纪录,六道骸给他的照片里云雀恭弥和库洛姆在吃流水面,更别说沢田家光丧心病狂地塞满他邮箱里的那堆照片,全他妈都是和沢田奈奈沙滩度假的照片,里面蓝波和一平还在玩敲西瓜……这些都深深地刺伤了‘兢兢业业’的彭格列总裁的心。简直就是全世界都在度假,只有他一个人在勤奋工作一样让人心塞。

  他松了松领带,天气太热了,整天套在西装里东奔西跑,就算坐在空调室内都不能剔除感官记忆里的炎热。

  可惜没人来送他一份酸甜可口的蓝莓冰沙。

  他捏着文件装着思考,脑袋里一片放空。

  他记得自从那个神秘的投资公司介入彭格列未来几年的市场投资后,他平时上班摸鱼,和炎真秀恩爱闪瞎人眼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里包恩一脚把他踹出办公室。

  他对面约定会谈对象的助理猛按手机联系人,偶尔转过来歉意的目光让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会谈对象几乎是踩着约定时间点到来,他瞬间发现四周气氛的变化,这种气场他太熟悉了。

  纲吉将来人和云雀恭弥比较一下,那种如扼喉一样的压迫感居然不相上下。

  来人没跟他多绕圈子,她直接坦言不会和彭格列合作,但她不介意和彭格列谈一笔生意,如果他有那个实力的话。助理欲言又止地看了看上司,纲吉看着她憋了会还是没敢说一句,只能继续用那种抱歉的目光看着他。

  这场会谈怎么说呢,与其说是全面压制……比起最初的他,经过了里包恩的折腾,之前还和白兰打了大半年嘴仗,纲吉知道他的谈判能力肯定有所提高。但他就是很快发现这场商谈里,无论他提出任何筹码,对方都能将他阐述后续时将一切有理有据地截断。

  冷冽得如冰雪女王一样的女人睥睨着桌上的几分文件,她不露痕迹地操控这场谈话,纲吉知道那是种对市场波动分析透彻的老道,经验已经融入她的气场里。她只是坐在那里,所有的猎物就已经覆盖在她的冰层之下。

******

  炎真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你知道这种假说是不成立的对吧。”

  纲吉张口吞下戳到他嘴边的冰淇淋,他们刚刚吃完午饭,饭后的冰布丁纲吉觉得不过瘾,磨着炎真让他去拿冰淇淋。

  他捏着文件,对有效市场的观察当然没有前例作弊,纲吉知道炎真说的是对的,他只是不太肯定那家神秘投资公司所得到的信息到底是内部还是外部。在业界里,它有着和彭格列一样古老的历史,毒辣精准的目光,和从未失败过的投资成绩。

  纲吉想起里包恩说这单生意没办好就让他去跑外勤的样子,这么热的天气……纲吉心里一牧场羊驼疯狂摇头。

  炎真纠结地拿着勺子戳碗子,水果粒和冰淇淋被他戳得一团糟糕。有人伸手拿走他手里的碗,他怔了一下,纲吉贴近他说:“我要走了。”

  “……”

  炎真的红瞳晃动一下,屋外的温度越发高,太阳烤得地面似乎都冒烟了。

  “我要走了……”他用一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温柔的声调叹气一样说出来,店里几人抖了一下,连忙低头找事做。

  炎真还是毫无反应。失落像棉花糖一样滚落进纲吉心里,最近他太忙了,每天顶着烈日东奔西跑。甜点师的作息时间和他不一样,每天他想打个电话过去都担心会不会打扰到对方休息。所以在这个时候,想要讨得一个亲昵的安慰是很正常的事。

  他收拾桌上的文件起身,炎真下意识拽住他的领带站起来的。

  反射弧比男朋友长一倍炎真松开手,看到领带歪了又忍不住上手整理,直到纲吉低笑在他的耳边他才反应过来。

  纲吉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下挣扎着镇定和羞耻,他有时候觉得炎真这种性格挺可乐的,就算任何情绪都隐藏起来,在他异于常人的直觉下,其实什么都隐瞒不了。

  手指捏住领子,炎真凑上来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冰淇淋甜甜的味道涌上来,纲吉的视觉里能看到红发下微红的耳垂。

  只是很浅的一个吻,炎真低声说:“再见……”  

  纲吉捉住他的手,低头吻他的指关节:“下班后我来接你,我陪你去喂那群猫。”

  “好。”红瞳里的温柔如醇酒,只一滴就醺得他心头发麻。

******

  “你在看什么?”

  风趴在椅背上问他,里包恩没有抬头,他捏着垂落到肩头上的黑发:“醒了?”

  “……”

  自觉失言的里包恩晃动着手里的文件:“我找到点有趣的东西。”

  风挨着他坐在扶手上,俯身粗略地看完文件,风想了想,比起可怜沢田纲吉,他更乐意和里包恩一起看戏。

  “你把他们几个都派去出差,原来是为了这个。”风说着,视线和慢慢漾起一抹微笑的里包恩相对。“你故意的。”

  “他们很少会和彭格列接触,这次我们研发的市场不是他们擅长的区域,但他们还是介入了。”里包恩皱眉,眯起了眼睛:“他们的眼光还真不错。”

  通过微弱的信息就分析出彭格列未来几年动向,这眼光何止不错。“他们的CEO似乎从来不露面。”风低声笑起来:“你就趁着这个来捉弄沢田?!”

  “他的代理人也非常了不起的,何况,这个事情我们是真的不适合插手。”

  “你知道这个很简单就能破解的对吧。”

  里包恩心不在焉地把玩着对方的发尾:“我已经警告阿纲那小男朋友别插手了。”

  “沢田手里可不是等量等质的信息,要他在虎口夺食……”要是能说服这头老虎放下猎物,业界对沢田纲吉的风评……

  风说着,话锋一转:“你这个老师做得真……”

  里包恩按住风的脖子压下来,抬头吻上他的唇。

  之前在沙发前四肢交缠的回忆插播在辗转碾压的吻上,风笑着挣扎着要将没说完的话说出来,这个男人平时深藏起来的一面,怎么能不抖出来让人乐一乐。

  里包恩用了点力将他固定在自己怀里,他把舌头伸进风的嘴里,纠缠住他的舌头。

  他抚摸着对方未束起的长发,空调的冷风悠悠地吹,咖啡的芳香和茶的清新还留在空气里。

  “破皮了……”风按着里包恩的下唇,甜腻的铁锈味,他凤眼笑弯看着里包恩,又低头轻吻他的嘴唇。

  里包恩侧头轻吮他指尖,沙哑性感的声线里一片暧昧:“我能邀请你看一场现实的话剧吗?”

  风这个时候是真的可怜纲吉了:“你说过你不会做蒙太古的。”

  “可我没说这场话剧里没有凯普莱特。”








PS:猜猜谁是凯普莱特,猜中没奖XD

评论(6)
热度(23)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