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脑洞《消失的阿格里真托》

 宿舍里今天找到台坏掉的笔记本,无法开机,拆开刷硬盘看有没有重要东西遗留,发现一篇13年坑掉的文,那文我在贴吧发过,忘了那时干嘛去了,反正半年后再看就发现写不下去,于是我把文删掉了。

 那文是没大纲瞎写的,结局是什么也忘了,现在续更是续不出来的。我把大概总结一下,就算是夭折也让它死个完整吧。  




黑粗字是我写的原文,其他是大纲】


  那文叫《消失的阿格里真托》,我取名一向苦手,看我文列表就知道了……

  全文是两个时间线描写,一个是十代,一个是初代,CP2751,其实纲吉没啥戏份,几乎都是炎真单人,有几个原创角色,最抢戏的是一个叫柯万特的男人,从初代一直到十代都比纲吉戏份多(所以当时我选择发在炎真吧)。

  柯万特是柠檬爷爷和蛤蜊爷爷的朋友,他喜欢柠檬爷爷,柯万特家族从初代起就是彭格列同盟,虽然到后来感觉是依附彭格列的小家族,但数百年来大小战争中,一直是彭格列资源补给后盾一员,柯万特十代叫罗斯特兰,设定上炎真战友。



  开始是罗斯特兰被追杀逃跑,他屠杀了自己家族所有人,违反了黑手党世界七诫遭到复仇者监狱追杀。彭格列赶到的时候,整个柯万特除了首领外全灭,罗斯特兰畏罪潜逃,复仇者监狱因守护73无法分身,所以授予黑手党各家族追捕权利,条件交换是罪犯罗斯特兰可交换被关在复仇者监狱中的成员。

  来杀罗斯特兰的是炎真,他下不了手,但罗斯特兰捉住他的手扣动扳机射向自己心脏死了。炎真交换了罗斯特兰的尸体,他在柯万特家族里把尸体烧了,然后带着他的骨灰跑到非洲,在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安葬。

  回到圣地的炎真因为太过伤心把自己关起来,爱迪尔心烦就把纲吉叫过来开导他。纲吉表示我知道亲手杀死自己朋友什么的感觉是很不好,炎真说虽然罗斯特兰是自杀,但举枪扣动扳机的的确是炎真他自己。他告诉纲吉,他和罗斯很多年前就认识了,是在时间断层里认识的。

  时间断层是他们差点失之交臂的原因,在时间断层里,炎真的记忆里有其他人,唯独没有沢田纲吉和西蒙家族。


  

【时间断层】


  这个是继承式篇里最后,在跟斯佩多对决的时候炎真打算牺牲自己为引力点限制斯佩多的行动,让纲吉用XX BURNER将斯佩多连同自己一起消灭。他对斯佩多的仇恨,以及对纲吉信任与憎恨的挣扎早就将他的精神折磨得崩溃了,他在牵制斯佩多的时候身体与灵魂都处于崩溃中,即使库洛姆展开了防御之雾屏障也无法将他救下。

 所有人都以为炎真死了,只是云雀恭弥在战场上捡回一个东西。是斯佩多破碎掉的魔镜,里面燃烧着微弱的火炎以及寄宿着斯佩多最后的记忆。设定是魔镜里有一个空间和彭格列指环和相似,炎真最后崩溃瞬间冬菇爷爷把他的灵魂带进魔镜里,斯佩多动机不明。

 六道骸用幻觉制作了一个炎真的躯体出来安放灵魂,直到找到救活他的方法前,六道骸都得维持这个幻觉。云雀阻止了六道骸把炎真这个麻烦扔回给纲吉和西蒙,库洛姆说她觉得炎真一定不想再想起对纲吉的仇恨。

 骸哥说这是逃避,云雀表示就由他来成全他这场逃避。(因为曾经有个很强大的家伙穿梭在平行世界里和他打过一架,保护炎真不让其他人发现他还活着就是这个人拜托的,然而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强大家伙’到底让谁当好)

 骸哥把炎真的灵魂放进躯体里时(怎么干到的???),将他所有关于彭格列西蒙的记忆都抹杀,灵魂缺了一角,炎真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些记忆。后来他们在威尔帝找到幻体实体化的方法,炎真才真正复活(哪来的黑科技???)

 三人骗醒来的炎真他们是普通人,他们都是在彭格列继承式受到波及受伤。炎真知道面前三人都是骗他的,但他如今没有任何记忆,所以还是相信了。

 云雀他们把炎真扔到意大利某个偏远村子后就跑了,库洛姆偶尔会去看他,但平时还是他一个人,孤独和废柴的自我厌恶像呼吸一样伴随他。偶尔被同村子的孩子欺负,他认识了一个老头,老头是因受伤回来的伤兵,一心想等伤好了回战场,炎真受伤太多在他那里熟悉,后来跟着老头学习。

 三年后纲吉正式接手彭格列,另一边意大利驻非洲的军队被叛乱军偷袭,后勤军医护士很多人都被炸死,老头和这次送往战场的新兵一起走,炎真跟着他一起去了。

 路上老头告诉炎真,他红眼里的星星印记和他老家某种东西很相似。而路上的炎真头疼倒地,眼睛像被火灼一样地疼,另一边的云雀得知炎真离开后和骸哥立刻过来,六道骸告诉云雀寄存炎真灵魂一角的魔镜上的火炎逐渐熄灭,再下去炎真会恢复记忆。云雀说那就加强火炎,骸哥不愿意,因为他无聊要看戏。


 

********初见**********


       在战争的第一线生活有趣之极,时时挑战你的神经接受能力,偶尔徘徊一下死亡边缘感受一下异于生命存活的方式,还活着真是太美好了。

  古里炎真在日历上用红笔划掉一天,距离K连撤退的日子还有三十七天……身为后勤医疗人员进入阿巴交界处,天天在戈壁地区打游击,从一开始连枪都无法握紧拖累小组脚步的废柴到现在能一秒上膛托尔巴连发十三弹毫无压力。只是偶尔RP是有问题,事故频率为零点百分几几率的托尔巴能在他手上出现无数事故,到底是被倒霉神附体还是死神太热爱他了不得知,外人眼里终究还是废柴。

  炎真叹了口气,左脸脸颊被沙石划得一片血肉模糊,血红细胞分泌液体修复伤口混着沙子尘土,一阵腥臭味道,苍蝇在四周觊觎着那一片烂肉。伏低身子靠在废弃大楼边缘,从两天前小组在附近被叛乱分子偷袭,他跟小组人员走失,深入这座不知道因为疾病还是战乱荒废了的城市里避难。连着两天两夜没吃过东西喝过水,半夜困得想要死去时候也不能睡集中精神提防那些叛乱分子来找人。

  有那么几个瞬间,他都想直接在这里死去算了——反正没人在乎不是吗?

  “炎真,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又来了,这几个月来出现得越来越多幻听——陌生声音说着陌生的语言。

  意料之外的言语,又情理之中的寂寞。

  他的生命无时无刻不在死神镰刀边缘散步,或许下一刻就会摔倒一刀两断。

  除了继续等待援兵到来别无他法,即使现在他的脸颊化脓发着高烧脚被流弹擦伤火辣辣疼得都麻木了,如果现在就睡过去或许永远都不会醒了。

  “古里……”

  幻觉又来了!

  “古里……”

  好真实的幻觉啊!

  来人扯住他然后一个耳光,被打蒙了也打醒了神经的他看清了烈日下的金发蓝眼。

  罗斯特兰避过了那些叛乱分子的侦查区域深入这座城市里四处搜寻,才在一片瓦砾倒塌中找到躲在黑暗处虚弱颓废的少年。

  “我在城市中心看到好几辆车,那些武装军应该在那栋大楼里休息!”

  “两天前只有十个人,这几天连续来了几批人,他们似乎想将这个废城当作他们的据点。”

  两个人在夜里离开,利用黑夜里各种障碍物来掩藏身影避过叛乱分子的眼皮子。在来到城市外围,远处驶来一辆悍马,身心俱疲的他连驾驶员是谁都无法看清,上车时候被人狠狠拽上,随后罗斯特兰。

  “嘿!小古里,把你找回来这下子可以找医生要一点好东西了!”驾驶员兴奋的神情从后视镜里倒影过来。

  罗斯特兰看见少年血肉模糊的侧脸,扔过一瓶医用酒精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已倒在一边昏迷过去。

    炎真醒来的时候发现是在自己房间里,桌子上变了味的牛奶告诉他这食物摆放时间也不久了。电子显钟示时间是被救的第二天,他穿衣服是发现伤口已经包扎完好,关上门走出去,房门外路过的人向他打招呼,他默默低下头扯了下衣摆匆匆地走。

  他依然不习惯跟人相处……医疗区受伤人数似乎比他走的时候还多一点,一路走过从伤兵口里听闻前两天这里被一支当地的叛乱军偷袭了,死亡人数为五伤患人数为三十,老头子应该忙得要杀人了吧!

  “嗨,红宝石……”

  他前面被两个人挡住去路,一个长相老实普通的男人架着一个腿上绑着石膏语言轻佻笑容轻浮的男人。古里炎真捏了捏拳,沉默地侧身从二人旁边经过。

  “红宝石听说你被困了,真遗憾你没看到我是怎么受伤的!”

  男人拉住他的手腕,他红眸安静地盯着绑着石膏的腿,抿紧唇。男人呲了一声放开手,暗道一声无趣:“走吧!医生一直在等你。”

  他回头看着一屋子伤兵,四芒星的红瞳有微弱的火焰跳动。

  在这个地方,每时每刻都承受着叛乱军随时来袭的危险,死神把他的房屋建在这里之上,炮弹枪支夺走的生命就是他灌浇死亡花朵最好的养分。

  人只要有点力量,就会乱用。

    第二天古里炎真在日历上用红笔划掉一天,距离K连撤退的日子还有三十四天。



******************



  上面是罗斯特兰和炎真的第一次见面,我觉得炎真这段日子过得还挺有趣的。



********生活**********



        西西里雨季时候晚上都是大雾,连天空都看不清,而这里的黑夜,天空比陆地还要明亮。戈壁滩一年下雨的次数屈指可数,白天黄沙弥漫,只有到夜里才会呈现出一种空阔寂寥的美感。

  “现在西西里岛是雨季吧?这里还真感受不到!”

  “巴拉圭的冬天下得只有沙尘!”巴蒂斯摸遍全身才找出一根烟:“嘿,这样的好货回去后可没有了!”

  古里炎真可疑地盯着他手上的烟,米黄卷纸填了一堆特制过的烟草,包上软牛皮晒成雪茄模样,这些驻扎军闲的无聊后研制出来的半成品,“你上次找爷爷要了麦司卡林?”

  “那老头子舍得么?我找他要了几粒纽崔莱的胶囊。”

  “……”

  “古里,你认为人的外表跟年龄反差值可以很大吗?”罗斯特兰突然很严肃地问。

  “……不!”他不动声色地离沙发远一点:“即使外表很年轻,但是年龄以及身体机能依旧没能阻止时间的质变!”

  “所以巴蒂斯你不觉得你二十多岁就大量服用氨基酸这个列子,不过是在表明你未老先衰这个事实么?”

  红发巴蒂斯一脚往罗斯特兰招呼过去:“老子抽放了氨基酸的烟轮不到你来管!”

  “我想想,似乎是你床上运动量过高才造成的吧?!”罗斯特兰满脸玩笑不恭地说,忽视巴蒂斯的脚正踩在自己的大腿上:“那方面不行了?”

  “去!你!妈!的!!!”

  四周的人哄堂大笑,把巴蒂斯彻底惹火了,拳拳下去非要揍死罗斯特兰不可。炎真在殃及池鱼之前跑到角落里继续看书,不打算参加热闹。

  罗斯特兰跟巴蒂斯就是天生的冤家,他们之间的友谊是用每天都打一场架这种方式来表达。很多人以为他们是敌人,竞争对手或者仇家,他们没有见过两个人半夜偷溜出去在住宅区里找美人艳遇,在地下酒吧里拼酒赌场里合作出千赢钱买烟。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可惜经常看不顺眼对方。

  “又打起来了?”

  “嗯!罗斯认为巴蒂斯服用氨基酸是未老先衰。”

  老头叼着烟哼哼两声:“要不到麦司卡林就直接用氨基酸,这倒好,起码检测时不会送他去吃场审判。”

  “……”

  “你呢,小子?”

  炎真:?

  “这次回去后打算参军么?现在用军医助手这身份可说不过去,你连军区医科证明都没有,我可不想被请去司令办公室喝咖啡。”

  “我不是上战场的料……”——他只会拖累人!

  “这半年你不是还活着么!”

  “除了那一次,我一直呆着基地里……”

  老头子烦躁地敲桌子:“你去当士兵,打算把废柴精神发扬到那群KB分子里么?!参军又不一定上战场,我让你去军队里当军医,实在不济去当后勤也好,挂着老子徒弟这个名头还那么没用。”

  “嘿,去那不勒斯吧!我是从那里出来的。”巴蒂斯不知从哪里出现从他身后压上来,下巴靠在他头顶上蹭:“几年前卡莫拉家族内乱,那不勒斯街头暴力跟组织犯罪上升了好几倍,进驻了一千多警囧察还是管不了,于是干脆建了个军事基地养士兵,现在那里大部分都是新兵,红宝石你要是去了我会很高兴的哟。”

  “我记得卡莫拉被灭后,那地方被彭格列占据了。那个家族如今的首领喜欢和平,夹在彭格列跟加百罗涅中间,那不勒斯倒是太平得很,那里的基地简直就是拿来打发时间的。”罗斯特兰补充。

  “怎么样?红宝石,要不要去,我跟医生可以帮你免了很多麻烦!”

  ——彭格列

  似乎他在四年前醒来的那时候,他就对这三个字耿耿于怀。

   “好……”

  那些遗失的记忆,或许只能在彭格列的土地上才能找回。


******************


  后面就是就是因为炎真参军了,迪诺偶尔发现炎真还活着,云雀给炎真安排了一个身份,瑕疵处老头子罗斯巴蒂斯他们都补完,最初迪诺以为是个长得很相似的人,他把这个消息告诉纲吉。

  纲吉和爱迪尔过来见人后,发现炎真毫无关于他们的记忆,爱迪尔肯定他就是炎真,纲吉超直觉下肯定这个人也是炎真,他们想要带炎真走,但炎真和老头三人都不愿意,爱迪尔用超能力和罗斯特兰巴蒂斯打了一架,被迪诺阻止了。老头说谁知道你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除非拿出证据。纲吉让炎真带上西蒙指环,两个指环触碰间,大空和大地的指环火炎出现,纲吉说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这世上能用大地指环的,只有炎真一个人。

  炎真想要找回记忆,他跟着爱迪尔回圣地,临走时跟老头三人说等他搞清楚一切时,他会回来的。

  回去后从炎真那里知道之前的事,爱迪尔找云雀约架,六道骸表示就是我们干的不服来咬我呀,他们保留了炎真记忆在魔镜里的事没说。

  炎真的记忆一直没恢复,他对其他人的关心很不适应,加藤朱里某天带他去参加某个家族举行宴会里看到罗斯特兰和巴蒂斯,炎真表示震惊,这个黑手党家族的宴会他们是怎么混进来的,罗斯特兰说真谢谢你呀,多年前他因为厌恶黑手党离家出走,如今是为了见炎真又回来了,一回来就被揪着继承家族的事,今天是特意来见他的。

  见到朋友的炎真难得开心一下,有人把这事告诉纲吉,里包恩好奇就查了一下柯万特这个家族,然后发现这个小家族的背后有冬菇爷爷的影子,他们深入后才发现,很久之前,柯万特就被斯佩多渗透,很多事情他都是操纵这个家族干的,其中包括射杀炎真家人。

  纲吉纠结了很久才把这份资料交给炎真,没有记忆的炎真无法真实感受个中痛苦,罗斯特兰认为这是彭格列要离间他和炎真的诡计,巴蒂斯不想炎真继续纠结,他要带炎真离开回那不勒斯,罗斯特兰表示那他只好再次离家出走。

  他们的离开受到爱迪尔阻拦,两人不敌爱迪尔,柯万特家族的人在旁边,罗斯特兰的父亲下令如果拦不住就彻底杀掉他们(这爹简直了)于是几人混战时柯万特家族在旁边偷袭,巴蒂斯死在两人面前。

  罗斯特兰疯狂攻击间唤醒了火炎能力,无差别攻击时依旧不敌被打晕,爱迪尔强行将炎真带回圣地关起来,炎真不愿意留在这里,纲吉来看他,两人吵了一顿谁都无法说服对方。

  纲吉说炎真你是不知道柯万特和斯佩多对西蒙来说什么存在,他去叫六道骸来,骸哥不知道跑哪了,库洛姆带着魔镜来圣地,将魔镜里的记忆还给炎真。

  恢复所有记忆的炎真说他要去找罗斯特兰,纲吉和爱迪尔拦不住他。炎真回到那不勒斯找老头,得知老头回了老家。他在阿格里真托里找到了罗斯特兰,他说他带着巴蒂斯来看老头子,之后他要带巴蒂斯回非洲安葬。

  老头带炎真到一个地方,破败偏僻的神殿废墟里炎真发现石壁上有火炎攻击的痕迹,神殿墙上有个奇怪的图案,罗斯特兰看了一会后才说,那个图案很像柯万特家族的标志,他画出来后才发现,那个图案就是柯万特家族的标志,只是中间多了一个像炎真红瞳里的四芒星。

  他们在这里聊天,罗斯特兰说如果炎真想要复仇,那就不用对柯万特客气,炎真沉默没回答,他不想伤害到罗斯特兰。

  第二天他们在这里分开,不久后炎真就听到罗斯特兰屠杀自己家族的消息。

 他把罗斯特兰带回巴蒂斯身边。




  以上是十代的剧情,原本我是双线并行的,一章里初代十代的剧情交替出现。


  初代里的剧情是,原创角色柯万特是贵族后裔,他成立柯万特家族最初是和两位初代一样的原因,最后战争越来越烈,斯佩多偷袭西蒙计划里有柯万特的推动,他不想杀死柠檬爷爷,他只想把柠檬爷爷送走,科扎特表示想守护我加入西蒙不就得了,当他的守护者后随便怎么守护都行。而且身为彭格列同盟的柯万特跟败退的西蒙结盟,会把他和Giotto的计划暴露。

  设定上斯佩多早就知道两位初代的计划,因为柯万特的存在他无法对西蒙赶尽杀绝,于是他决定逼Giotto退位,这想法和柯万特一拍即合,于是一个暗地里陷害,一个一边和彭格列表面合作背后捅刀。

  Giotto远渡日本后,科扎特发现了柯万特干的事,柯万特被柠檬爷爷打个半死,最后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柯万特,圣地彻底封闭起来,柯万特失去了柠檬爷爷的所有消息。

  斯佩多对灭绝西蒙的想法还存在,他也不知道科扎特如今在哪,柯万特这块知道他计划的绊脚石应该可以除掉了,被斯佩多偷袭的柯万特没死,退回隐处,那时战争彻底爆发,柯万特在战争里再度受伤,临死前来到阿格里真托,用火炎刻下柯万特的标志和科扎特红瞳里的星痕印记,交代后人他死后柯万特就是以守护科扎特而存在。

  科扎特赶到,在他弥留之际告诉他原谅柯万特干的一切混帐事。

  知道柯万特死去的斯佩多架空了柯万特家族,之后柯万特家族就变成斯佩多干某些事用的存在。



*********两人合作前*********



  “身为彭格列同盟的你就那么想覆灭彭格列?”男人手中翻飞一块名贵的饰品,颇感兴趣地观赏着这个房间。

  坐在黑暗角落里的男人转动着乘着红酒的杯子,“呵,那么你是为了让彭格列强大,还是想将彭格列推进地狱?”

  “我可是为了彭格列的强大才会毁掉西蒙家族的。”

  “西蒙家族被灭也是一场幸事”

  “真绝情呢!西蒙·科扎特是你的好友吧!”

  “西蒙的大地之炎能压制彭格列的火炎,你知道Giotto的弱点是什么吗?”

  “啊啊,那我真的是要不耻下问了。”

  “Giotto的弱点是柯扎特。”男人的声音顿了顿,接着漫不经心地说:“而我的弱点,也是科扎特。”

  “……”

  “与一个没有弱点合作的人感觉如何,D·斯佩多?”

  人的执念,有多深就有多恐怖。


*****两人合作后,推彭格列二世上台****


       “你能想象美丽的果实里都是腐烂过后的尘土这种恶心东西么,柯万特男爵?”

  “你用这句话去赞美一下昨晚躺在你床上的那位小姐,或许会收到意外的礼物,斯佩多。”金发男人在沙发上抬起头,手抚摸着厚重的书皮,似乎能从里面感受到什么似的:“你该去读读莎士比亚,而不是圣经,我记得你并不信教。”

  “喜剧的结局皆大欢喜令人足够身心愉悦,但是我会妒忌!”

  “哈姆雷特会让你感受到这世界的真实!”

  “让你再体会一遍没落贵族的魅力?”

  当面揭对方尴尬或许很有趣,可是惹怒了对方会也会觉得太无趣。

  斯佩多翻着记载历史的书籍,年代纪元哗啦啦地从他指尖流过。文艺复兴、战争、侵略、殖民地、国家……奢美堕落的历史他看到过的,魔镜里关于前世今生几百年他都看过,所以说人类趋于掠夺的本性还真是无论多少年都不会变。

  用炮弹尸体交织的年代所有的阴谋都只是缓解杀戮的工具,比起单纯用力量来分出的胜负,斯佩多跟柯万特倒更喜欢利用计谋不费力气地达到目的。

  “你们不是一般的恶劣!”

  科扎特曾如此断言——哦呀难道这就是他们之所以合作的另一原因么?!

  “那么,你是如何去说服我们的合作对手?”柯万特话中带着礼貌的询问,而其下更深一层就是嘲笑。

  “狮子在狩猎中受了伤,它认为比起回窝里疗伤重镇旗鼓再去报仇,倒不如流着血去咬断敌人的脖子!”

  “狮子?”柯万特眉头不禁一挑,“家养的狮子可没学过狩猎。”斯佩多把手上的书递给他,转身优雅地行了一礼:“男爵阁下,彭格列没有弱者。”

  向来轻佻的声线低沉轻柔,像对着情人低语一样,而其中的话语如同誓言一样坚定。

  这个男人他爱着彭格列,不顾后果疯狂地爱着。

  深爱着一样东西,所以才决意不允许它有一丝一毫的缺憾。

  这并不是用宽容就能统治的年代,绝对霸道的力量才是结束战争的工具。在这个时候Giotto的彭格列依附在人群赞美的口碑上,即使是为了彻底结束黑手党跟政府的苛刻统治才建立,但这份强大能否成为打开地狱的钥匙也不得而知。

  整个世界都处于战火之中,用力量保护一方水土不受侵害简直就是天真。

  斯佩多离开后他才把手中的书放下来,那本约婚夫妇被搁在一边。  

  空气中有柠檬的香味,刺鼻、清爽……他的花园里曾开得热烈的郁金香跟玫瑰都被连根拔起,换种上西西里独有的柠檬树。他在楼上看下去,层层叠叠开来的绿色中有黄色点缀,群星一样在绿海中闪耀,而他红发的侍卫尽忠职守地站在岗位上。

  科扎特曾抑郁过他的柠檬花园,毕竟贵族中没有哪个人闲的在自家花园里种柠檬。

  想起往事的他失笑,他脑子中记载的事情全都有着科扎特,似乎只有他,才能让他笑起来。

    明艳浓烈的红,是他记忆里唯一纯净的颜色,所以他怎么舍得让他染上其他颜色?

  柯万特跟Giotto不对盘,但这一点上他们是共同的。

  加里波第的失败并不代表声音就此消失,G的意志在人群中到处流传,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动,意大利的上空,氤氲着一场暴风雨。



******************  



 柯万特是个杯具,罗斯特兰也是个杯具,他家族里的流着的血液里有保护科扎特一脉的诅咒,但最后却变成了杀害西蒙的刀子(初代柯万特能气活过来)

 十代的柯万特原本应该是守护炎真,像天野娘那个为毛初代和十代长得那么相似的BUG一样,罗斯特兰对红发的人没抵抗,最终他爱上的是红发的巴蒂斯,后来巴蒂斯死了,又得知自己家族初代的事情和后来一堆乱七八糟的事,于是他觉得与其等炎真下定决心来解决自家,倒不如他自己来吧。

 最后死在炎真手上算是偿还了一切,以及切断所有柯万特和西蒙之间的羁绊。




【为什么坑了?】

一:我懒……看大纲就知道字数非常多

二:原创角色感觉太抢戏,同人原创角色太抢戏还叫同人吗

三:BUG好多呀,改的话半个剧本不能用了

四:

  这个文里的炎真不是原本的炎真,他已经死了,是斯佩多的魔镜留着他的灵魂,后来虽然复活了,失去记忆和老头罗斯特兰巴蒂斯那段日子被称为‘记忆断层’,他在这段日子里有了生存下去的愿望和理念。

  说到这里感觉已经有了炎真A(已经死了)炎真B两个存在,他有着炎真A的记忆,也有着‘记忆断层’里的记忆,这个已经涉及了忒修斯之船(戳我)那个悖论了。

  炎真B:你口中的古里炎真,真的是我吗?!

  我无法解说这个,所以我决定坑了它(●—●)有人给我解答一下这个不胜感激,因为人鱼篇里的纲吉也有这个问题。



回头看看那时的脑洞真心清奇,虽然现在好不到哪里。

这文不会写了,发了这个我就删除文档眼不见为净,你们就当听我讲个故事吧。

评论(18)
热度(10)

© 少年你骨骼精奇 | Powered by LOFTER